“真有你的……”女鬼听闻蒋青的计划,也表示认同,但又有些失落和哀伤的叹息道“唉,可惜了,我家的大仇报不了了……”

  蒋青听闻女鬼的叹息,一边向那块鸡蛋大小的瓷砖碎片附着净化之光,一边劝解到“善恶终有报,张文军的恶报必定不浅,只是时候还没有到。你也不必为此执着,总有一天张文军会得到报应的。”

  女鬼没有回答蒋青的话,见蒋青已经将那块用来封印她的瓷砖碎片准备好了,便从碎片上净化之光所留出的一个缺口,一头钻了进去。蒋青随即将缺口封上,把这块碎片放在裤头里。正当蒋青要走出卫生间时,突然想到,万一张文军会搜身的话,这块封印了女鬼的碎片,岂不是会把搜去。于是蒋青又尝试着把碎片藏到鞋底、裤裆……等各处,却似乎都不合适,最后蒋青灵机一动,趴在卫生间的窗台上看了看,这里正对着的是小区的一片绿化带,蒋青对准绿化带一棵树,直接就将碎片扔了过去。

  但这里毕竟是顶层,碎片在下落的过程中,始终会出现偏差,不过万幸的是,它还是掉在了草丛里,没有被摔碎。

  蒋青抱着茶叶罐走出卫生间,对张文军等人说道“女鬼已经被我收在里面了,咳咳,我把她带回去,待我伤势和法力恢复,就将她打散。”说话的同时,蒋青还装腔作势的咳嗽两下,以佐证他现在受伤的事实。

  张文军这时问道“蒋大师,你现在真不能将她打散吗?”

  蒋青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我受了伤,法力也消耗颇大,现在没那个能力。”

  “原来是这样啊……”张文军若有所思的答道“那蒋大师,为了你能更好的恢复伤势,也能避免节外生枝,你看……就把这女鬼放在我这里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动它的。等你伤愈后,再回来消灭她,到时候我们也是你的一个见证。而且我们还可以帮你宣传宣传,你蒋大师的名号可就能传开了,哈哈……”张文军为了不让蒋青带走女鬼,可以说是对蒋青连哄带骗、威逼利诱。

  蒋青听闻,心里暗骂张文军“果然不出所料,真是个老狐狸!”。随即,蒋青也笑呵呵对张文军说“军哥抬爱了,既然军哥一片好意,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就把她留在军哥这里。”说完,蒋青便把茶叶罐递给张文军,同时又叮嘱道“军哥切记,千万不能打开盖子,最好是找个中午12点之前,能充分被日光照射的地方,给她晒晒,这样她即跑不掉,又能削弱她的势力,等我回来消灭她的时候,可以省下很多事。”

  由于蒋青的表现,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地方,张文军也就不再多说,只示意黄管家接过茶叶罐,交代下人按蒋青的要求去做。交代完一切事宜后,又对蒋青笑到“蒋大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年纪轻轻便有这般能耐,真是前途无量啊!”。其实张文军的这番话,意思是对蒋青懂得合作,不反抗他的意思,表示赞许。

  对于张文军这番有些虚伪的言辞,蒋青只是讪笑一下,没有说什么。反倒是许久没吭声的斐长剑,此时献媚般的说道“军哥,你也看到了,蒋大师把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你看那酬金……是不是……?”

  不等张文军答话,蒋青立即说道“不急!军哥,女鬼尚在,等我伤愈回来彻底解决后,再付酬劳也不迟。”

  “哈哈哈,蒋大师果然重信用!”张文军听闻蒋青的话,笑道“不过我之前说过,蒋大师信得过我,我自然也信得过蒋大师!我先支付一半,等蒋大师把事情彻底解决了,立即支付另一半。黄管家,去给我取五万现金过来!”最后一句话,是张文军转头对黄管家说的。

  在黄管家取来五万元现金后,蒋青也没有再做过多推辞,收下钱后,便以伤势不可再耽搁为由,匆匆与斐长剑一起离开。出门进电梯时,并没有如蒋青之前预料的会被搜身,张文军只是安排了两个保镖护送两人下楼。

  见过蒋青本事的两个保镖,此时在电梯里纷纷向蒋青献媚套近乎,希望蒋青帮他们算算命什么的。而蒋青也借机和两个保镖打得火热,才能借口说想看看这小区风水,将楼下草丛里真正封印着女鬼的瓷砖碎片寻回,悄悄带走而不让两个保镖起疑。

  由于蒋青从张文军家出来时,已是下午六点左右,两个保镖遵照张文军的指示,驱车将蒋青和斐长剑带到一家不错的酒楼,胡吃海喝了一顿,才将两人送回家。

  蒋青满脸红霞,哼着小曲,走着“S”形一路上楼,打开门进屋后,发现母亲一个人,正焦急的坐在沙发上,脸颊上尚有泪痕。见蒋青回来,母亲立即冲上来,拉住蒋青左看右看,然后才关切的问道“青,你没事吧?妈担心死你了……你怎么和黑社会的人扯上关系了?”原来,自中午蒋青被张文军的人带走后,母亲就一个人在家担惊受怕,既担心蒋青不学好入了黑社会,又怕蒋青少不知事,得罪了那些人,会遭到他们的迫害。

  蒋青此时心里顿觉一阵温暖,更多的却是心疼母亲为他担心了一天,急忙安慰道“妈,没事,我不会跟他们学坏的。这次是他们找我帮忙,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还能赚钱帮你补贴家用。”说着,还从挎包里摸出了厚厚的一叠钞票递给母亲,足有三万。

  张文军现行支付了酬金的一半,即五万元。蒋青收钱后,也如法炮制,给斐长剑了承诺好的佣金的一半,就是一万元,然后自己留下一万以备不时之需,其余的都如数交给母亲。

  母亲接过三万元现金,又闻了闻蒋青身上的气味,呆滞了片刻,什么也没说,毫无征兆的抄起门边的扫帚,对着蒋青便是一阵狂抽,一边打还一边骂“叫你不学好!叫你收黑钱!叫你未成年喝酒……!”

  蒋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顿抽,毫无心理准备,只得抱着头到处找地方躲。原本他是想躲进厕所的,却由于酒精的作用,竟然无法朝厕所方向靠拢,最终只能躲到饭桌下面。

  T最.新i章G节上酷匠CL网

  两个小时后,蒋青才算脱离苦海,回到自己卧室。他在这两个小时里,有半个小时是在持续不停的被扫帚抽,还有一个半小时是规则搓衣板上,双手揪着耳朵,反复解释自己和张文军的关系,以及三万元“巨资”的来历。也许是母亲累了,也许是母亲真的相信或者选择相信了蒋青,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拷问,才算放过了蒋青。

  回到卧室,蒋青将那块瓷砖碎片拿出来,收回净化之光,将女鬼放出来。此时女鬼的身体很不稳定,于是蒋青有用自己“变异的净化术”,也就是混合了一丝亚舒萨的力量的净化术,为女鬼恢复了一些灵魂力量,让女鬼有能力能够自主恢复伤势。之后,蒋青才运转治愈术,恢复自己的伤势。

  许久之后,蒋青的伤势已无大碍,而女鬼虽然身体还是很透明,但明显稳定下来,没有随时可能崩溃的危险。而蒋青此时也才看清了站在他面前的女鬼的相貌,她秀发乌黑,樱桃嘴柳叶眉,水汪汪的双眼,五官极其精致可爱。一袭白衣下若隐若现的身体,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一切应该有的都恰到好处,不该有的一点也没有,让蒋青唯一找得出的瑕疵,就是她毫无血色的皮肤白得渗人。这与在张文军家见到的那个狰狞恐怖的女鬼,简直是判若两人。

  蒋青本就是正常男性,又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见到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哪怕是个女鬼,也瞬间被其吸引,无法将自己的视线挪开。

  女鬼似乎被蒋青看到有些难为情,于是首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我姓许名梅,你呢?”

  “许梅,这就是她的名字……”蒋青心里暗道,随后他有些慌乱,语无伦次的答道“我叫蒋,蒋青,我,我是个学生……还差一个月满17岁……”

  许梅见蒋青的表情,低头掩嘴而笑,这一幕却让蒋青更加陶醉。许梅继续寻找话题“你还是个孝顺孩子啊,赚了钱还知道拿回来孝敬母亲。”

  “恩,我家穷……”蒋青满眼桃色,机械的答道。

  许梅一脸红晕,见蒋青如此状态,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交谈下去。就在这时,她突然注意到了蒋青下身的变换,再看看蒋青,似乎连哈达子都快下来了,于是心中不快,皱了皱眉,嘟着小嘴说道“蒋青,你能不能别这样?”说话的同时,她还十分羞涩的指了指蒋青的下半身。

  蒋青闻言,又朝许梅指着的方向——自己下半身看了看,突然头脑清醒过来,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赶紧用双手遮挡,不敢再看许梅一眼,嘴里还连连道歉。之后,蒋青干脆转过身,用被对着许梅,口中还连连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