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转过身龇牙咧嘴的又一次用她的老套路,双手成爪攻向蒋青。这一次,蒋青使用的是最简单的太极招数——太极起势,用双手外侧手腕,自下而上的击打在女鬼双臂下部,将其双手打向上方,同时身体后仰、右脚起膝,重重的顶在惯性不减的女鬼胸口。当然,此时蒋青已经在自己右膝上凝聚了引雷诀,这一次必将对女鬼造成重创。

  女鬼挨了蒋青一击,向后倒飞出去,并在空中翻了一个后空翻,头下脚上的正面撞到卫生间门上。又因为卫生间的门,在之前就被蒋青加了结界,所以又对女鬼造成了二次伤害。女鬼在遭受如此重击之后,没有再保持漂浮状,而是头朝下的落到地上,她的身体也比之前要透明的许多,这显然是遭受重创后的结果。

  但这样的重创,并不会导致女鬼灵魂破碎,这是因为蒋青故意有所保留,他不认为这女鬼就应该被就此打散。蒋青觉得,这女鬼只是行差踏错,被仇恨蒙蔽心智,却并非恶鬼;虽目的不善,却也还没有造成恶果,所以她罪不至死。蒋青只是想将女鬼暂时制住,然后将其送往幽冥。

  女鬼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胸前一片被烧灼的痕迹,还透着黑气。但女鬼此时狰狞的表情,很显然她并不打算放弃,又一次攻向蒋青,却又如强弩之末,无法对蒋青造成威胁。

  蒋青淡定的应对女鬼千年不变的攻势,或掤、或捋,或肘、或靠,或化解、或反击,十数次后,女鬼终于萎靡在地上,无法再攻击蒋青。同时女鬼的身体,也变得忽暗忽明、极不稳定,身上很多地方都有如烧灼般的伤痕。

  蒋青从女鬼此时的眼神看得出,她虽然还是心有不甘,但面对如今的现实,却是大势已去,一点办法没有。她身体里积累的阴气,也由伤处泄漏得所剩无几,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见女鬼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蒋青才放下心来,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而此时正趴在门外侧听动静的张文军、黄管家、斐长剑等几人,被突然打开的门吓得是哇哇直叫。

  蒋青看了几人一眼,没有理会他们的囧样,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客厅茶几上的某个物品上,指着它说道“把那个茶叶罐给我,我有用。”

  那是一个汝窑天青釉开片的陶瓷茶叶罐,外观非常美观。蒋青之所以指定要这个茶叶罐,一来是他本事非常喜欢这一类的陶瓷工艺制品;二来他是想用这个茶叶罐暂时封印女鬼,因为陶瓷较为温软,可以确保女鬼灵魂不散。当然,如果是玉器的话,效果会更好,只是蒋青自己没有,又不好太过分的向张文军提出要求。

  听闻蒋青的要求,黄管家不置可否,用眼神向张文军征求意见。而张文军此时,正用好奇的目光,绕过蒋青的身体,观察着卫生间里面的情况,只不过他既没有天生阴阳眼,也没有后天开阴阳眼,所以他只看到一片狼藉,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张文军察觉到了黄管家的眼神,这才想起了蒋青的要求,有些不解的问蒋青“蒋大师,你要这个干什么?”

  “我要把这女鬼封印在那里面,等我伤势恢复了,才能彻底将她打散。”蒋青答道,却没有将自己的真实意图表达出来。

  张文军看到蒋青嘴角的血迹,和双手被女鬼抓出来的道道血痕,又看到卫生间里大战一场之后留下的痕迹,再加上之前在门外听到的动静,分析片刻后,对蒋青的话少了许多怀疑。而蒋青也猜测此时的张文军,对他刚刚这番话有所怀疑,很配合的捂着胸口咳嗽两下,将停留在嘴里和喉咙里的血液咳出来,故意让张文军看到他现在的伤势不轻。

  p酷‘R匠。r网…正版a)首m发

  张文军见蒋青确实受伤严重,对蒋青的话也就深信不疑了。于是张文军向黄管家点头示意,同意蒋青要求。黄管家得到张文军的首肯后,立即跑去将茶叶罐拿过来递给蒋青。蒋青更是为了体现自己身受重伤,还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哆哆嗦嗦的将茶叶罐接过来,再将里面的茶叶倒掉后,转身进了卫生间,关上门。

  蒋青走到女鬼身前蹲下,分别在茶叶罐的罐体和盖子上附着上净化之光,然后对女鬼说道“是你自己进来,还是我将你收进去?”其实蒋青还并不知道该怎样将灵魂体收进容器,他这么说,也不过是长了一出空城计。

  女鬼只是瞥了他一眼,并不理会蒋青,还是自己躺在哪里,大有“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意思。蒋青见女鬼这般态度,有些无计可施,只得解释道“其实,我本来对你就没有恶意,只想带你离开这里。是你主动攻击我,我才出此下策,将你打伤。现在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哼!你和张文军就是一路货色,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不杀我,是想把我炼化成你的鬼怒吧!”女鬼对蒋青的话,根本不相信。

  蒋青猜到女鬼不会相信他,又的说道“修道之人,大多数行事做人都会以善为本,而我也是修道之人,自然也会遵守这样的原则。而我跟张文军之间只是雇佣关系,他请我来只是为了解决灵异事件,你也知道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本也是我们修道之人的职责。再说,我如果真的和张文军是一路人,你觉得我现在会给你说话的机会吗?要知道,张文军是要你死,而我却想你活。”说这番话的时候,蒋青故意压低了声音,他知道张文军他们一直在门外监听着里面的动静,这些话是不能让他们听到的。

  听到蒋青的话,女鬼似乎有些动摇,却仅仅是一瞬间,她便又想起了什么,再次坚定的质问蒋青“那掳走我侄儿的道士,难道是好人?难道不是修道之人?你刚刚在门口对张文军说的话,我也听见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企图?你还真是当着一套、背着一套!”说着,女鬼不屑一顾的将脸转到一边,不再看蒋青,眼神里充满了对蒋青的鄙视。

  蒋青并没有因为女鬼对他的误会,而心里感觉受到打击,因为这都在他意料之中,他继续向女鬼解释“你觉得,我如果不这么对张文军说的话,我要怎样才能把你当着他的面带走呢?如果我不这么说,张文军会逼着我当着他的面,把你打散的。”

  女鬼再次动摇,但她心里的执着还在坚持,却一时间并没有找到什么很好的借口,来反驳蒋青,只是随口骂道“鬼才相信你的话!你们这些人,都是虚伪的伪君子!”在女鬼骂蒋青的时候,她似乎忘记了,她真的是鬼。

  蒋青见女鬼仍然不肯相信自己,于是只能对女鬼说“其实,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幽冥地府大殿执法司二厅三局第三十一队成员,职责是负责C市南区的阴阳平衡。等把你顺利送入幽冥后,那个掳走你侄儿灵魂去养小鬼的邪道,我会去收拾他……”

  蒋青并没有说他只是准成员,而是冒充正式成员,但同时他又拿不出直接证据证明他是“正式成员”的身份,所以他还想说些什么,来提高可信度,却不料女鬼此时变得有些激动,直接打断了蒋青的话“你是执法司的人?”

  很显然,女鬼知道执法司,但执法司只有幽冥才知道,她又是从何得知的呢?蒋青对此很是疑惑,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执法司的?”

  “我被鬼妖俘获成为鬼怒的时候,就是一个自称是执法司的人,意图消灭鬼妖,与之大战一场,却不料那鬼妖势力高强,又十分狡猾,那人不敌被鬼妖打成重伤,只有先将我和我哥哥还有其他几个鬼一起救了出来。但在帮助我们逃走的时候,被鬼妖追上,那人连同我哥和其他几个逃出来的鬼,全被鬼妖打散了灵魂,只有我一个得意幸免。”女鬼回忆着向蒋青说道,同时她的表情既有感激又有归咎,既有庆幸又有遗憾。

  听闻女鬼的叙述,蒋青明白了,因为她曾经被执法司的人舍命相救,所以现在对执法司成员有着极高的好感和信任。

  随后女鬼又语气缓和的对蒋青说“既然你是执法司的人,那我相信你。可是,你真的以为张文军会允许你带我离开?”

  这次,蒋青被女鬼问得语塞,因为以张文军的为人,确实如女鬼所说,他不会轻易的让蒋青带走女鬼的,这也是之前蒋青没有想到的。女鬼所问的话,此时算是提醒了蒋青,他这才意思到这个问题。

  蒋青此时陷入了沉思之中,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很快,蒋青便有了打算,打了个响指后对女鬼说“我们就给他来个金蝉脱壳,等下若他真的不让我把你带走,我就把这茶叶罐原封不动的留在这里,告诉他你就封印在里面。”说着,蒋青又捡起地上一小块碎掉的白色墙面瓷砖,继续说道“但实际上,我把你封印在这里面,他不会道术,没有阴阳眼,肯定察觉不到。等过段时间,我再回来,假意将茶叶罐里的‘你’打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