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节 女鬼被封印

  当张文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黄管家、张纯和用人、保镖们都围在床的周围,张文军的私人医生正在为他检查身体。医生检查完,只说张文军是受到强烈惊吓才晕倒,身体并无大碍,简单的开了些药物,叮嘱张文军注意休息后,别离去了。

  张文军醒来的时候,已经只第二天中午,而林道士已经不知去向。据黄管家说,他带着保镖回来的时候,只看到张文军一个人睡在沙发上,没有看见林道士的人,家里做过法的痕迹也被清除得非常干净。黄管家让保镖把张文军抬到床上后,又命用人和保镖四处检查了一遍,发现家里没有少任何东西。看来,是林道士将张文军搬到沙发上,收拾了一切之后,自己离开了,只是那女鬼不知道怎么样了,到底解决了没有?

  直到当天晚上的时候,张文军家里的电话响起,是林道士打来的,他告诉张文军:在张文军晕倒后,林道士才将那女鬼制服。就在林道士即将要把女鬼打散的时候,女鬼告诉林道士,自己一家六口人,包括女鬼自己,都是因张文军而死,在死后本来一家人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团聚,却不料遇到一位邪道,当场将她嫂子和父亲的灵魂打散,抓走了她小侄儿的灵魂养小鬼,她自己和母亲、哥哥只能逃走,又在逃跑的路上,母亲的灵魂也被那邪道打散。而她和哥哥的灵魂,在逃到南区一处山林里时,遇到了一个鬼妖,兄妹两均被其禁锢,成为鬼妖的鬼奴。直到四个月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女鬼才得以逃出鬼妖的控制,但她的哥哥却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她的偷走,鬼妖迁怒于她哥哥,将他哥哥的灵魂打散。

  就这样,女鬼一家六口在阳世间全家被灭门,在阴间又家破人亡,只剩了她自己一个人。所以,女鬼对张文军产生了极度的怨恨,才会找上张文军复仇。同时,这种怨恨化为怨念,使得女鬼的实力飞速成长,导致连张道士都不是她的对手。

  女鬼目的虽是害人性命,但由于她生世可怜,又从不牵连无辜之人,所以一心向善的林道士算是动了恻隐之心,对女鬼十分同情。于是,林道士将女鬼封印,希望她能诚心悔改,放下仇恨,去往幽冥轮回。

  而女鬼被封印的地方,就是张文军家卫生间里。

  酷-匠F网;首发

  说完这些,林道士便放下了电话,既不提及酬劳,也不再解决女鬼。之后自张文军又安排人去找林道士,却发现他已经举家搬走,不知去了哪里。

  只是那女鬼,似乎暂时安分了,没有再出来过,家里也没有再发生什么怪事,张文军才暂时安心了。

  以上,便是张文军向蒋青述说事情的全部经过。蒋青听完后,没有立即说话,只是摸着下巴,默默思考着,过了一会,才问张文军“那女鬼一家,真是被你害死的?”

  对于蒋青这样的提问,张文军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或者愤怒,而是表情有些愧疚的说道“我也调查过那女鬼的身份,确实是因为我的缘故,但并不是我有意害死的。”说完,张文军又露出回忆的神色“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因为我酒后驾车发生车祸,将一辆行驶中的面包车撞出了道路,翻在了路边的排水渠里,导致里面一人被撞死,四人被水渠的水淹死的结果。这五个人就是一家五口,本来是一家人出去走亲戚的,却全死在车祸中了。而这家人当时就剩下一个老婆婆,因为生病住院,才逃过一劫。”

  “当年我也因为这场车祸,感到非常愧疚,后来是向那个老婆婆进行了巨额赔偿,才免于坐牢。只是后来,那老婆婆尽管得到巨额赔偿,却还是因为这个噩耗而病情恶化,在医院去了。而且我自己也在车祸中受了伤,我妻子,也就是小纯的母亲,也在这场车祸中遇难。”说到这里,张文军的眼眶有些湿润。张纯更是两行眼泪落下,同时重重的点头,表示对张文军所言不假的证明。

  蒋青不确定张文军说的都是真实的,所以在张文军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盯着张文军的眼睛。因为蒋青曾经听人说过,人在说谎的时候,因为心虚,会不自觉的逃避别人的眼神,蒋青就是想以此来判断张文军的话是否真实。

  但一直到张文军讲完,蒋青也没有发现他的眼神有任何闪躲,再加上张纯的佐证,蒋青算是相信了张文军。

  不过,蒋青毕竟经验尚浅,他没有注意到张文军的眼神,虽然没有闪躲,却有个很细微的向右侧偏离的动作,同时也忽略了张文军是黑帮老大的身份。

  蒋青整理了一下思路,又问张文军“既然林道士已经将女鬼封印,而且让女鬼诚心悔过,以便早日进入轮回,那为什么你还要除掉她呢?”

  这次张文军毫无隐瞒的回答“是这样,一来,在家里卫生间镜子里始终有个女鬼,家里人会害怕;二来,那女鬼似乎并没有如林道士所说,被封印后诚心悔改,而是极不安分的想破除封印。因为起初的时候,确实对家里没有任何影响,后来慢慢的开始出现,在有人照镜子的时候,会看到女鬼的影像。并且在一个半月前,我又开始做噩梦,还和以前一样,梦到女鬼找我报仇。”

  “也就是一个半月前,我又重新开始通过各方关系,到处找会驱鬼的道士,他就是其中之一。”张文军说道“他”字的时候,指向了斐长剑。而后又继续说道“大约三周前,我又找来了一个姓李的师傅,他来我家看过后,直接就以他能力有限,解决不了为由拒绝了。但他临走时却告诉我,这个女鬼怨气极重,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复仇,现在即将破开封印,等她出来后我就凶多吉少了。所以,我这才非常急迫的想找人解决此事。”

  坐着蒋青对面,张文军旁边的张纯,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详细的知道家里闹鬼的始末,竟然被吓到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央求蒋青“娘哥!哦不,蒋青哥哥,我知道你有本事,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呜呜呜”

  蒋青对于张纯的求情,有点不知所措,尽管平时对张纯没有好感,更是被她留下心理阴影,但如今却是泪眼婆娑的央求蒋青,让蒋青心里顿时升起了怜悯之心。蒋青虽不是什么圣人、善人,但每当有女孩在他面前哭泣的时候,他的心都会被融化。

  张文军似乎看出蒋青有点尴尬,先是安慰了一下张纯后,便让一个女佣带张纯回来她自己的房间。

  张纯离开之后,蒋青整理了一下思绪,对张文军说“这样,军哥,我还是先看看你家里的情况,可好?”

  “恩,当然,你可以随便看。”张文军答道,但又见蒋青几乎什么法器都没有带,只有一个小挎包,还没有装什么东西,又好奇的问道“蒋大师,你的法器……?”

  蒋青也反应过来自己与其他道士的不同,赶紧解释道“我是道家一个密派的分支传承,不需要法器,全靠自身道术。而且,我们门派修炼的道术中,可以炼出阴阳眼,我能直接看到灵魂体,不需要借助法器去寻找。”其实蒋青是修炼了古书上的吐纳术,早在莲花山那片森林的时候,就已经能看见灵魂体了。

  张文军对蒋青所说很是惊诧,立即命黄管家在前面带路,自己则跟着蒋青身后,在最后的是斐长剑和一名保镖。

  蒋青先是对除了卫生间的每一个房间,逐一查看,均没有发现什么异装,这才来到了张文军家的卫生间。张文军家是位于这栋楼的顶层,是个跃层,有上下两层楼,这个卫生间是位于下层客厅旁边的主卫生间。拉开卫生间的滑门,蒋青见到这个卫生间有差不多8平米大,墙上贴着白色墙面砖,地上是深棕色防滑砖;正对门的是一个浴盆,浴盆上方是一扇小窗,浴盆旁边,在卫生间的右侧是坐便器,坐便器旁边是洗漱台,洗漱台上方是一个大约1米长、0.8米宽的椭圆形金边镜子。在洗漱台的对面,有一台洗衣机,墙上还有挂衣物、毛巾的挂钩。在挂钩和浴盆之间,是一条可以遮挡浴盆布帘,布帘的内侧墙上,还挂着一面30公分大小的方形镜子。

  而当蒋青进入卫生间的时候,一眼便看到那浴盆边的方形镜子,隐隐冒着黑气,反而卫生间的其它地方一切正常。于是蒋青指着方形镜子,问张文军“女鬼是被封印在那边的小镜子里吧?”

  张文军顿时心里一惊,他原本是故意没有告诉蒋青,那女鬼被封印在卫生间里的具体位置,为的就是要试探一下蒋青,是不是有真本事。而现在蒋青一眼别看出了问题所在,虽不能确定蒋青是瞎猫遇见死耗子,但还是让张文军震惊,毕竟卫生间里有两面镜子。

  在张文军看来,别的道士不论真假高低,都要使用罗盘或其它法器、方法才能最终锁定女鬼的方位,但蒋青只看了一眼,便能准确指出来,这不得不说明蒋青的道术在张文军等人眼里,是非常高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