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张文军请来的第十五个人,才算是真正的找到了一个正宗道士。

  那人同样姓张,五十好几,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自称是正统道家传人,但门派去世道家一个分支门派。

  按张文军的描述,张道士先是从他口中了解了大致情况,又拿着罗盘,在张文军家里的各个角落查探,之后确切的告诉张文军,他家里确实闹鬼,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厉鬼,是来找他索命的。

  之后,张文军遵照张道士的要求,让家里所有的用人、保镖等全部离开,就连他女儿张纯也要回避,不得不去宾馆住了一晚。只有张文军自己,可以留在家里,因为那女鬼是跟着他走的。

  当晚,张道士就在张文军家的客厅里,用八十一块虎骨制成的骨牌,布下一个阵法,让张文军盘膝坐在其中,用一块红布将张文军的头罩住。

  被红布罩住的张文军,看见周围的情况,但却知道,张道士点了香烛,烧了纸钱,还踏着奇怪的步子,跳来跳去。过了很久,也许是张文军长时间被厉鬼缠得休息不好,所以这个时候他倒是打起瞌睡。

  慢慢的眼皮越来越重,就在张文军即将闭上双眼的时候,他听到张道士在说话,似乎是在对那厉鬼说“大胆女鬼!竟敢索人性命……”

  话未听全,张文军就实在是撑不住了,两眼一闭,脑袋一耷,呼呼睡去。直到第二天上午,张文军才被回来的黄管家叫醒。这一晚尽管是盘膝坐着,却是张文军这段时间里睡得最好的一晚。

  拿去罩着头的红布,张文军看见,客厅已是一片狼藉,他完全不知道这一晚发生了什么。而张道士,则是躺在浴室的浴盆里不省人事,浴室的莲蓬头哗哗的朝张道士喷着水,他嘴角还留着一些血迹。

  黄管家让几个保镖把张道士抬出来,放到客厅地上,然后亲自帮他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背,弄了好一阵,张道士才吐出一口污血后,缓缓醒过来。

  张道士醒来后,告诉张文军,那厉鬼是一个白衣女鬼,虽不是红衣,但怨气极重,应该是死前有着极度怨恨的事。而且从它不取张文军性命誓不罢休的态度上看,应该是与张文军有什么深仇大恨。

  而张道士与女鬼斗法一整夜,却因为道行不够,又年过半百,体力不支,最终败下阵来,被女鬼打成重伤,现在能捡条命回来,已是万幸。

  不过那女鬼,也被张道士所伤,暂时不会出来伤害张文军。但又因为女鬼与张文军有仇,所以张文军到哪里,它就会恨到哪里,永远逃不掉,除非女鬼被打散,或者自愿放弃。

  张道士还告诉张文军,自己已经没有能力拿下这女鬼,女鬼因受伤而停止对张文军的伤害,也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还会再出现,并且女鬼尚未离开,就在这屋子的某个角落躲着。所以张文军必须趁女鬼恢复的时机,再找一个高人来,将其解决。

  最后,在张道士向张文军推荐了另一位道士之后,便自行离开了,当然,他并没收取张文军的任何报酬。

  当天晚上,张文军家里再没有受到女鬼的打扰,张文军自己更是没有再做噩梦,所以他清楚,张道士所言非虚。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张文军便按照张道士推荐的地址,就在C市北区郊外的一个农村,找到了那个姓林的道士。

  林道士只有三十来岁,典型的农民模样,但和张道士一样,也是正统的道家传人,而且道行法力,还不在张道士之下。林道士的师傅,曾经和张道士的师兄一起,并肩解决过一只鬼王级别的恶鬼,算是生死之交。而当时的张道士,还只是一个尚未出师的学徒,跟在师兄后面观摩学习的。

  后来因为这段往事的缘故,张道士认识了林道士,两人也偶有来往,同时张道士也自知不如这个算是自己晚辈的林道士,所以才向张文军推荐了他。

  当张文军找到林道士的时候,林道士原本是不愿意出手的,也是在得知是受张道士推荐后,才答应了张文军。

  林道士到张文军家后,与张道士一样,先询问基本情况,有了大致了解后,又用罗盘在他家里四处查探。

  不同的是,林道士还会在每个房间门口,放上一只瓷碗,碗里装上半碗水。又在碗口上横放一只没有点燃的香,香上再放上一条黄纸撕成的纸条,纸条的一端没入水里,另一端掠过香,放在瓷碗的外面,指向相应房间的方向。

  5分钟后,林道士逐一查看,所有房间门口的碗里,黄纸条没入水的那一端,都会有水顺着纸条浸湿蔓延,蔓延到香的位置就会停下,这也是正常的屋里现象。

  但只有一个房间例外,就是卫生间,这也与林道士之前用罗盘查探的结果相吻合。这里碗里的水,顺着纸条已经蔓延出来,在地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水洼,碗里的水也少了差不多一半。

  林道士走进卫生间,又取出一支直径5cm的白色蜡烛,烛芯是一根红绳,这是一个特制的蜡烛。他右手捏成剑指,指着蜡烛一边晃悠一边念咒,过了一会后才把蜡烛点燃,那火苗如鬼火一般,呈现蓝绿色。

  林道士关掉卫生间的灯,拿着蜡烛在卫生间的每个角落寻找、试探,一直到浴盆的出水口处时,透过蜡烛火苗谈谈的蓝绿色光,可以见到那出水口冒着丝丝黑气,同时蜡烛的火苗,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径直的朝下往出水口里去。很显然,那女鬼的藏身之所就在这里。

  后来据林道士说,一般用罗盘即可查探出灵异反应,和鬼的厉害程度。但是当一个厉鬼厉害到一定程度后,罗盘就不能再区分出它的级别,所以用了水碗加黄纸条的方式。因为水本身是通灵很好的介质,黄纸条就是一般画符咒用的黄纸,也是特制的。如果瓷碗里的水只是蔓延到香的位置,就说明没有灵体,但如果蔓延过了香,就说明有灵体,而蔓延得越远就说明越厉害。根据水的蔓延程度,张文军家的这个女鬼,已经很接近鬼王的级别了。

  而林道士的蜡烛,则是专门为探查厉鬼特制的。火苗的光线可以照出厉鬼的样子,或者阴气,一般的灵魂体却是照不出来的。同时,厉鬼身上的阴气还对这火苗又强烈的吸引,只要火苗靠近厉鬼,就会自然朝着它的方向飘。

  查探完毕后,林道士打开灯,吹灭蜡烛,同样让屋里除了张文军以外的所有人,全部离开。然后在所有的门、窗等一切能离开张文军家的地方,都贴上了符咒,说是确保女鬼不能逃走。又拿出一个用木头雕刻成的印章,按上朱砂后盖在张文军和自己的前额上,可以暂时阻挡女鬼的攻击。

  之后,林道士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两个小玻璃瓶,一个装的红色液体,另一个装的是透明略带蓝色的液体。林道士告诉张文军,红色的是黑狗血,能刺激厉鬼;透明的则是一种特殊药剂,可以让灵魂体显形,和进入短时间的虚弱期。

  林道士又找来一个热水瓶的木塞,在上面包裹一张符咒,拿在左手上,将红色液体的瓶子打开,拿在右手,将透明液体的瓶子咬在嘴里。他缓缓的将黑狗血倒进浴盆出水口,不到2秒钟,出水口里“砰”的一声,黑狗血瞬间喷射而出,连带着还有一些其它东西,一起从里面钻出来飘向空中。

  张文军被吓了一跳,而林道士却没有受任何影响,眼疾手快将左手的木塞堵住出水口,又迅速拿下装有透明液体的瓶子,打开后洒向空中。一个与张文军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白衣女子,随之出现在两人面前,脚不落地,很明显这就是那个厉鬼。

  女鬼显得非常愤怒,不停的咆哮着。但林道士却并不买账,右手从挎包里抓出一包褐色粉末,直接撒向女鬼,她似乎非常惧怕这褐色粉末,急忙躲开,却不料被林道士已握在左手的桃木剑击中腹部。

  顿时间,女鬼腹部便如被火烧过一般,黑了一片。随后,女鬼如被激怒,嚎叫着又张牙舞爪的扑向林道士,却又在林道士的褐色粉末和桃木剑的双重组合攻击下,被连续击退,身体多处负伤。

  此时女鬼似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道士的对手,准备逃跑,却发现所有的出口都被符咒封住,就连浴盆下面的藏身处,也进不去了,于是她如同跳墙的急狗,更加疯狂的扑向林道士。

  林道士见状,左手握桃木剑横在胸前,右手抓褐色粉末再次撒出去,但这次令林道士都没有想到的是,女鬼竟然没有躲避那褐色粉末,而是借助粉末撒在身上的时候,身体发生的突然停顿,忍痛来了个九十度急转弯,径直扑向2米外的张文军,这女鬼是不惜玉碎了。

  张文军根本来不及反应,女鬼的双爪便伸到了他的脖子处。就在这时,张文军前额上的朱砂印记突然释放出紫红色光芒击中女鬼,也顺势带起了女鬼遮住面部的头发。那是一张皮肉已腐烂,爬满驱虫的骷髅脸,就处在张文军面前不到1米的地方,张文军看得是格外清晰。

  、A看◇正版章节上r酷(Q匠网Y

  这张脸给张文军带来的惊惧,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仅仅看了2秒钟,他便脚下一软,两眼一翻白,连一声尖叫都没有发出,就晕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