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蒋青并没有太明白张文军的意思,只是猜测了一个大概,所以没有太多在意。那张文军始终一副笑脸相迎,蒋青也跟着笑道“军哥客气了,我蒋青自当全力以赴。那么军哥,现在请说说详细情况吧。贱哥告诉我的不多,我想再多了解一些。”

  终于,蒋青和张文军的谈话切入了正题,张文军也随之严肃了起来,露出回忆的神色,将这次的鬼事,原原本本的向蒋青述说:最初发现异常,是在差不多四个月前,开始时是张文军的办公室里,偶尔会有一些小东西丢失,如签字笔、烟灰缸、抽纸或者是茶叶罐什么的,但只要在办公室里到处找一下,却又能找到,只不过都不会在原来的位置,显然是被人移动过。

  起初,张文军以为是有人用过后没有还回远处,但在张文军的询问下,根本没有人进过他的办公室。更何况这些物品中,有的根本就是锁在抽屉里的,别人想拿也拿不到。

  但毕竟都是些小东小西的,也只是偶尔发生,所以没有引起张文军的重视。直到这种情况开始变得相对频繁,甚至出现东西丢失后,再也找不到的情况,张文军才开始留意了。

  而真正导致张文军决定要认真调查的,是一次他在办公室里的电脑上翻看文件,由于需要用U盘拷贝一份文件,所以他取出自己的U盘插在电脑上,在等待电脑读盘的过程中,张文军点上了一支烟,喝了口茶,又揉了揉太阳穴后,才在电脑上准备打开U盘。

  然而,张文军的鼠标尚还没有移动到U盘的图标上时,图标便消失了,同时电脑也发出一个U盘被拔出的提示音。这这个年代里,U盘其实还是一个比较新鲜的移动存储设备,还有很多人使用的是3.5软盘,所以张文军只以为是U盘的USB插口接触不良导致的,准备拔出U盘,重新插一次。

  但当张文军的手伸到USB接口前时,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U盘已经不知去向,而当时办公室里,又只有张文军一个人,不可能有其他人进来将U盘拔走。之后张文军四处寻找,还找来人一起找,始终没有找到。

  也幸好那个U盘里没存什么重要文件,张文军损失不大。但也由此开始,张文军在办公室里安装了监控设备,还不允许任何人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可即便如此,丢东西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而监控录像里,什么都没有录下来,每次将有东西丢失的时候,监控器都会如同受到强烈干扰一般,出现短暂失灵。

  张文军这才意识到,可能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所以多次到庙里或道观求来法器符咒放在办公室,但不仅没有见到效果,反而还更加糟糕了。甚至有一次,张文军因为无事可做,于是关着门,在电脑上看有颜色的动作片。张文军看得兴起,口干舌燥的时候,拿起热水瓶想往茶杯里添水。但他拿到热水瓶时才发现,里面已没有水了,想起身拿出去让秘书换一瓶。可他刚走出去两步,却想起自己手里还端着茶杯,又转身回去放下茶杯。这时,办公室里挂着的吊扇突然落下,砸在了他刚刚本来要经过的地方,这一下吓得张文军,差点直接将手里的热水瓶扔掉。

  等张文军情绪平复后,他也意识到了,这是有人想要他的命。也在这个时候,张文军开始四处打听会驱鬼的师傅。

  后来有一天,她女儿张纯在一个路边算命先生那里,请了一个八卦镜回来,原本并没有在意,只当是一个玩意放在家里,却阴差阳错的被张文军带到了办公室。

  起初,张文军只是将八卦镜随意扔在办公桌上,并不认为它能起到作用。但在当天下午的时候,张文军突然,办公室门口处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之后便是那八卦镜如受外力撞击而飞起来。

  见此情形,张文军立刻就明白了,张纯找到的那个算命先生,是个世外高人,可再派人寻找的时候,已没了踪迹,再也找不到了。

  而张文军也将这八卦镜,挂在了正对办公室入口的墙上。自从以后,他的办公室里,便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

  张文军原以为事情就此过去,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却不想这只是一个开始。

  那是在发生八卦镜事件后的第七天,当晚张文军和几个官员吃过晚饭,又在南区某娱乐中心潇洒一番后,晚上11点多才驾车回家。

  这一路回家途中,每当张文军不经意之间,从余光中通过后视镜,总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娇小人影,端坐在后排座上,但不论是回头还是从后视镜里仔细看过去时,后排座又什么都没有。如此反复好几次,张文军以为是自己喝了酒,没看清楚,也就没有多想。

  就是从这晚开始,发生怪事的不再是办公室,而是张文军的家里。

  开始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从第二天晚上开始,家里用人就发现厨房、或卫生间、又或者是储物间、书房等,其中的某个房间原本已经关掉的灯,不知在什么时候又被人开启。而当用人关掉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灯又被人打开了。用人以为是张文军或者张纯夜里开的灯,所以开始的时候并没注意,只是查看房间里没人后,便把灯关上。

  后来,家里也出现了一些小物品不在原来的位置,被人放到了并不合理的地方,如:卫生间的马桶刷被放在了卧室墙角,书房的书籍被放在了厨房冰箱里,厨房的盘子又被放在卫生间的洗手盆下面。

  而真正引起张文军重视的事,是客厅鱼缸里的一条金鱼,被人捞起来丢在了杂物间里,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始腐烂了。由于这样的怪事,之前一直只在办公室里发生,所以张文军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那个方面去,只认为是家里有人故意恶作剧,把家里的用人全部狠狠骂了一顿,还让黄管家暗地里监视一下,看是谁搞的鬼。

  尽管黄管家平日里办事很得力,但这次却没有任何效果。一直到一星期后的一天晚上,张纯在浴室里刚泡完澡,一个女佣进来拔掉浴盆的排水塞时,发现水管堵住了,水放不出去。女佣以为是被什么流进下水管的污物堵住,又因为是晚上不方便找修理工,便自己找来一根铁丝想把水管弄通,恰巧被张文军撞见。张文军跟女佣一起进浴室,也想看看下水管是怎么被堵住的,同时一起的还有黄管家。

  在女佣和黄管家轮番上阵之后,终于用铁丝把堵住下水管的东西勾了出来,竟是一团女人的头发。本来家里就有女人,浴室下水管里发现女人头发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团头发却是染成棕色的。

  因为张纯还在上学,张文军不允许家里的女佣染发,而他自己又没有妻子,外面的女人也重来不会带回家,为的就是想给张纯创造一个健康的环境,哪怕他自己是黑帮老大。

  张文军看到这样一团头发,也觉得很是奇怪,当他拿起那团头发,想仔细辨识一下时,竟发现头发里面还包裹着什么东西。当即,张文军便打开裹成一团的头发,要看个究竟。

  然而,令张文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头发里面包裹着的,竟是前不久在办公室里,凭空消失的U盘,张文军当场就被吓得坐在了地上,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原本在办公室里的鬼,现在已经到了他家里。

  从这天晚上开始,张文军开始夜夜做噩梦,每晚都梦见一个穿白色长衫的女子,棕色的长发将脸遮住,惨白的双手掐着张文军的脖子,要将他掐死。可每当张文军喘不过气来,就要窒息的时候,他便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之后便整夜再无法入睡。

  有时候,在张文军还没有睡着,或是被噩梦惊醒后,还会听到有人敲卧室门。张文军以为是用人听到他卧室的响动,过来查探情况,而他也懒得开门,便大声喊退敲门的人。起初的时候,在张文军喊过之后,敲门便会停止,但渐渐的要他喊过好几声后,才会停下来。直到有一天,无论张文军怎么喊,敲门声都不会停止,他怒气冲冲的打开门,却发现门外根本没人。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mK小p说

  这样的事情,慢慢的变得越来越频繁,甚至偶尔会发生在张纯的房间,这让张文军越来越不安。而且,张文军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变得十分憔悴。

  张文军也想过,把办公室的八卦镜拿回家里来,却发现那八卦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裂开一条口子,起不到作用了。于是,张文军开始在全C市,甚至是其它城市,撒网似的寻找能驱鬼的道士。

  陆陆续续的,他前后共找来了十六个道士,但其中十四个,可以说道士江湖骗子,他们因为都不是C市本地人,不知道张文军的来头,所以才敢来行骗。他们要么被张文军揭穿,要么一早发现不对劲,自己主动撤退,而其中有三个,竟然在假装做法的时候,被女鬼吓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