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节 人不可貌相

  这母暴龙突然爆发的气势,吓得蒋青大气都不敢出,而婓长剑也不敢插话,倒是张文军明白了什么,问张纯“小纯,你们认识?”

  “爸,他是我班上的同学,就是上次我给你说过的,用纸飞机调戏我的那个。”张纯回答,然后又问张文军“爸,他怎么到我们家来了?是不是爸爸要帮我报仇?其实也没什么,上次我已经惩罚过他了。”

  “胡闹!小蒋是我请来的客人,是我千辛万苦才请来的道士师傅,你给我放尊重点!”张文军毕竟是41岁的老江湖了,可不会如张纯那样不懂规矩,所以他突然严肃的责备了张纯一句,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气恼张纯。随后张文军又笑呵呵的对蒋青说“小蒋啊,小孩子不懂事,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爸,你说什么?他是道士?”张纯不可置信的问张文军,然后又满脸鄙夷的说道“他就是一个二流子学生,他还道士,我看倒屎还差不多。”

  “混账!”这次张文军是真有点生气了,顿时拍案站起,对着张纯吼道。

  张纯见张文军的反应,也被吓着了,赶紧站到一边,不敢再作声。但是张纯不知道,张文军此举是有特殊用意的:一方面张文军确实有点气恼张纯口无遮拦、不知礼数,更重要的是第二方面,就是指桑骂槐般的告诉蒋青,若蒋青只是个江湖骗子的话,那么后果会很严重。

  只不过,由于蒋青的社会经验不足,完全没有看出来张文军的第二层用意,倒是婓长剑明白了过来。婓长剑立即用手指非常隐蔽的捅了一下蒋青的腰部,蒋青腰眼突然一痒,身体一颤,快速站了起来,与同样站着的张文军四目相对。

  蒋青的举动,让张文军连同大厅内的张纯、管家、保镖都被吓了一跳,以为蒋青要袭击张文军,就在蒋青站起来的瞬间,就有四五个保镖飞扑上来,叠罗汉似的把蒋青按倒压在下面,令蒋青动弹不得。黄管家也已经半个身子挡在了张文军前面,准备随时以身护主。

  婓长剑此时也被一个保镖,反扭在右手按在茶几上,赶紧向张文军解释“误会!误会!军哥,误会!”

  张文军没有理解蒋青的意图,不知道是蒋青图谋不轨,还是真的有所误会。他为了避免到时候下不来台,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婓长剑继续说。

  fk酷{匠网唯》)一W;正Mu版\,其Ag他C+都是av盗5☆版X

  婓长剑会意,赶紧继续解释“军哥,刚刚听了张小姐话,小蒋只是想展示一下他的本事,证明他不是假道士。”这句话,其实也就是婓长剑用手指桶蒋青的用意,只是他没料到蒋青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如此敏感。

  被压在下面的蒋青,此时也艰难的附和婓长剑“军哥,是真的,我就是想展示一下本事,这真的是误会啊!”

  此时,张文军听到二人的解释,思考了片刻,便挥手示意保镖放开两人。待蒋青、婓长剑重新站起身来,众保镖也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将两人半围住。婓长剑更是惊魂未定,哆哆嗦嗦的躲在蒋青身后。

  “呵呵,小蒋啊,他们都是专业保镖,非常警惕,所以你别生气啊。”张文军还是一副笑脸,似乎也在对刚刚的误会,向蒋青做着解释和表达歉意。但实际上这句话还包含了另一句潜台词,就是他这里的保镖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业务素质极高,你蒋青若想有任何不轨之举,都要先掂量一番。

  这一次,蒋青也终于听懂了张文军话里隐含的意思,明白自己此时该做什么。而婓长剑,由于之前的惊吓,再加上现在张文军这句蕴含威胁的话语,直接被吓得跪在地上,带着哭腔大喊“军哥!真的是误会!”

  张文军表情镇定的绕过黄管家,走到婓长剑面前,伸出单手欲望将婓长剑扶起来,同时和蔼的说道“长剑啊,咱们也算老相识了,你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嘛,这是干嘛呢?快起来!”

  婓长剑被张文军扶起,眼神有些呆滞,因为他心里实在没底,别看这张文军态度如此和谐,若一旦有什么令他不满意,后果会很严重。而一旁的蒋青却非常诧异,原来现实中的黑帮老大,和电影里的完全不一样,果然电影都是骗人的。

  随后,张文军又在黄管家耳畔说了什么,黄管家便转身吩咐一个女佣,那女佣也立即跑着离开。

  张文军见指令已传达,又笑着对蒋青两人说“刚刚才多有得罪,为表歉意,这里是5000元钱,算是我张某向两位陪个不是,请两位笑纳。”正当张文军说道5000元钱的时候,刚刚那跑开的女佣,掐着时间的跑回来,将一扎钱放在了张文军伸出去的手上。

  张文军虽是笑着说这话,但却无不体现出他的魄力。婓长剑唯唯诺诺的,用双手接过张文军手里的钱,赔笑道“是我们得罪,我们得罪,军哥大度了……呵呵。”

  随后,张文军又对蒋青笑道“小蒋,你不是要展示一下你的本事吗?我也正好想开开眼界,所以劳烦阁下……”

  蒋青明白张文军的意思,也不多说话,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茶几上的茶杯杯口上。很快,茶杯里的茶水开始震颤、冒白气,一个个小气泡也随之升起来,然后气泡慢慢变多、变大、更加剧烈,总共用时2分钟,茶杯里的水便咕噜咕噜的沸腾了,不少茶水还溅到茶几上,冒着白气。

  这其实是蒋青将引雷诀聚集于手指上,用电弧快速加热茶杯里的茶水,导致茶水沸腾的一个小把戏。但就这么一个小把戏,却把大厅里的所有人都震慑住了。然而这还不算完,蒋青又站直身子,双手背在身后,闭上双眼,沉默了5秒钟后,淡淡的说道“黄管家,你皮带里藏着一把手刺,两边鞋底里各藏了200元钱,右脚袜子上有个洞。”

  张文军闻言,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黄管家,见黄管家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后,又瞪大眼睛看着蒋青,他心里的震惊已然无法言表。整个大厅里随之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蒋青,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

  而张纯则是被震慑得如受到惊吓一般,她面前这个从来都被她瞧不起,时常被她欺负、作弄的穷小子,竟是一个道家高人。

  由于婓长剑之前便知道蒋青是真材实料,只是没想到蒋青的实力会如此强大,所以他虽然也被震慑到,但也还算镇定。3分钟后,婓长剑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军,军哥?军哥?”

  被婓长剑这么喊了两声,张文军才回过神,咧嘴笑道“哈哈哈,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蒋大师,快坐!快坐!”张文军对蒋青的称呼,也由小蒋变成了蒋大师,大厅的气氛也随之由先前的紧张变得缓和起来。

  带几人都坐回沙发后,张文军又示意几名保镖退下,这才又对蒋青问道“蒋大师,想必我请你来所为何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不等蒋青回答,婓长剑却抢先答道“知道,知道,呵呵,我已经告诉蒋大师了。只是军哥,你说的那酬金……你看……是不是先预付点定金?”

  蒋青闻言,立即用手肘碰了一下婓长剑,让他住嘴。而张文军则是撇了撇嘴,表情略有不悦,但还是说道“可以!先预付20%,十五万酬金预付20%,就是三万元。黄管家,去取三万元现今过来!不过蒋大师,你可要保证替我把事情办好啊……”

  听得张文军的回答,蒋青立即明白,原来酬金是十五万,婓长剑这小子居然想独吞五万。想到这里,蒋青心里觉得有点憋气,狠狠的瞪了婓长剑一眼,又学着电影里商人谈生意的口吻,对张文军说“军哥,你是道上的人,我蒋青信得过,所以我不收预付金。另外,我和你女儿张纯又是同班同学,所以这个案子,我只收你十万,多一分都不要。军哥你只要在案子办妥了,一次性支付给我就行。”

  “好!魄力不凡!哈哈,就按蒋大师说的办!”张文军突然兴奋起来,同时也更高看蒋青了一些。

  此时自知理亏的婓长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拉蒋青的衣角。而蒋青则是一巴掌拍掉婓长剑的手,恶狠狠的对婓长剑说“贱哥!我能解决鬼事,自然也能制造鬼事。如果你再敢坑我,你给我小心点!”

  蒋青这句话有些夸大其词,但他既是在警告婓长剑,也是想说给张文军听,以防张文军过河拆桥,事后不认账。

  张文军似乎从蒋青和婓长剑之间,看出了一些门道,知道这婓长剑没有向蒋青说实话,但他并没有理会这些,因为他更多的是听出了蒋青另外的意思,知道蒋青是在威胁他。试问如张文军这号人物,什么时候受人如此当面威胁过?只不过他不懂道术,也不了解蒋青到底有多少斤两,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他压下心里的火气,只当是小孩子不懂事,不予计较。

  虽说不计较,但张文军还是笑着回敬了蒋青刚刚的话“呵呵,蒋大师既然这么信得过我,那我张某自然也要信得过蒋大师。只要蒋大师把这回的事办好了,以后在南区,我保你蒋大师可以横着走!”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张文军在C市南区,是可以横着走的,只要你帮我把事情办好了,这次就不会跟你计较,但你蒋青也别因此太过嚣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