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找我什么事?”亚舒萨见蒋青到来,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是这样,我今天突然发现我多了一种能力,可以不用眼睛看,直接感知到周围10米范围内的一切情况。这是为什么呢?”蒋青也不啰嗦,直接问道。

  “呵呵,你这蠢货,连这都不知道?”对于蒋青的愚钝,亚舒萨似乎是被气笑了“你这是精神力外放。你不是修炼了那书中的炼魂术吗,炼魂术可以让人灵魂变得强大。然而你的灵魂本就强大,所以这方面炼魂术并没有什么用,但是炼魂术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修炼精神力。”

  “这精神力其实就是灵魂力量的一种体现,只有在灵魂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做到外放,去感知周围的事物。之前你灵魂虽说强大,却无法使用,就如同习武者,尽管内力深厚,却未打通经脉,内力用不出来一样。”

  “现在你通过这段时间修炼炼魂术,终于可以释放精神力了。但目前只是初级阶段,当你达到最顶尖的层次时,不仅可以感知100公里内的一切事物,还可以直接用精神力对敌人进行灵魂攻击。”

  “至于精神力的运用,这个就要你自己去体会感悟了,我只能给你说,精神力在战斗中可以给予你难以想象的帮助。”

  听闻亚舒萨的述说,蒋青是目瞪口呆,他是被震撼到了,这精神力的强悍和奇妙,是他从来都不曾想过的。同时,蒋青也能预知到,若在战斗中有精神力的辅助,他的战斗力也将会有飞跃般的提升。

  除了有关精神力方面的事宜,蒋青还询问了有关幽冥和执法司的事,但亚舒萨依然守口如瓶,不愿告诉蒋青为什么他会对幽冥如此了解。不过亚舒萨同时也表达了,希望蒋青能加入执法司的意愿,因为这样不但可以快速提高蒋青的实力,也能使亚舒萨更早破除封印。

  在梦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蒋青被自己放在床头的闹钟,从亚舒萨的封印之地拉回了现实之中,此时已是早上8点,也是蒋青和婓长剑约定的日子。

  蒋青起床洗漱,心里还在回想亚舒萨的话,不知不觉间便一切就绪,时间也到了8点半。他没有多带什么物品,只是想到婓长剑说过有十万元的酬金,所以只背了一个帆布挎包,便出了门。

  正当蒋青下楼,走到小区门口时,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我该去哪里找贱哥呢?”三天之前,因为蒋青的匆匆离开,完全忘了和婓长剑的约定,只有时间而没有地点。

  在这个年代,手机还是奢侈品,常用的个人移动通讯设备,仅仅是传呼机,而且蒋青也没有,更没有几下婓长剑的传呼号。而婓长剑因为三天前硬拉着蒋青去了茶楼,所以也不知道蒋青的家在什么地方,这样一来,他们两都失去了和对方的联系方式。

  蒋青在小区门口不停的来回踱步,得想个办法找到婓长剑才行。半小时后,蒋青终于做出决定,去三天前他们喝茶的茶楼碰碰运气,这是目前最便捷的办法。

  蒋青其实也可以去莲花山上的那个村子,打听婓长剑的消息,因为婓长剑是那个村子村民的后裔,也是在那里认识蒋青的。不过这样的话,一来时间上耗费很大,二来村民们虽认识婓长剑,也不一定知道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打定主意,蒋青便朝茶楼出发。到了茶楼,蒋青先是在茶楼外面等待。足足1小时后,仍不见婓长剑到来,于是蒋青索性进了茶楼,要了一杯10元的绿茶和一盘瓜子,坐在茶楼里等。一直到蒋青肚子咕咕叫唤,茶水也被泡成了白开水。

  此时已是中午1点过了,蒋青看着茶楼前台里,打着瞌睡的服务员,他知道婓长剑是不会来了,于是到前台买单离开。除了茶楼,蒋青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现在他和婓长剑完全失去了联系,既不能履行自己的承诺,帮婓长剑解决麻烦,又不能按之前规划好的发展道路,踏出这第一步,他已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慢慢的,蒋青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回了自家所在的小区,他看着小区大门,心里非常丧气,只能先暂时回家再说。

  走到家门前,掏出钥匙开门,在蒋青进入家门的一瞬间,他愣住了,家里来了三位客人,母亲正和这几人聊着天。而这三中,又两人穿着短袖白衬衫,黑领带黑西裤,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壮硕,另一个矮一点,身材虽瘦但依然结实。至于那第三个人,正是穿着花花衬衫、白色休闲裤的婓长剑。

  蒋青顿时眼前一亮,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贱哥!你让我好找啊。我去那天那个茶楼等了你半天,你怎么找到我家来了?”

  原来,三天前蒋青答应婓长剑的请求后,他便立即将消息告诉了青龙会军哥,说三天后带人过来。但是蒋青在离开时,没有给婓长剑留下联系方式,所以他一急,便通过青龙会的关系渠道,查到了蒋青的住址,所以今天上午带着两个青龙会成员,直接到了蒋青家里。只是没想到,蒋青却早早出门,去茶楼等他了。

  婓长剑在蒋青家里等待的时候,并没有告诉蒋青的母亲,具体是什么事情,只是说一个大公司给蒋青提供了一个兼职的工作,让蒋青找点外快。

  几人在蒋青回来后,没有再多聊什么,辞别蒋母后,便带着蒋青出了门,直接上了停止小区外面的一辆商务车。

  30分钟后,商务车停在了南区一个高档小区的车库里,几人由车库进入一栋楼的电梯,直接上了这栋楼的顶层——25层。一出电梯门,蒋青就发现,这栋楼顶层的跃层,竟然全被人买下,装潢的富丽堂皇,如埃及皇宫一般,由于安装了中央空调,室内不再如外面一般炎热。

  电梯门的两侧,各站着一个西装革领的男保镖,正对电梯门的是一个等待在此的中年人,同样穿着西服,一见到蒋青、婓长剑便道“欢迎两位大驾光临!想必这位小兄弟,便是婓长剑口中的大师蒋青吧?鄙人姓黄,是这里的管家。”黄管家的话语,无不体现礼仪,却又有些对蒋青的小觑,毕竟蒋青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17岁都不到的小毛孩。

  蒋青微微点头确认了管家的问话后,便和婓长剑一起走出电梯,而带他们来的两个衬衫男,却并没有跟出来,只是在电梯里目送他们。

  出来电梯门,是一个有3米宽类似玄关的回廊,对面是一个会客大厅。这里说是大厅,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客厅,是被这里的主人扩建了很多倍出来的,大厅里有两三个女佣进进出出,做这自己的工作。

  在回廊上,蒋青和婓长剑被另外三个西装男拦下,分别对他两搜身,确定他们没有携带武器或其它之后,才允许进入大厅。

  管家带着蒋青、婓长剑在大厅沙发上的客位坐下后,便离开朝另一个房间去了。蒋青刚坐在沙发上,便感觉自己的屁%%股整个陷进了这皮质沙发里,然后又尴尬的向外蹭。而茶几上,早在他们出电梯是,就为两人准备好的茶水、水果和精致的糕点,将婓长剑的视线牢牢锁住。

  “原来这就是高档沙发的感觉啊,我还是头一回坐呢。”蒋青在心里暗道。对于这里的一切,蒋青都感觉新鲜,却又遥不可及,同时也对这里的氛围,感觉很不适应。

  5分钟后,黄管家跟随一个40岁上下的男人,又回到大厅。这男人方脸寸头,皮肤黝黑,一身深色休闲装,脖子上一根筷子粗的金项链,左手上的金表绝不是婓长剑手上那种山寨货,右手握着一块水滴形鸡蛋大小的翡翠把件,从敞开的衣领可以隐约看到,这人胸前有一个龙型纹身。

  这人一路走到蒋青对面,刚一站定,黄管家便第一时间上来做了一番介绍,这位便是传说中军哥,是青龙会的一个大哥级人物。军哥与已经站起身的蒋青和婓长剑分别握手问好,显得非常平易近人、彬彬有礼,并不是如蒋青想象的,如电影里的黑帮老大那样暴戾粗鲁、拒人千里,这让蒋青多少有点意外,毕竟蒋青只是个不到17岁的青年,城府不深,对社会了解也不深。

  客套过后,军哥招呼两人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在了沙发的主位上。军哥把玩这手中的把件,正当要开口说话时,一个肥胖的粉衣女孩,从一个房间里跑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爸,听说你请的道士来了,我也要看看。”

  当这个女孩跑到大厅里,见到蒋青的时候,瞬间愣住了,蒋青更是吓了一大跳。这女孩正是蒋青的同班同学——张纯,而军哥就是张纯的父亲,那传说中C市南区青龙会总舵的龙头大哥,——张文军。

  “娘哥?!你怎么在这里?”张纯疑惑的问蒋青。

  蒋青没有回答张纯,只是嘴角抽搐,自言自语道“真是冤家……”

  酷》匠.R网,#首p#发A*

  “对!冤家路窄!快说,你怎么跑我家来了?”张纯突然霸气侧漏般的质问蒋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