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节 成果

  蒋青想到,一方面自己也算是修道之人,不应该见死不救。这婓长剑虽说是非常贱,但他既然向自己求救,那自然应该帮上一把。

  另一方面,若蒋青真的走上了驱鬼人的道路,也有着不错的收益,可以帮母亲减轻家庭的负担,甚至摆脱贫困的家境。

  同时,石潇也表达了他的意愿,就是也希望蒋青进入这个行业,即可以履行蒋青作为三十一队预备成员的职责,又可以提升实力,以便将来正式进入执法司二厅。只是,蒋青到底要不要进入执法司,现在他还没有明确的答案,所以蒋青也暂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不管蒋青要不要进入执法司,单是前面两个条件,就足够他答应婓长剑。所以蒋青不再推诿,将婓长剑的请求答应了下来。

  婓长剑见蒋青终于肯答应帮他,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如小孩一般,瞬间从凳子上跳起来,欢呼雀跃,嘴里还非常夸张的大叫“欧——耶——!太好了,你终于答应了,我爱死你了!”

  在包房外面的数个服务员,以及几位饮茶打牌的客人,都听到了包房内传来的欢呼声,又联想到里面只有两个青年男人,所以他们看向包房的眼神都变了……

  欢呼过后,婓长剑稳了稳情绪,依然难掩兴奋的向蒋青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原来找上婓长剑的,是南区青龙会的某个大哥,不过具体是分堂大哥,还是龙头大哥,婓长剑并不知道,也不敢多问,甚至连面都只见过一次。婓长剑只知道那人姓张,人称军哥,被厉鬼缠上后,找了些道士,又多是骗子,唯有两人会真道术,却又一人不敌,一人中途退出,鬼事至今未解决。至于是什么厉鬼,为什么最后一个道士会退出,军哥并没有告诉婓长剑,只要他尽快早人来,许诺酬金十万,解决掉那厉鬼,否则婓长剑性命不保。

  介绍完基本情况,婓长剑又约好三天后来找蒋青,带他与军哥见面。

  两人事情谈完,蒋青本打算就此离开,出来五天了,应该早点回家,以免母亲担心。原本蒋青是计划只用两天,就办完刘老头的事,却不料在幽冥耽搁的三天,又协助为刘老头办理丧事,用去两天,时间早已超出预期,说不定母亲已经到处找他了。

  “贱哥,一切就按你说的办吧,我就先回……”蒋青刚站起身,准备告辞离去,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婓长剑一把拉住,按回椅子上。

  “别急!这铁观音可贵了,一壶要二十个大洋,别浪费了,咱们喝了再走。”听到婓长剑的话,蒋青是满头黑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被婓长剑强留下来喝茶。

  1小时后,茶壶里的茶总算是被喝得没有味道了,而婓长剑的肚子也终于装不下了。蒋青则是早已摊在椅子上,全身冒着冷汗,只要他稍微一动,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胃荡得厉害。

  蒋青、婓长剑两人,平均每5钟去一次包房里的厕所,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恢复过来。此时的蒋青,再看向茶壶,全身都会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颤。而婓长剑,却是摸着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的说“这20块,总算喝回来了……”

  两人一同出了包房,蒋青却发现大厅的所有人,看向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异样,这人蒋青有些不安起来。就在婓长剑去前台买单的时候,一个穿着华贵,装束妖艳的中年女人经过蒋青的身旁,悄悄的大量了一番蒋青,自言自语的叹息道“唉……身体这么棒的小伙子,竟然喜欢背背山,真是可惜了……”

  蒋青离开茶楼,迅速与婓长剑保持了50米以上的距离,任由婓长剑怎么叫喊,他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家。只是他由于着急远离婓长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婓长剑朝他喊的话,竟是“娘哥!我们还没有说三天后的见面地点呢?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

  蒋青一路狂奔回家,由于被人误会他和婓长剑有一腿,直到他进了家门,心里都还在暗骂晦气。正当蒋青进了家门,就看见舅舅、舅妈还有母亲全都在客厅坐在,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却被他打断了,此时正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他。

  蒋青正要礼貌性的向舅舅、舅妈问好时,话还没出口,舅舅就直接一脚飞了过来,母亲也立马转身拿扫帚,对蒋青来了个男女混合双打……

  ;最8\新(章=j节上●酷匠&_网Y!

  5分钟后,在舅妈的劝说下,舅舅和母亲才算消了些气。三人在沙发上做成一排,母亲如审问犯人一般问道“说!这五天跑哪去了?”

  蒋青跪在客厅中间,脸颊通红,全身脚印,对沙发上三人解释道“我和王伟还有张小琴,去莲花山上探望一个93岁的老人,上次去莲花山的时候他帮过我们,那老人可好了……我们本来打算两天就回来的,但是没想到那个老人前两天病了,我们就一直照顾他……后来,他就不行了,我们是看着他去世的……再后来,我们也帮着把老人的丧事办理完了,这才回来的。你们不信,可以去问王伟。”蒋青把这几天的事,大致说了一下,但并没有完全如实的说,用早就和王伟他们约定好的说辞搪塞过去。

  “真的?”舅妈问道。

  “真的,当时给那老人办理死亡证明的时候,还是张小琴帮忙去的派%出%所。那个老人叫刘家和,你们可以去那边的派%出%所查的。”蒋青信誓旦旦的答道。

  舅妈闻言,赶紧帮蒋青打圆场“你们看,青现在懂事了,知道去照顾老人,还会做好事了。妹,你不用再为他抄心了……”在舅妈的帮助下,蒋青总算是度过了这一关。

  舅舅和舅妈一直到吃过了晚饭才离去,而母亲在听说了蒋青这几天所做的事后,似乎对蒋青也温和了许多,就连晚饭后出门跳坝坝舞时,似乎都在偷笑。

  蒋青照例,饭后洗碗收拾桌椅,又洗过澡换了衣服后,自己进了房间。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无论白天晚上,蒋青都将自己关在家里,练习古书上的秘术。而母亲渐渐的也对蒋青的行为开始觉得奇怪,暑假期间,这家伙重来都是早出晚归,都是出去玩到天快黑时才会回家的,但在这几天,却不出家门一步,而且总是神神秘秘。

  在第三天晚饭后,母亲原本是出门跳坝坝舞的,却只是在楼下小区里转悠了一圈,便悄悄回家,意图来个突然袭击,看看蒋青到底在干什么。

  而此时的蒋青,本来是在床上盘膝而坐,紧闭双目,运转体内灵气,试图如古书所记载的,让灵气凝聚为灵力。突然,蒋青如同灵魂出窍了一般,从自己的卧室里便直接看见了正在蹑手蹑脚上楼的母亲。他看得是那么的真切,但却非常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灵魂出窍,自己的灵魂分明还在肉体中。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能看到母亲?难道母亲真的回来了?不应该啊……”蒋青睁开眼,心里揣摩着。他刚刚想到这里,隐隐约约间便听到自家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在蒋青刻意注意下,还是能听到。

  蒋青赶紧再次闭上双眼,集中注意力,如刚刚一样,他又看到了外面的情况,正是母亲悄悄的进了家门,正在朝自己卧室门的方向过来。

  蒋青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看见这些,但眼下不容他多想。蒋青立即跳下床,做到书桌前,就在母亲猛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他从书桌上随意抓起了一本书,洋装学习的样子。

  母亲终究是没有发现蒋青的秘密,只在出门的时候,唠叨了一句“这孩子,一本《现代汉语词典》也能看得这么起劲……”

  母亲退出房间后,蒋青又一次用之前的方法,直接在屋内观察着母亲的情况,一直到母亲重新出来门,走到楼梯上的时候,便无法再看见。蒋青思考着,这突然出现的情况,既不是灵魂出窍,又不是透视眼,如心灵感应一般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思考一阵后,却没有得到答案,只能暂时放下。

  但由于这突现的能力,让蒋青对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修炼成果做了一次总结。古书上的秘术,大约学习了5%;其中吐纳术接近小成,已经完成了开阴阳眼,能聚集灵气,入门了净化术;净化术呢,大约达到了一成,净化之光可凝聚掌心,立体5公分的距离;治愈术已达到初期阶段,可以治愈自己的肉身伤势;这引雷诀,由于上次与四个厉鬼的交战,现在已经能随心所欲的聚集在手上,而且成功率似乎也很高了;身体聚集的灵气,很明显的比以前深厚了很多,但依旧不能凝聚成灵力;唯独那炼魂术,似乎并没什么进展,或者没有感觉的任何变化。

  这天晚上,蒋青反反复复的尝试那种如“心灵感应”一般的能力,发现他能对周围10米距离内的一切事物,都可以通过这种能力进行观察,或者监视。只是这种能力从何而来,蒋青却不得而知,只能在临睡前,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亚舒萨,今晚进我的梦,我有事要问你。”

  这一夜,蒋青的梦境,又一次如设定了电脑程序一般,开始是那个一如既往的怪梦,然后他便如愿以偿的又见到了亚舒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