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一幕,尽管蒋青早已做了心理准备,但依然感到有些伤感。

  刘老头知道蒋青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也明白此刻蒋青的心思,于是走到蒋青面前,同刘家安一起,先是深深的向蒋青鞠了一躬。蒋青被刘家兄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要知道,以他们两的年龄,给蒋青外婆当长辈都够了,蒋青自认为受不起,赶紧扶起二人。

  随后刘老头对蒋青说“小蒋,谢谢你。”就这么朴实无华的几个字,却代表着刘老头心里的千言万语。随后,刘老头又说道“等了将近一个世纪,我们兄妹不知吃了多少苦,才终于相见了。而这一切,都是靠你才做到的。现在,我要和妹妹一起离开了,也没有了什么遗憾。所以小蒋,不要因我而难过,你应该替我高兴才是。”刘老头此时的语气,非常温和,往日怪脾气般的嚣张已不再。

  对于刘家兄妹能一起进入幽冥,将来会走上什么样的路,蒋青很清楚,因为之前石潇已经告诉过蒋青。但蒋青并没对刘老头多说什么,因为他不想以自己的主观判断,去影响他们的选择。在听完刘老头的话后,蒋青只是默默点点头,没有说话,眼里已再次湿润。

  突然间,蒋青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扑向了刘老头,本想在最后给刘老头一个拥抱。却发现,自己竟直接穿过了刘老头,这是因为蒋青在没有使用任何秘术灵决的情况下,也跟普通人一样,是无法触碰灵魂体的;但他一旦使用秘术,刘老头现在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灵魂,很可能直接破碎掉。

  “刘老……”因此,蒋青在穿过刘老头后,只能无奈的回头看着刘老头暗淡的灵魂,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石潇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拇指粗细的绳索,看起来就是一般的麻绳,极其普通。但这就是石潇口中所说的“缚魂索”,它能捆住任何灵魂体,使其不得逃遁,也无法散去。

  石潇拿着缚魂索走到刘老头身后,一面将缚魂索一圈一圈的向刘老头身上套,一面对刘老头说道“小刘,你灵魂伤势严重,我暂时用这缚魂索将你套住,可保你灵魂不散。幽冥里有专门医治灵魂的地方,等我带你们进入幽冥后,我就会先带你去医治灵魂的伤势。”

  刘家安听到石潇称呼刘老头为小刘,有些不乐意“你这小孩,怎么叫我哥小刘?你才多大点啊?”

  石潇笑而不语,蒋青却说“他比你们两个加起来都老。”

  ……

  虽说石潇用缚魂索捆住刘老头,但并非是那种五花大绑,只是用缚魂索缠绕刘老头的身体,并没有限制他的手脚,所以刘老头还是可以行动的,不过会影响灵活。

  石潇做完这一切后,递给蒋青一张名片,说道“我现在要带他们离开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可以打给我。另外,希望你尽快提升自己的势力,可以早点正式加入我们。”

  蒋青点头示意明白,有看了刘老头一眼。刘老头却是笑着会看蒋青,说道“小蒋,我们走了,有缘的话,我们还能见面。”

  话音刚落,石潇便抓着刘家兄妹,一蹬脚便朝天空爆射而去,消失在黄昏的云彩之中。蒋青知道,石潇是带着他们去往传送阵,通过传送阵进入幽冥界。

  其实,在刘老头肉身死亡,灵魂离体的时候,在他灵魂的旁边也出现了通往幽冥的通道,他原本可以从这里进入的。但是这一样来,他一方面就没有时间再和蒋青告别,另一方面便是将再次和妹妹分开,而当刘家安告诉他石潇的身份后,刘老头选择了同石潇一起进入幽冥。

  d/酷9匠√O网A√正1版首q发

  只不过刘老头不知道,这个选择是无比正确的,因为他的灵魂已经极不稳定,如果直接进入空间通道,很有可能他的灵魂将直接破碎,化为尘埃在空间乱流中飘荡,永无灵魂重组的希望。而跟随石潇一起,由于有石潇的缚魂索将灵魂困缚,才能在空间传送时确保灵魂的稳定。

  蒋青在原地又惆怅一阵后,才动身朝山下走去,与王伟等人汇合。

  当蒋青一直走到村子的村口时,才看见王伟、张小琴二人,却没见到婓长剑。蒋青走到二人身前时,才发现婓长剑原来是趴在草丛里装死,只是由于天色已经暗下,蒋青之前才没看到。

  原来这三人在下山进入村子的路上,婓长剑时不时的就会朝张小琴靠拢,要么言语暧昧的跟张小琴搭讪,要么就直接将手伸到张小琴腰间。而他每次这么做的时候,都会招来王伟的一顿暴打,却过不了几分钟,老毛病又会重犯,然后再被打……一直到村口的时候,他才被王伟揍得受不了了,在地上装死,为的就是避过王伟的拳头。

  蒋青走过来,用脚尖捅了捅婓长剑,说道“起来,有事给你说。”见婓长剑竟然没有反应,蒋青又威胁道“再不起来,我在你头上撒尿了啊!”

  “撒尿也没用,我死了!”婓长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趴在地上回答。

  王伟闻言,当即就要再上去揍婓长剑,蒋青却急忙拦下,对婓长剑说“那……你死吧,我就可以不管你那破事了。”

  婓长剑趴在地上,圆瞪双眼,愣了2秒钟,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激动的拉住蒋青的双手,说道“高人!哦不,哥!哦不不,爷爷!你终于答应救我了!”说着,婓长剑的眼泪似乎都要流出来。

  “啪!”蒋青还没来得及挣脱双手,王伟便是一脚蹬在婓长剑的脸上,只见婓长剑口中的唾液,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弧线。

  王伟躲过那道唾液形成的弧线,骂道“你这死狗,不是死了吗?!”

  而婓长剑此时,这是双手抱着肚子,在地上一边来回打滚,一边貌似痛苦的哀嚎。但所有人都看见了,他明明是脸上挨脚,抱着的却是肚子。

  “我说贱哥,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啊……”蒋青对婓长剑感叹道“别装了,起来!我进村有正事要办,办完了再考虑你的事。”

  ……

  蒋青几人进入村子,将刘老头的死讯告知了村里的村民,尤其是村长和陈大娘。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蒋青等人都忙碌着,协助村里人替刘老头操办了丧事。丧事办的很简单,但却十分热闹,村子里的人全都来,还有邻近的其它村子也有不少人来。这些人都是曾经受过刘老头帮助的人,他们都来为这个93岁高龄,脾气古怪的老头“送行”。

  丧事办了两天,之后便是下葬等事宜,也就不需要蒋青几人留在这里了,所以蒋青、王伟和张小琴辞别后,便下山去了。婓长剑见几人要离开,也颠颠的跟着,却不敢再乱说话,因为他怕又被王伟揍。

  一直到回到城里,张小琴和王伟陆续各自回家,只剩下蒋青和婓长剑两人的时候,婓长剑才说道“终于敢说话了,那煞神总算走了。蒋……”

  婓长剑还想往下说,却被蒋青那带有杀气的眼神打断。随后蒋青说道“听好了,王伟是我兄弟,我要是再听见你背着他说他的坏话,我一样可以揍你!还有,别以为只有王伟打架才厉害,我可不在他之下!”

  婓长剑此时满头冷汗,双腿不住地颤抖,头点得如小鸡吃米一般。见此,蒋青才缓和了一下,而婓长剑更是如获大赦。

  原本蒋青是想随便找个地方,跟婓长剑谈谈有关驱鬼的事情,但婓长剑却觉得那样太过怠慢蒋青,硬是把蒋青拉到一个茶楼,还开了个包间,要了一壶20元的铁观音,才详细的跟蒋青说了此事。

  其实事情到不复杂,就是一个南区本地的黑帮大哥,不知道怎么就被一个厉鬼缠上了。他也找了几个师傅看过,而那几个师傅多数是骗钱的,只有其中两个是有真本事。但其中一个道行不够,不是那厉鬼的对手,而另一人却不知何故,中途退出了。

  之后那黑帮大哥便找上了婓长剑,而婓长剑曾经听说过刘老头的事,以为可以请刘老头出山,帮他挣到这笔外快,于是便夸下海口,应承了下来,却不想被刘老头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婓长剑没有请动刘老头,又找不到其他师傅,黑帮大哥那边被拖得不耐烦了,便威胁婓长剑,限期要他给出个交待,否则就装进麻袋丢长江里。

  眼看所限期限一天天邻近,这婓长剑是坐立不安,想最后再试一次请刘老头出山,却被他发现蒋青会道术,还不在刘老头之下,便死皮耐脸的缠上了蒋青。

  “那这件事的酬劳是多少?”蒋青问道。

  “前两天我不说了吗,人家给10万,你我二八分账,我二你八,怎么样?”婓长剑说的是实话,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再耍什么花头。见蒋青没有回答,婓长剑赶紧又说道“这件事办成了,以后我们还可以合作啊,我帮你找业务,你来处理事情,咱们全都是二八分账,共图长久发展……”

  婓长剑似乎已经规划好了未来的道路,而蒋青却在做着别的打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