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见状,当即便效仿此法,每当有头发靠近,便直接用带电弧的手抓去。可是,女鬼的头发每次被蒋青的手碰到后,只是末端20公分长被化为灰烬,但又很快长长,没完没了的攻击向蒋青。

  终于,蒋青在双拳不敌四手的情况下,被头发缠住双手腕,然后是双脚、躯干……最后,蒋青被女鬼用头发缠绕成了如木乃伊一般,动弹不得。也只有他的头和双手带电的部分,还露在外面。

  蒋青奋力挣扎,却被头发越裹越紧,胸腹腔也因受到挤压,呼吸扩张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慢慢的,蒋青的脖颈、口鼻也被紧紧缠住,使他无法呼吸。10分钟、20分钟……50分钟、1个小时,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这种不能呼吸的痛苦,深深的折磨着蒋青。

  但蒋青并没有因为不能呼吸而窒息死亡,这是因为灵魂本不需要呼吸,只是灵魂中保留了肉身的感官记忆,在不能呼吸的时候,依然会十分痛苦,却不能死亡。

  女鬼看着蒋青那已经布满血丝的双眼,幽怨的说道“你打了老我的陈总,我要让你在痛苦中,受尽煎熬,直到你求我,求我让你死!”

  说完,蒋青便感觉到,缠在身上的发丝,传来巨大的力量,将他被缠住的关节,一个接一个的朝反方向折断。蒋青想喊、想叫,但是此时他的嘴已经被发丝封住,喉咙也被勒紧,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就在蒋青即将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让他似乎又点燃了新的希望。那便是运转净化术,将这些缠着自己的头发全部清除。蒋青不再犹豫,默默的尝试运转净化术,但一次次的尝试,皆以失败告终。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无法运转净化术?”蒋青在心里,反复问道。

  Ma看p正版。#章DO节上酷%…匠kr网&

  这时,蒋青耳边传来了亚舒萨的声音“没用的。这些发丝有封印灵魂力量的作用,是由女鬼的灵魂力量凝聚形成的。而她的灵魂力量在你之上,所以你无法破除她对你的封印。你现在什么秘法灵决都用不了,除非你的灵魂力量高过她。”

  蒋青听到亚舒萨的话,显得非常惊慌,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几分钟后,他又停下,渐渐放弃挣扎,因为那一切都是徒劳。虽然不在挣扎,但蒋青并没有放弃,只是皱眉思索着解困的办法。不多时,蒋青便想到了什么,却又无法开口。

  亚舒萨似乎非常明白蒋青的想法,又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这女鬼对你痛恨到极点,她不会轻易让你死去,一定会将你折磨够了,在她燃烧灵魂的时间达到最后了,才会杀死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忍着,等石潇那家伙来与你汇合,帮你解决掉女鬼。”

  亚舒萨说完,又补充道“不过,我估计这女鬼燃烧灵魂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不知道石潇能不能在半个小时内赶来呢?”正当蒋青再次充满希望的时候,却又被亚舒萨泼来一盆冷水。

  现在的蒋青,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石潇来得快一点。但再一次的,随着时间慢慢溜走,蒋青也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恐惧。这种绝望,让他慢慢的开始回忆起曾经的过往,回忆起母亲、父亲、舅舅、外婆……也许,这就是常听人说的,在即将死亡时,人都会回忆自己一生的各种片段吧。

  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自门外闪进来,一拳打在了女鬼的脸上,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火红的轨迹,女鬼随之倒飞。在女鬼倒飞而出,却又尚未飞出2米之时,那黑色轨迹又闪到正在倒飞中的女鬼身后,直接用双手将女鬼撕成两半。随之而来的,便是火光四溅,女鬼被撕开的身体,连同她缠住蒋青的头发一起,化为星星点点的尘埃,随风飘散。

  失去发丝的束缚,蒋青虚弱的倒在地上,看见那黑色身影,正是石潇。

  “石老怪……你终于舍得来了……”蒋青趴在地上,微微笑道,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你是谁?”仍在墙角的刘老头问道。刘老头是能看见石潇的,因为石潇本就有肉身,他不是灵魂体。

  “刘家和?”石潇没有回答刘老头,而是问刘老头。刘老头点点头,示意自己正是刘家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带来了你想见的人。”见刘老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石潇对刘老头说道。随后又转头对还是灵魂体的蒋青说“死了没有?没死就赶紧回你的肉身去。”

  蒋青有些委屈,好似谎言被人揭穿一般,从地上爬起来,坐到自己肉身所在的位置,与肉身重叠,然后开始运转秘术。

  刘老头见到石潇的言行,很是费解,因为他看不见此时的蒋青,更看不见屋里此时还有一个人——刘家安。

  一阵眩晕过后,蒋青的灵魂回到了肉身。他缓缓起身,忍受着头痛,他知道,这一次他的灵魂又受伤了。但他来不及理会这些,一个箭步便来到刘老头面见“刘老,你怎么了?”

  “唉……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恐怕这次,我是在劫难逃了……咳咳……”刘老头被蒋青搀扶起来,叹息道。

  “刘老,你赶快坐到床上去,我替你医治。”蒋青急切的说道。

  “没用的,上次其实就没有治愈,这次上更重了,更加治不了。”刘老头很是沮丧。

  蒋青不信,准备再尝试一下,却被石潇拦下了“小蒋,你治不好他的,这是他的命。就连我,也仅仅只能保住他灵魂不散,却无法阻止他的灵魂离开肉身……也就是肉身死亡。”

  这一切,其实都是定数,是刘老头的命运,只是为蒋青留下了遗憾。

  看着蒋青眼中的失落和自责,石潇有些于心不忍,又安慰道“小蒋,刘家和虽然逃不过生老病死的定数,但却能了却心愿,这也是因你的缘故啊……”

  听闻,蒋青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随即,刘老头又急切的问蒋青“怎么样?过去找到她了吗?”刘老头口中的“她”,自然指的是他的妹妹——刘家安,只是他看不到,其实刘家安已经站在他身边,哭成了泪人。

  “找到了,她现在就站在你旁边。只是……你看不……见。”蒋青急忙回答,前半句满是兴奋,后半句却又充满失望。旋即,蒋青又转向石潇,问道“石老怪,你有办法吗?”

  “有办法啊。不过,我怎么又变成石老怪了?先前不是还老怪物吗?”石潇若有所思的说道。

  刘家和、刘家安以及蒋青,在听到石潇说“有办法”的时候,全都忽略了石潇后面的疑问句,全都瞪大眼盯着石潇。

  石潇被盯得有些腼腆,也不好再开玩笑,利索的用手指点向刘老头的眉心。一束红光瞬间从石潇手指射出,落在刘老头眉心处。

  刘老头随即眨了眨眼,眼前慢慢的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越来越清晰。人影有一米四多点的个子,体现消瘦,粗布衣,花白短发,相貌与刘老头有几分相似。

  “小,小安?你是小安!我总算见到你了……80年了,我终于见到你了……”一个93岁高龄的老人,在见到自己失散近一个世纪的亲妹妹时,也激动得哇哇大哭。

  兄妹两,一人一鬼,相拥而泣,让石潇和蒋青也是潸然泪下。

  “走,我们出去,给他们一点空间吧。”石潇拉了拉蒋青,带头朝屋外走去,蒋青也跟着离开了屋子。

  在屋外,蒋青本想去看看王伟的情况,却不想,那王伟和张小琴两人,早已在窗前看得热泪盈眶。张小琴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王伟是一边哭一边还念叨“太TM感人了……”。此时也只有那婓长剑,还在树下趴在,一动不动。

  蒋青将王伟和张小琴拉过来,和石潇相互介绍了一番后,便将自己回来后发生的事告诉了石潇,也将刘家安当年被抢走之后的事,告诉了王伟和张小琴。两人在知道了刘家安的一生遭遇后,更是激动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即就劫富济贫、惩恶扬善去,而石潇只是摇摇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至于蒋青灵魂出窍后发生的事,蒋青从王伟、张小琴嘴里得来的信息,分析情况是这样的:在蒋青进入幽冥后,刘老头如约守护者他的肉身,其他人都在屋外等候,而刘老头这一守就是三天。

  第一天没发生什么情况,于是除了王伟和张小琴以外,其他村民都纷纷离去了,只有婓长剑留下来,因为他对屋里的事情十分好奇。直到第二天,估计是有些个小鬼,发现了蒋青的肉身,想夺取还魂,却被刘老头灭掉,这也引来了更多的小鬼和婓长剑的窥探。

  在第三天,终于来了五个厉鬼,赶走了其它小鬼,同时也窥视着蒋青的肉身。其中一个厉鬼被刘老头干掉,但刘老头自己也身受重伤。这一站,直接将门外偷看的婓长剑吓得精神错乱,被王伟打晕后,拖到树下。而当王伟冲进屋去帮忙时,却连敌人是什么都没看见,就直接被打飞。

  再后来,便是蒋青回来,与四厉鬼战斗。而石潇和刘家安,则是被传送回来在另一个城市,石潇是带着刘家安,用飞行术飞过来的,只不过他遁云中,并没有被人发现,最终及时赶到,打散了赤果女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