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站在墙角,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四个死鬼。从他们的舌战中,蒋青了解到,那一对的男女,本是经理和秘书的关系,一次在女方出租房内,共同洗澡时,由于老式燃气热水器,导致二人双双一氧化碳中毒,死在卫生间里,又一起做了一对鬼鸳鸯。但是双方家人,却恼怒他们之间的女干情,所以从不祭奠他们,因此他们没有衣物。

  那个学生装的女鬼,是遭到某男生的三骗,也就是骗财骗色骗感情后,跳楼自杀死的。由于怨气而成为厉鬼后,还吓死了对她三骗的那个男生。

  至于那个红睡衣女人,老公抛下她与小三跑私奔,儿子上学路上出车祸过世,自己又烂赌欠了一身债,被人强迫拍了果照而逼债,随后服用安眠药在家里自杀,成为厉鬼。

  此时四人正唇枪舌战,都不出手,只是不停的吵骂其余两方,这样的场景让蒋青顿时觉得好笑,一个人偷偷站在一边观看。只是遗憾,被这四个死鬼打伤的刘老头,却看不到这样的好戏。

  知道5分钟后,四个死鬼才发现屋里多了个蒋青,不约而同的停下舌战,纷纷打量起蒋青。那红睡衣女鬼最先开口“怎么又来一个?”

  学生装女鬼满脸怒容的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没衣服的女鬼则是用一口川东方言,撒娇般的对男鬼说“陈总,勒个人好色哟,一直盯到我看。”

  男鬼也是一口川东方言回道“你长得楞个乖,让别个打哈望,有撒子嘛。不过勒个男娃儿,长得和勒个肉身黑像……”

  此话一出,四个死鬼同时反映过来,蒋青就是这肉身的本尊。愣了3秒钟后,集体张牙舞爪的朝蒋青扑过来。

  蒋青也毫不示弱,将尚不纯熟的引雷诀运转,凝聚在双手,扑向四个死鬼。其实,这一次还是蒋青真正使用引雷诀进行战斗,上一次在森林中与红衣女鬼战斗,完全是意外,他自己连一点记忆都没有。

  蒋青双手闪着电弧,用太极与四个死鬼战斗。当他的手触碰到鬼魂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在触碰点上,发生一次不大却极具威力的爆炸。这爆炸不仅会将鬼魂击飞,就连蒋青自己也会被电的双手发麻,并且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发挥效果,这就是因为他的引雷诀还不纯熟的导致的。

  这样的引雷诀,不仅不能次次有效和误伤自己,就连对灵魂体的打击强度,似乎也不理想。这倒不是说引雷诀不厉害,而是因为在触发时一起的爆炸中,大部分杀伤力都流失在了空气里,真正作用在死鬼身上的,大约只有一两成。

  这样的情况,再加上蒋青对灵魂体之间的战斗方式不熟悉,经验不足,导致他迟迟不能占上峰。甚至还有点险象环生。

  而此时的刘老头,还坐在墙角,惊疑的看着屋里。他只能看到时不时闪现的电弧,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猜测,一定是死鬼们开始自相残杀起来,他本想来个渔翁得利,趁机将几个厉鬼都收拾了,好守住蒋青的肉身。其实在这之前,已经有不下三个厉鬼,被刘老头打散了灵魂。此时,刘老头却是能无耐的看了看地上的罗盘,那是他用来探测鬼魂方位的法器,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厉鬼破坏了。

  刘老头原本灵魂本源上的伤势,就没有被根除,再加上现在被打伤,所以现在的刘老头不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连他自己也感觉到,他的时间不多了。

  而刘老头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此时正是蒋青在和四个厉鬼战斗。

  蒋青和四个厉鬼的战斗,愈发激烈。不仅四个厉鬼都被蒋青打伤,蒋青自己也是多处负伤。当然,蒋青的这些伤,有一部分是被引雷诀弄出来的。

  这个时候,蒋青身上有多处被抓出来的抓痕,呼吸粗重急促,石潇给他的长袍,也被抓得支离破碎。

  四个死鬼中,红睡衣女鬼,身体透明了许多,显然是受伤不轻,此时正躲在一边寻找时机。学生装女鬼左手似乎受了重伤,已经不能动弹,只能用右手作爪状抓向蒋青。

  酷i√匠网k:首{/发2

  蒋青则用左手朝右边一捋,顺势用带电的右手作手刀状,穿透了学生装女鬼头部,这一下是从嘴里刺进去,由后脑穿出来的。随着一声带电的爆炸,学生装女鬼便销声匿迹了。

  打散了学生装女鬼,蒋青还没来得及将手收回来,背心便挨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出。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鲜血,只是他的灵魂手上较重,导致的体内能力喷涌而出,呈现出鲜血的样子。

  挨了这一掌,蒋青立即转身,准备对后面袭击他的鬼还击。当他转身时,却看到那赤果的男鬼,伸着双手朝他飞扑而来,双手皆成爪状。刚刚从背后偷袭蒋青的,其实是赤果女鬼,她在得逞后立即躲开,让出位置以便男鬼继续攻击蒋青。

  蒋青立即双手于下腹部处并拢,由下至上、由内至外的在空中,同时各划出一个半圆,将男鬼双爪挡住两侧,然后又快速抬脚,重重的蹬在男鬼下巴上。那男鬼顺势倒飞而出,竟直接穿过墙面,飞出屋去了。赤果女鬼见男鬼被踢飞,也跟着飞了出去。

  而先前一直躲在一边的红睡衣女鬼,此时见时机到来,也双手成爪朝蒋青身后飞扑,她是想效仿赤果女鬼,偷袭蒋青身后。

  可蒋青不是傻子,刚刚才吃了亏,怎么会再上这种当?他早已注意着身后,当红睡衣女鬼飞近时,突然一个半转身,迎着女鬼来势,一记左脚侧踢,踢在女鬼脸上。又趁着女鬼吃痛,还没有站住的时候,尚未放下来的左脚顺势朝女鬼踏出一大步,来到女鬼身前,带电的右手由上而下一掌,拍在红睡衣女鬼天灵盖上。

  “咚……啪啪啪”又是一个爆炸,红睡衣女鬼被打散。红睡衣女鬼可谓是偷鸡不成,倒蚀把米,不但没有偷袭到蒋青,反倒丢了性命。

  红睡衣女鬼被打散后,蒋青稍微有了几秒钟的踹息时间。4秒钟后,那赤果的男鬼女鬼,又穿墙回到了屋里。此时的男鬼,灵魂已经有一些波动,攀扶着女鬼,显然刚刚被蒋青踢的那一脚,让他伤得不轻。而女鬼则是恶狠狠的盯着蒋青,恨不得把蒋青嚼碎吞掉。

  蒋青主动出击,右手握拳,直直的冲向女鬼,双眼死死盯着女鬼的脸。而女鬼由蒋青眼神看出,他想攻击自己的面部,于是双手交叉在脸前,准备接下蒋青这一拳。

  一般人在出拳击打目标的时候,都会自然的紧盯目标,这也是女鬼判断蒋青将攻击她面部的依据。然而,令女鬼没有想到的是,蒋青并非一般人,他已习武多时,又有很多接头斗殴和跟王伟对战的实战经验。

  就在女鬼抬起双手,护住自己脸前,恰恰挡住自己视线的时候,蒋青步伐陡然一变,右脚点地,左脚朝右前方踏出一步,跟着一个向右转的背转身后,半蹲下身子,刚好绕过女鬼,处在男鬼面前。

  蒋青猛地站起身,同时一扭腰,以腰领手,左手一掌记住男鬼下巴。不出意料,赤果男鬼在女鬼的身后,被应声打散。

  打散男鬼后,蒋青立即朝后连续跳跃两步,拉开了与女鬼的距离,也因此躲过了女鬼补救式的一爪。

  女鬼站在蒋青,还在留念着男鬼先前存在的痕迹,她欲归无泪,缓缓地将双眼不上。突然,她睁开眼睛,瞪着蒋青,两个眼球已变成血红色。同时,她双手成爪放于身体两侧,掌心朝外,仰头利啸,长发飘向空中。女鬼似乎是因为,蒋青将男鬼打散而愤怒,一股凌厉的气势,瞬间由其身体迸射而出,逼得3米外的蒋青也不得不退后两步。

  当蒋青稳住身体,再看向那女鬼时,她已全身燃烧起幽蓝色火焰,一身气势极其可怕。

  “小子,快逃!她正在燃烧自己的灵魂,企图和你同归于尽!以你现在的势力,还不是她的对手!”已经久不说话的亚舒萨,突然喊道。

  蒋青似乎有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念叨一句“燃烧灵魂?”

  “对!用秘法燃烧自己的灵魂,可以暂时爆发出极强的实力,但时效一过,施法者将灵魂燃尽而亡。你现在打不过她,先暂避锋芒,等她时间到了,就自然而然的解决问题了。”亚舒萨快速说道。

  蒋青认为亚舒萨说得有理,正转身准备逃离,却不料他低估了那女鬼燃烧灵魂后的实力。一缕头发已经悄然偷袭而来,缠住了他的腰,让他无法遁离。这一缕头发正连接着女鬼的头皮。

  同时,女鬼又有更多的头发朝蒋青袭来。蒋青无耐,只得用手去抓那些头发,但意外的是,那些头发一旦碰到蒋青手上的电弧,当即就会有约20公分长化为灰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