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节 刘家安

  石潇对于蒋青这新的称呼,似乎并不在意,对蒋青解释道“这G3是档案解密码的代码,随机生成,有效时间为5分钟;2是档案司二楼;汉K是档案存放的行数,这个人的灵魂曾经被打碎过,在汉朝时经过重组而成的,排在汉朝重组的灵魂中第K行;06是档案架由下往上第6层;091就是在档案架这一层的第91号。”

  “那我们快去找吧……”蒋青急不可耐的说道。

  ☆l酷,匠}网永久q}免F费ci看小mc说{…

  石潇摇了摇头,对蒋青说“别急,我们要先去取档案解密码,只有5分钟时间,你等下。”说完,石潇又朝那查询处负责人走去,说了些什么,又在负责人的专用电脑上操作了一会,才从负责人那里得到一个卡片。

  那道卡片,石潇回到蒋青这里,说道“这卡片是张磁卡,是打开档案架的钥匙。要用G3那个代码,加上我在地府大殿的身份号码,在五分钟以内向查询处提出申请,才能在取到。如果申请的人很多,五分钟内不能拿到磁卡,可以在电脑上进行延时。这磁卡在三小时后就会作废,我们只要在3个小时内,打开对应的档案架,就可以了。”

  蒋青又愣住了,这档案司的信息化程度,还真是先进,保密工作,做得也够足的。

  石潇又挥了挥手,示意蒋青跟他走,同时还说道“你要查的档案在2楼。”随后便转身朝着楼梯所在的地方走去,蒋青也跟在他后面。

  来到二楼,蒋青看到,这些档案架就是一排一排的大铁柜,上面一格一格的很多小门,看起来就像大型超市入口处,用来存放物品的储物柜,只不过这些档案架要结实很对。在每个小门上有都有一个编号,和一个略吐出带把手的小装置,这个装置上方的侧面,有一个插卡口。

  找到汉K那一列,又跟着数过去,找到标有091号的小门。石潇将那张磁卡,从小门把手上方的插卡口插进去。随后听到那个装置里传来“咔”的一声轻响,石潇便拉着把手将小门拉开。这时候蒋青看到,这小门竟又3公分厚。

  拉开小门后,这个格子里是叠放得整整齐齐的纸质档案袋,占了格子的三分之一还多一点。石潇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取出了档案袋,转身交给了蒋青,说道“这就是这个灵魂最近四代转世的资料。”

  蒋青接过档案袋,看到上面果然用繁体字写着“自二十六起,至,二十九,未止”的字样。蒋青拿着档案袋,做了个深呼吸后,将档案袋打开,取出资料,直接翻看第二十九代的信息。

  当蒋青刚看了两行字,便开始头疼了,问石潇“怎么全是文言文?”

  “档案司把所有地球和幽冥的每一个人,每一次转世的资料,全都存放在这里,如果不用文言文写,你以为这里能放得下?”石潇没好气的说“拿来,我帮你看。”

  没办法,谁叫蒋青以前学习不好,尽管后来研习古书也能阅读文言文,但要通读一遍,还不翻字典的情况下就完全读懂,对于现在的蒋青可谓是天方夜谭。所以,蒋青只能眼睁睁的又将资料递回给石潇。

  石潇结果资料,倒是没有什么多的情绪,拿过来便看,时不时的还点点头。

  “老妖怪,快说说,她现在在哪里?”蒋青催促石潇。

  “别着急啊,听我给你讲。”石潇不急不缓的,给蒋青讲述了刘家安的消息。

  原来,当年刘家安被人抢走后,被卖到了河南,给一户人家的小儿子,当了童养媳。在这期间她也试图逃跑,回去寻找他的哥哥,但每次都被人抓回来一顿毒打,甚至还将她如养狗一般,拴在柴房里圈养。

  直到在她十四岁那年,被迫和那户人家的小儿子结了婚。可是,也许是她从小生活困难,是她正当发育长身体的年龄,却营养不良,又遭受如此苦难,导致她体质太差,一直怀不上小孩。于是这户人家,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将她卖给一个大户人家,做了丫鬟。

  因为刘家安本身五官生得极好,又在这十五岁个青春年龄,若不是曾经嫁过人,也会是个抢手货。

  在刘家安被那大户人家买去后,开始一段时间还算好,做做杂活。虽然主人家不会给他们这些低等下人多好的待遇,但至少是把温饱解决了。

  可是好景不长,十六岁的时候,由于她天生相貌姣好,现在更是让人欲望暗涌,让这家的男家主连同两个儿子,都是垂涎欲滴。终于在一天夜里,这家的家主对她当动了手,在她住的屋里,支走其它女佣后,将她侮辱。没几天,又是小少爷,跟着便是大少爷……

  这父子三人,有了第一次,便就会有第二次。开始的时候,刘家安还颇受三人的照顾。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事就被家主太太发现,连同两个少奶奶一起,是想方设法的琢磨她,要弄死她未止,但她又被老爷和两个少爷暗中保护,死又死不了。

  这样一来,刘家安可以说是生不如死。她继续待在这家吧,每天要遭受三个女人的琢磨,晚上还要被三个男人轮番侮辱、索要;想一走了之吧,却又没钱赎身,还被三个男人安排人监视着,逃也逃不掉,就连自杀都不能成功。

  这三个男人,也就是把她当成一个喜爱的玩具,绝对不会让她死掉或者逃走,但也不会为了她,跟三个正房女人闹翻。后来大少爷和二少爷,又纷纷娶了二房,这让刘家安的处境,更加变本加厉。

  一直到后来,战争爆发,这家人受到波及,家主和大少爷在外出购货的时候,被入侵的岛国军队枪杀。二少爷又整天无所事事,只会吃喝女票赌,更是抽上了大烟,一个家就这样被败了。

  刘家安原本以为,可以趁这家的势越来越小的时候,能找个机会逃走。却不料,二少爷为了筹集毒资,将她卖给了黑帮。之后,她又辗转被卖到天津,进了青楼,这一年,她二十二岁。

  也许是这么多年的苦难,已经让她麻木,成为青楼女子后,她似乎是认命了,也不再反抗。只有心里还始终有个信念,就是她的哥哥,这也是唯一成为她活下去的理由。

  多年的战乱,终于平息,和平终于来到。新的国家、新的思想、新的文化,让她终于过上了安稳的生活,活回了人样子。她也终于有了机会,开始寻找他哥哥的下落。可不管是自己去寻找,还是托人打听,却始终毫无音讯,也不知道经过了这么多年,她哥哥是否还尚在人家。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全国兴起了一场浩大的运动。也许是为了麻痹对哥哥的思念,也许是受到新思想的洗礼,她也积极主动的参与其中。

  由于她一生的经历,导致她对那些曾经显赫一时的财主、地主、达官贵人等等,都是格外痛恨的。她仇视他们,所以在这场运动中,只要是“有罪”的人,她都会毫不留情去惩罚、报复他们,也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罪”。

  在70年代初的时候,已经58岁的刘家安,仍然活跃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运动中。而这场遍及全国的运动,也越演越烈,发展成了武斗。

  刘家安在一次武斗中,头部受了伤,当时并没有觉得很严重,只做了简单包扎后,便一个人回了家。在当天夜里,她便出现呕吐,眩晕的症状。由于她一生的遭遇和经历,再加上对哥哥的思念,终身都没有再嫁过人。因此,在她情况恶化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她,直到五天后,她的尸体才在床上被人发现。

  在她的尸体被人抬出来后,人们从她紧握的手里,竟掰下了一个核桃。那是一个普通的核桃,但已经发黑,且光亮的外壳,说明这个黑桃已经有很多年的时间了。可是,谁也不知道她临死时,握着这么一个核桃,是什么含义。

  如果她哥哥,刘家和当时在旁边,就一定会认得这个核桃。那是在刘家安被人抢走的前一天,她哥哥在一个卖核桃的摊贩那里,偷来的两个核桃中的其中一个。

  刘家和当时偷来这两个核桃,全交给了妹妹,让妹妹吃了充饥。而刘家安则是偷偷藏在了一个身上,留着第二天再吃。只将另一个砸开跟哥哥分食,还骗刘家和说这是两个核桃里的一部分。

  就这样,那个核桃因为刘家安被人抢走,而也被一并带走。在53年里,这个黑桃成了刘家安对哥哥思念之情的寄托,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刘家安都会拿出来看看。即便是在多么艰苦的时候,她也绝不会让这个核桃受到伤害。

  在刘家安弥留之际,她将这个核桃拿出来,是因为这是她在世上,唯一思念的人,留下的唯一一件东西。她想在最后的时间,最后再看一眼,最后再思念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