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朱强没有再站起来,只是略微挣扎的趴在那里,右手右脚都扭曲着摊在地上。一小会后,朱强嘴里便喷出一大口鲜血,也不再动弹,唯有呼吸还在继续。

  “哈哈哈,朱强,你终于放弃反抗了?啧啧啧,你看你,非要弄成这样了,才肯放弃,何苦啊……”石潇见朱强趴在地上,不再倔强的站起来,便说“放弃了就好,趴着别动了,我会拿出你的灵魂带回去,至于你的肉身嘛,就留在这里吧……”

  见朱强没有反应,石潇便向他靠近,准备动手将朱强的灵魂,从肉身里取出。却就在离朱强1米的时候,朱强突然翻身,三支袖箭从他左手处射出,射向石潇。石潇的反应极快,身体立即向后一翻,躲过三支袖箭,起身再看朱强时,发现他已经靠左脚向洞口蹦去,而左手上还拿着一块石块。

  洞口的蒋青见状,立即站出来,意图堵住朱强的去路。

  “滚开!”朱强朝蒋青咆哮一声,便将左手的石块朝蒋青扔去。这扔石块的力道和速度,在石潇面前自然是只够擦痒,但蒋青面对他时,可就有点高难度了。

  在蒋青眼里,这石块来到是那么突然,那么迅速。只是一瞬间,石块便到了蒋青脸上,而他还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来。但让朱强没有想到的事,这石块直接穿过了蒋青的头,径直朝森林里飞去,而蒋青还愣愣的站在那里,什么事的没有。

  朱强见到这一情景,不得不怒骂蒋青一句“该死的灵魂体!”

  在朱强扔出石块的时候,石潇已伸出右手,朝他飞扑而来,欲将其抓住。但同时,石潇又见那石块朝蒋青袭去,急喊道“蒋青,小心!”

  就在石潇这一瞬间分神的时刻,朱强嘴角一扬,似乎他的什么阴谋得逞。正当石潇的右手掌,距离朱强后脑20公分,且分神之时,朱强突然一个转身,左手不知何时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黑色锥子状的东西,扎在了石潇的右手掌上,将其右手掌刺穿。

  石潇吃痛,立即收回右手,随即又用左手,迅速从腰间掏出一柄红色短剑。他反握短剑,用力一挥,便又快速收回短剑。而朱强,则是单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保持3秒后,颈部才出现一条血线,然后整个头颅朝背后落下……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蒋青依然还在原地,没有动弹、没有反应,他的思维,似乎还停留在先前朱强咆哮出来的“滚开”两个字上。

  在朱强身体倒下后不久,一个跟朱强长相一样的灵魂体,自朱强体内升起。石潇见此,立即用左手在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用瓶口对着朱强的灵魂,手上白光一闪,朱强的灵魂便被吸入小瓷瓶。然后,石潇又迅速瓶口塞进一个小木塞,将朱强的灵魂封印在了小瓷瓶里。

  做完这一切,石潇才感觉到了从右手传来的剧痛。他抬起右手一看,右手掌已完全变成黑色,而且这黑色还在继续向身体蔓延。

  石潇用左手拔下依然插在右手掌上的锥状物,仔细查看一番。这是一个长10公分,通体漆黑,样子同独股金刚杵有几分相像的锥状物,并散发着令人窒息一般的邪恶气息。而这气息,现在已经侵入了石潇的身体。

  很快,石潇便开始头晕眼花,再也不能保持站立,于是盘膝坐下,运转灵力与之抗衡。但他发现,这竟然一点用都没有,那黑气还在继续蔓延。于是,他又一次从腰间抽搐红色短剑,准备将自己的整只右手斩掉。

  可是,石潇似乎嘀咕了这黑气蔓延的速度,和它对自己身体造成破坏的能力。当他正要举起短剑的时候,短剑却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他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拿起短剑的力气都没有了。此时的石潇,眼神中透出了深深的绝望。

  站在洞口的蒋青,并不知道石潇发生了什么,但却看得出他此时情况不妙,危在旦夕,这正是蒋青等待多时的,遁离的时机到了。尽管蒋青知道此时若不走,将很有可能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但蒋青却并没有移动半步,他心里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这么做,这股力量似乎不允许蒋青见死不救,就此丢下石潇。

  此时的亚舒萨,更是不停的在抱怨、咒骂和催促蒋青跟快离开。但蒋青却做出了与之相反的举动,他朝着石潇走了过去。

  此时的石潇,已经虚弱得侧卧在地上,蒋青蹲在他面前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正当蒋青问出话的时候,那个封印着朱强的小瓷瓶,却毫无征兆的炸裂,一些星星点点的尘埃从里面飘散而出。

  “朱强使用秘法,让灵魂自爆了……”石潇虚弱的睁开眼,看了一下小瓷瓶,说道。随后,他又闭上双眼,向蒋青继续解释道“刚刚我一时分神,中了朱强的暗算。那个像金刚杵的东西上,有一种剧毒,叫‘黑曼陀’,既能腐蚀肉身,又能吞噬灵魂。它毒性极强,发作也极为迅速,极少有人能以灵力相抗衡。”

  “蒋青,你千万别碰到我的身体,否则你也会中毒的。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赶快离开吧。唉,真是大意了……”说完,石潇便头一偏,不再清醒,陷入了半昏迷。

  蒋青听闻石潇这番话后,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酸楚,也许是石潇正是因为担心蒋青,才一时分神而中毒,这让蒋青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负罪感。再加上蒋青心底里,那不允许他见死不救的一股力量,让蒋青原本挣扎的内心,终于有了决断。

  蒋青没有理会石潇后面说的话,直接伸出手按在石潇胸前。一股白色光芒,于蒋青手掌和石潇胸口之间的缝隙显现出来,慢慢的,这白色光芒将石潇笼罩。隐约间,还能看到一缕缕黑色的毒气,从石潇右手掌的伤口处,被逼退出来,漂浮在空中,渐渐消散。

  十分钟后,蒋青收回了白光。再看石潇的右手,除了手掌上有一个孔以外,再无其它异样。

  “小子,我TM给你说了别碰我,你也会中……咦?”石潇此时已清醒过来,还在为蒋青没有听从自己的劝告,而恼火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黑曼陀”已被全部清除,灵魂完全恢复,而蒋青也丝毫没有中毒迹象,于是话还没说完,便不由得惊咦一声。

  石潇随即又陷入沉思当中,不再理会蒋青。片刻之后,石潇自顾自的,将地上的红色短剑捡起来,插回腰间,然后向洞外走去。蒋青不明白其中缘由,便跟着石潇后面,也出了山洞。

  在森林之中,石潇走在前面,一言不发,蒋青在后面,时不时的问石潇的状况,却得不到回答。就在样,两人一路上没有任何交谈。

  许久,石潇突然停下脚步,背对蒋青,用一种极其平淡,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问道“刚刚为什么没有逃走?”

  蒋青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住,不知如何作答。

  石潇没有等待蒋青回答,而是直接转身,抽出红色短剑,指向蒋青“地府大殿上下十数万人,除了殿主以外,无人有能力在身中‘黑曼陀’后,还可与之抗衡。而你,却能为非自己的中毒者,完全治愈该奇毒。不仅如此,你的灵魂上,更是没有我地府大殿的印记。说!你究竟是谁?你与三号,是什么关系?来幽冥有何所图?”

  蒋青见此情景,哪里还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于是他飞快的在脑海里思索着,想找出脱险的办法。但在见识过石潇的实力后,蒋青在心中的各种假设、推演,都被逐一推翻。蒋青此时,似乎已是穷途末路一般,完全没有办法了。

  蒋青还不放弃,锁眉思索的时候,石潇又说道“蒋青!看在你也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说清楚你的来历、目的,我保你无事。否则,别怪我不讲情谊!”

  无奈之下,蒋青不得不将自己来幽冥界的原因和目的,详细的向石潇讲述了一遍,又在石潇的追问下,将自己得到古书和修炼秘术的事,说了一番。只是他依旧没有说出得到古书的真实情况,和隐去了亚舒萨存在的事实,只说是得到高人指点。

  r:酷匠m网Z永JM久=免费看w◎小e说

  “你所言属实?”石潇仍有怀疑的问道。

  “句句属实!”蒋青义正言辞。随后,蒋青为证实自己的话,又将净化术、引雷诀运转展示了一下。

  见此,石潇的语气倒是缓和了许多“恩……果真这样的话,你倒是个不错的人才。重情重义,又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炼到如此地步。”石潇又思索一番,说道“我倒是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你必须保证,对今天的事保密!”

  蒋青顿时觉得,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石潇若能帮他,那么进入档案司的事,可就简单了,于是连忙点头答应,生怕石潇反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