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之前亚舒萨的讲解,蒋青知道二厅的人,定然是实力不俗,而且他还走了狗屎运的,第一次遇见二厅的人,就是一个副队长,因此蒋青无意得罪。正当蒋青向放下战斗姿势的时候,忽然想到,既然演戏就应该演全,所以蒋青说道“我不认识你,请证明你的身份!”

  其实蒋青这句话,是经过三思的。先前,蒋青便问过“你是谁”,这就说明蒋青并不认识石潇;但如果后半句蒋青用疑问句“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的话,就很有可能暴露,因为蒋青并不知道执法司内部情况,说不定有每个都有证件,蒋青如果这么问,就说明他不知道有证件的事,所以蒋青改用祈使句,模棱两可的要求对方证明身份。

  果然不出蒋青的所料,石潇和善的笑了一下,便扒开胸前的衣服,露出自己的左胸。在石潇左胸心脏的位置,原本白净的皮肤上,随着石潇运转灵力,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图案,越来越浓,越来越清晰,如血红色的纹身一般。蒋青看见,这个图案是一个正释放光芒的太阳,在太阳里面是一对交叉的剑,剑的交叉点上,是一面盾牌。在图案的下方还有一行数字,共有十一位数——“03230310002”,蒋青知道,这一定是石潇在执法司的编号。

  也在同时,亚舒萨快速的向蒋青解释了这十一位数的编号,是如何组成的“那个03代表的是幽冥中第三大势力——地府大殿,2代表的是执法司,3代表第三局,031是第三十一队,0002则是代表他在三十一队里的地位——二号人物。而这个图案,是通过一台大型设备,在灵魂上做的纹身,在释放灵魂力量的时候,就可以显现出来。如果要修改,也必须通过相同的设备,若想要将之抹除,就必须进入轮回才可以做到。”

  蒋青听闻亚舒萨的述说,突然有了如坐针毡的感觉,特别是那句“二号人物”。随即,蒋青放下戒备姿势,脸上表现出十分的歉意,对石潇说“石副队长,刚才多有得罪,对不住了。”

  “呵呵,没什么,我常驻外面,所以你不认得我也是很正常的。这次也是获得有人将要闯入幽冥的情报后,寻着踪迹追回来的。”石潇笑道,又连问三个问题“你叫什么?逃走的还有多少人?朝哪个方向跑了?”石潇口中的外面,指的就是地球。

  蒋青指着先前那人逃走的方向,如流对答“我叫蒋青。有一人负伤逃走,朝了边去了。”

  “你也叫江&青?前些年,有个搞zheng治的女人,就叫江&青,后来恶行在外面被判了刑,来幽冥后又被判一次刑,至今还在地城没出来。”石潇回忆着对蒋青说。

  而蒋青则是额头冒着青筋,对石潇申明道“我姓蒋,草头蒋!是蒋,不是水工江!”

  “呵呵呵~反正都差不多……”石潇讪笑道。

  蒋青满头黑线,立即转移话题“那人逃走时间不长,又有伤在身,应该跑不远……”

  原本蒋青还要说“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以便自己脱身。哪知,话还没说出来,便被石潇插话打断“对!事不宜迟,你跟着我,可不能让他跑了。要尽量生擒,我还要从他嘴里得到更多情报!”

  无奈之下,蒋青被石潇带着,朝那人逃走的方向追去。这一路上,蒋青几次想找机会,就此遁去,却都没有成功,正在恼火的时候,亚舒萨对他指责道“你着什么急?沉住气,现在时机不对!那石潇是二厅的,你如果现在跑了,他定会怀疑你,然后满幽冥通缉你的。”

  “哼,你就知道说我。你看人家石潇,都说我是个男人,只有你说我像个娘们儿。”蒋青对亚舒萨即反驳,又略带炫耀的说道。当然,这是悄悄的说,没有让石潇注意到。

  亚舒萨有些鄙夷的嘀咕一句“瞎猫碰到死耗子……”后,便不再和蒋青说话。

  蒋青、石潇两人,在森林中追寻潜逃者,十多分钟后,发现潜逃者留下的踪迹,进入了一个山洞之中。

  石潇半跪在一簇草丛后面,剑指指向山洞,对蒋青说“嘘~别出声,那人就在洞里。”然后石潇又朝山洞望了望,开始布置战术“那山洞应该只有一个出入口,你现在状态不好,就守住洞口,断他的逃路,我自己进去擒他。你要注意,如果和他遭遇,你可以直接杀死他的肉身,但尽可能不要灭掉他的灵魂,这人留着有用。”蒋青也跟着半跪在石潇身旁,听着石潇的安排,时不时的点点头。

  说完,蒋青便又点头表示他已明白,石潇见状,挥了一下手,示意行动开始。

  两人躬身潜行到山洞口两侧,纷纷探头朝洞内观察。只见那壮硕男人,此时正坐在地上,倚靠着身后的大石,撩起上衣,对腹部的伤口撒着灰褐色的药粉,长刀就放于他脚边。而他脸上的伤,也已经用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条,草草包扎了一番。

  与此同时,两人还看清楚了,这个山洞并不深,的确如石潇所判断的,只有一个出入口,这对于那男人来说,已经是被布下了天罗地网。

  石潇也不啰嗦,立即便冲了进去。男人见石潇闯进来,立即丢掉药粉,拿起长刀,朝着石潇冲杀而去。

  蒋青非常忠实的听从石潇的安排,没有进洞,只是躲在洞口处,伸着头观望。因为蒋青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遁离机会,只不过他还要等一件事,就是石潇被那人所杀。石潇和那人的战斗,如果石潇胜利,出来时又发现蒋青遁走,一定会起疑,这样就对蒋青大为不利;而如果石潇战败,必定会被那人所杀,那么这时候离开,蒋青就会非常安全。

  但天不从人愿,洞内的战斗,很快便一边倒,那石潇如戏猴一般,将那男人耍得是团团转,可见石潇的实力之强。

  “朱强!还不束手就擒?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你们闯入幽冥的目的、你们组织有何所图,全都交待了,我保你灵魂不灭!”石潇大义凛然的吼道。

  朱强是气急败坏,却又因接连战斗后,体力和灵力都没有得到恢复,再加上负伤严重,此时是拿石潇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咬牙切齿的回道“哼!灵魂不灭,不正好被你们丢进地城?你想知道我们的秘密?做梦!”朱强态度极其坚决,似乎已报必死决心。

  话罢,朱强又举起长刀,朝石潇砍杀。石潇动作极快,朝自己左前方迈出一步,躬下身子,在朱强右手腋下一个转身,站定在朱强后方。不等朱强反应,石潇跟着又是一季右鞭腿,踢在朱强右侧软肋。

  “咔!”一声清脆的断骨之音,朱强右侧肋骨至少有三根骨折。

  朱强身子一卷,一个趔趄就跪在了地上。但他并没有因断骨之痛吼叫出来,而是咬着牙,快速站起来,提刀翻身,朝身后的石潇劈过去。

  石潇似早有准备,上身朝左侧倾斜,右手瞬间扣住朱强拿刀的右手手腕,略微向后一拉,将朱强的右手拉直,左手则是一拳,打在朱强右手手肘的外侧。

  “咔!”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朱强的右手肘关节,被石潇一拳打碎,右手前臂也因此反折于后,长刀也掉在了地上。

  正当朱强吃痛,尚未作出反应的时候,石潇又抬起右脚,狠狠的朝朱强右腿膝关节踩去。

  “咔!”朱强的右脚应声而断,膝关节完全扭曲。

  这一幕,让洞口观战的蒋青,也是汗毛炸立,背心发凉,心想“这二厅的人,不仅实力强悍,连手段也是如此震慑人心。”

  朱强用左脚朝后蹦跶了几步,便倒在了地上,尽管他败局已定,但眼神中依然流露出浓烈戾气。

  “怎么?还要负隅顽抗?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还不如让我带你回去,还能少受些苦头。”石潇再次劝说道。

  就在石潇劝说之际,朱强将全身最后的灵力凝聚出来,在左手掌上形成一个鹅蛋大的光球,隐蔽的藏于身下,见石潇并没有将注意力太过集中,于是迅速将光球朝石潇扔过去。

  这又一次让蒋青震撼,一方面是灵力的使用,可以如此千变万化;二方面是朱强的实力,在灵力枯竭的情况下,还能凝聚出一个光球,去偷袭石潇;第三方面,便是接下来石潇所展现出的实力。

  只见石潇并没有因朱强的偷袭,而有所慌乱,他只是挥了挥右手,轻描淡写的用手背,将偷袭而来的光球弹开。光球被弹飞到洞壁上,瞬间便产生了一次爆炸,碎石横飞,其威力要比手榴弹小一些,毕竟这已是朱强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灵力。

  朱强见偷袭失败,甚至没有对石潇造成任何一点影响,有一些灰心。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仅仅靠左脚站立,右手也耷拉在身侧,面目狰狞的盯着石潇。

  酷*匠r#网7》首d发

  石潇不再说话,而是以几乎瞬移的动作,一脚踹在朱强的左腹伤口处。朱强的身体也因此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洞壁上,又落在地上。而朱强腹部的伤口,也同时撕裂,鲜血沿着他倒飞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一条血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