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幽冥界里,不论是这里居住的人类,还是冥兽,都有着强大的实力。人类能更加高效的,从这方天地里吸取灵气,从而加快自己的修炼速度;但冥兽却不行,它们若只通过吸取天地灵气来修炼,其速度将会极其漫长,因此它们必须捕猎其它冥兽,或者人类来加快修炼的速度。

  同时冥兽的肉身极其强悍,生命力极强,繁殖能力也极强,这才保证了冥兽在自相残杀和被人类捕猎后,还能保持种群的数量。

  蒋青初来幽冥界便遇到噬魂狞豹,其强大程度让蒋青震撼无比。这也让蒋青错误的认为,那只噬魂狞豹是实力非常高等的冥兽,而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惊险逃脱,说明他自己也有一定的实力。正当蒋青自我膨胀的时候,亚舒萨却告诉他那只噬魂狞豹不过是实力垫底的冥兽,这让蒋青颇受打击。

  其实在幽冥界里,冥兽并没有明确的等级划分,有些冥兽出生时实力低下,却能在成长过程中,达到顶尖实力。因此,幽冥界只对冥兽的种族有着高、中、低等的区别,这只是因为不同冥兽种族,其实力提升上限有所不同。而噬魂狞豹,不过是中等冥兽。

  蒋青在陌生的森林里,跟踪着逃离的5个人的踪迹。虽然蒋青知道,如果被这些人发现,将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危机,但他仍想一探究竟,搞清楚那些人到底是幽冥本土的,还是地球过来的。如果是后者,那么蒋青更要探明情况了。

  随着脚印,蒋青小心的前进,当他又走出约300米后,前方再次传来一股血腥味,蒋青立即警惕起来。

  蒋青猫着身子前行,拨开前方杂草后,豁然又有3具尸体出现在他面前。其中1具穿着皮质铠甲的尸体,趴在一簇草丛里,头部被利器由头顶劈开至下颚部,脑浆挂在后背上;另1具穿着便装的尸体,被一支长矛穿透胸部,钉在一棵树上,他还握着长刀的右手则是在5米以外;在他的脚下,躺在又1具穿着皮甲的尸体,双手保持着紧捂颈部的动作,口鼻、颈部、胸前及双手全是血,显然他是被砍断喉咙而死的。

  这3具尸体流出来的鲜血尚未凝固,说明死亡时间不长。在不远处,两个人的脚印继续朝森林里延伸而去,说明另外两个活着的,继续朝森林里跑去,应该离此不远了。而从这3具尸体中,两人穿皮甲,1人穿便装来看,继续逃离的两个人里,至少有1个不是执法司的人。

  蒋青简单查看了一下3具尸体,便又跟随脚印的方向摸去。在大约50米外,蒋青再次发现1具尸体,他穿着皮甲,身体从左肩到右腋,被利器斩成两截,鲜血四溅。看来最后1个活着的人,是穿着便衣,与执法司为敌的人,而也应该受了不轻的伤,这一点从他逃走出,滴落在草叶上的血迹就可以看出来。

  蒋青犹豫了一下,心中暗道“要不要继续更进呢?说不定会遇到危险。”,蒋青在心里再三斟酌后,决定“那人受了伤,应该战斗力不强了,而且我只是去看看,并不招惹他,应没事。”

  旋即,蒋青又寻着血迹找去。毕竟这里死掉的1人,身体中还有鲜血向外流淌,所以那最后1人,应该就在附近不远了,所以这次蒋青格外谨慎。

  果然,还没有走出20米,蒋青便发现1人,躬着身半跪在树下,踹着粗气,表情痛苦。此人体型壮硕,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身体多处受伤,衣服都几乎被砍成了布条。而其中最严重的一处伤,应该是他左腹部的贯穿伤。此时他正用左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企图止血和缓解疼痛,但血液又从其指间流淌出来。他的右手反握着一柄长刀,杵在地上,让他的身体不至于倒下。那柄长刀刀刃上,清晰可见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缺口或是卷边,很明显,这是在他刚刚经历的战斗中弄出来的。

  由于此人是半背对着蒋青,所以他看不清此人的长相。于是蒋青打算从草丛里悄悄绕到那人的斜前方,想看清此人。哪知道,蒋青刚刚迈出腿,便将地上一根小树枝踩断,发出“咔”的一声响。

  “谁!?出来!”那人突然转身,对着蒋青所在的草丛喊道。

  蒋青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也就不再躲藏,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此时蒋青也算看到了那人的脸。那人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下巴上有些许胡渣,皮肤呈古铜色。他的左脸有一道伤口,由眉弓一直延伸到嘴角,鲜血未止,深可见骨,连左眼眶中的眼球,也被一并切开。

  蒋青刚从草丛里走出来,本想主动向此人示好,表示自己并无恶意。但却不料那人,根本不给蒋青任何说话的机会,提着长刀便朝蒋青杀来。这是因为,蒋青被这人身上的伤势震慑到,导致他忘记了一件事,就是这人刚刚才和执法司的人战斗过,并且同伴全部惨死,这人是唯一活下来的人,而蒋青此时穿着的,正是从死人身上拔下来的执法司制式皮甲。

  酷,}匠_《网J首发,+

  蒋青瞬间傻眼了,完全没想到那人上来便砍。蒋青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那人一刀结结实实的砍在自己左肩上,从左肩进右腰出,皮甲随即成了两半,跟着蒋青一起倒在了草丛中。

  那人并没多看蒋青一眼,只是担心随后还会有追兵到达。为避免被围攻而逃脱不掉,或是寡不敌众被擒住,他立即提着刀继续朝森林里逃走。蒋青则是倒在草丛中,双眼圆睁一动不动,断成两截的皮甲仍套在他的身上。

  “小子!你还要睡多久?快起来!”亚舒萨的骂声在蒋青耳边响起。

  闻言,蒋青慢吞吞的坐起来,双手在身上挨刀的地方不停摸索着,却发现仅仅是皮甲被砍成了两截,自己本身却没有受伤。对此,蒋青始终没有想明白。而他之所以在草丛里躺着不起来,完全是被那人吓着了。于是蒋青问亚舒萨“为,为什么他没有伤我?”

  亚舒萨没好气的答道“蠢货!你是灵魂体,怎么会受到普通物理攻击的伤害?”随后,亚舒萨又缓了缓情绪,解释道“他在砍你的时候,可能没注意到你是灵魂体,也可能是才经历了战斗,灵力耗尽。总之他没在刀上注入灵力,所以无法对你的灵魂造成伤害。”

  其实这也是幽冥之中,为什么没有人枪械等热兵器的原因。因为人在使用武器时,可以通过肢体与武器的直接接触,让一丝灵魂力与武器建立起联系,只不过普通人的这一丝灵魂力过于微弱。而修者却不同,不仅灵魂力强大,还能借此将对方的灵魂杀伤,甚至将其毁灭,化为空间中的无数尘埃。

  而这一切的关键,便是在武器击中对方身体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必须与武器直接接触,才能保持灵魂力和武器之间的联系。所以这些修者如弓箭、弩、枪械,甚至火炮等,只能对肉体造成伤害,而灵魂却不能。

  蒋青顿时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刚刚都被吓傻了。但是,我既然是灵魂体,那人为什么还看得见我呢?”

  亚舒萨有些抓狂的说道“你还真对得起别人叫你一声‘娘哥’,居然被吓成白痴了。在幽冥界居住的人,或者能闯进幽冥的人,哪个不是修者?哪个看不见灵魂体?”

  听到亚舒萨挖苦般的言语,蒋青尴尬得如姑娘般,一张脸绯红,也不再多问了。

  看着自己身上被斩断的皮甲,蒋青默默的将上半截脱下丢掉,只留下下半截遮羞。却就在这时,一直手突然搭在蒋青luo露的左肩上,同时从他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兄弟,你们一厅就剩你一人了?还连肉身也失去了。”

  蒋青赶紧转身看去,同时身体做出战斗准备的姿势。只见来人约二十四五岁,比蒋青略矮一点,身穿黑色短风衣,休闲裤马丁靴,星目剑眉,非常清秀。唯有他有些飘逸的过耳长发里,被刻意藏着却此时无意暴露出的,右侧耳朵少了半只,应该是很久前被人切掉的。

  蒋青不知来人身份,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愣住那里,看着此人。这个举动,再加上蒋青做出的战斗准备动作,恰巧被来人误会成战斗意识的体现。于是那人看向蒋青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赞赏,随即说道“以前,是我小瞧你们一厅的人了。尽快你们战斗力不足,却同样拥有血性。这都战斗到只剩你一人,连肉身都失去了,还能保持如此强的战斗意志,兄弟,你是个男人!”

  这人的话,让蒋青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炙热的眼神,却让蒋青菊花一紧。

  很快蒋青便在心里,分析出了这人一番话的由来。因为蒋青身上穿着的,是被斩断只剩下半截的执法司制式皮甲,又是灵魂体,才让这人误以为蒋青是执法司一厅派过来,追杀那群人的其中之一,也是仅剩的一个。所以蒋青认为,这人暂时不会对他有恶意,只要假借执法司一厅人员这个身份,又不引起他的怀疑,找个机会就可以脱身。

  蒋青看到,这人并没有穿执法司的皮甲,只是便装,于是问道“你是谁?”

  “我嘛……嘿嘿,执法司二厅三局三十一队副队长——石潇。”石潇笑呵呵的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