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不知多久以后,蒋青的脚尖触碰到了河床,然后渐渐的踩实。蒋青踉踉跄跄的从河水中走出来,一下子倒在地上,全身无力的,在河滩上蜷缩着,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上黑色的河水也慢慢流下。就在他刚刚上岸的时候,他的真气已完全耗尽,现在别说站起来,就是抬下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快看!他过去了!”

  f$更lv新@最@n快上{z酷匠网2~

  “这里能过去!我们也去!”

  “这小子是不是死了,在哪里一动不动的?”

  ……

  原本拍着长龙,等待通过奈何桥,观望蒋青行为的亡灵们,此时如炸开锅一般,传来一阵阵惊呼。他们当中有的在猜测蒋青是否还活着,有的则是很激动的准备效仿,只有少数还保持冷静,知道蒋青能游过去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

  片刻后,蜷缩着的蒋青突然在地方翻了个身,这仅仅是他体力稍微恢复后,想换个姿势躺在。但这一举动,却让对岸管网的人群,更加跃跃欲试。

  “他动了!快看呀!他动了!”

  “动了!动了!他还活着!”

  “他成功了!哈哈!既然有人成功了,那我们还等什么?”

  ……

  亡魂们一个个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嗷嗷叫。也不知是谁带的头,黑压压的人群便朝着忘川河水冲了过来。可接下来,冲在最前面的无一例外被黑水禁锢、哀嚎,在队伍中间部分的全都傻眼了,本想立即停下,却又被最后面还不明情况的亡魂们推向水里。

  这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景象,河水里无数倍禁锢者在哀嚎,河边上的要转身回去,却又被推回来,再后面一些,则是努力挤着、推着向河边赶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亡魂,还在原本排队的地方继续排队。

  蒋青在河滩上摆出一个“太”字,呼吸依然急促,却比先前要好了许多。他对对岸发生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似乎是睡着了。

  半天时间过去,蒋青才悠悠醒来。他睁开眼,呼吸已经平稳,感觉全身酸痛。原本他是想站起来,朝地府大门赶去的,却发现身体此时是无比疲软,只能在泥泞的地上再坐一会。

  这时候河畔拥挤的人群,已经散去,全都回去重新老老实实的排队了,只有边上的河水中,多出来密密麻麻无数的“新来者”。

  又过了一会,蒋青在慢慢爬起来,在高处原理忘川河的地方,找了个干燥石板,盘膝坐着。这地方除了他坐着的直径约半米的石板外,到处都是血红色彼岸花海,而蒋青则是坐在那里,运转吐纳术,恢复体力和真气。

  这其实是亚舒萨告诉蒋青的,在进入地府大门前,必须要将身体至少恢复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否一旦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他蒋任人鱼肉。

  3个小时后,蒋青略微感受了一下真气的恢复情况,却被大出所料的问亚舒萨“怎么这么快?我预计现在真气本该恢复到差不多两层,怎么却已经恢复到七成了?”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这幽冥世界,是相对于你生活的地球的一个独立空间。却又被某种不知道原由的力量将两个空间联系起来,让地球上肉体死亡的生物,其灵魂可以进入这里,而灵魂便是这里的生物,他们在这里又可以通过某种特殊的空间传送,在地球重新获得生命,这便是轮回。幽冥的生物本就是灵魂体,当他们死去,也就是所谓的魂飞魄散后,就会化为幽冥里的尘埃。这些尘埃虽说是灵魂被打散的产物,却依然蕴含能量。再加上幽冥空间的天地灵气灵力,相比地球,不知要充裕多少倍,所以你在运转吐纳术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吸收这些能量和灵力,这也就是你恢复得更加迅速的原因所在。”亚舒萨向蒋青说明了他恢复迅速的原因。

  又过3个小时,蒋青停止了吐纳术。此时蒋青体内积蓄的真气,不仅完全恢复,还超出了不少,可以说蒋青现在的真气量又上了一个档次了。

  其实亚舒萨是建议蒋青在幽冥多修炼一段时间的,难得有机会来到幽冥,自然要抓住机会。但蒋青却一心想尽快帮刘老头解决问题,不愿多耽误时间。更何况他的肉身尽快有五行阵保护,却也没有消除被野鬼夺走的风险,所以蒋青希望能尽快赶回去。

  蒋青起身,快速向地府大门跑去。已经通过奈何桥的亡魂们,此时都看见,在血红花海中,一个少年正在luo奔,尽快这些亡魂自己有一样。

  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蒋青便跑到了距离地府大门差不多一百米的位置,他匍匐在花丛中,远远地观察了一会。

  蒋青看见,所谓的地府大门,其实就是由黑色石头砌筑而成的城墙,如长城一般。在城墙的这边,只有漫山遍野的彼岸花,而另一边却是茂密的森林。在城墙上开出一个拱形大门,无数赤luo着身体的亡魂,全都经过拱门去到城墙的另一边。只有在门两侧站立着的两个守卫,穿着皮质铠甲,这是蒋青进入幽冥以来,第一次看见有穿衣服的人。

  蒋青见到有卫兵把守城门,怕会有麻烦,于是问亚舒萨“等会我怎么进去?”

  “走进去!”亚舒萨没好气的答道“他们又不会盘查你,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或者在这里惹事,他们是不会管你的。你只要和这些亡魂一样,跟着走过去就行了。”

  蒋青无语,这起身走进人群,随着人群朝城门走去。

  当蒋青走到近处,看到城门上方刻着两个字“地府”,而门两旁的守卫则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如雕像一般,没有过问从这里经过的任何人。

  亚舒萨突然对蒋青说道“小子,别到处看,会引起守卫的注意的!你看你周围的这些亡魂,都是双眼无神,你也学着那样子,就不会有问题。”

  此时,蒋青终于也发现了,他周围所有的亡魂都是目光呆滞,没有任何一个去留意身边的景色,更没有说话或者发出声音的,全都如行尸走肉般,朝着城门而去。于是蒋青赶紧学着这些亡魂,跟在队伍里,只是偶尔小声问亚舒萨“他们怎么会成这样?在过奈何桥之前都还好好的啊?”

  亚舒萨又向蒋青解释道“奈何桥上的时候,他们都被封印了心神。等进入幽冥世界,这些亡魂会被经过审判,如果没有被判如地狱的话,就会被送往轮回城。在轮回城里,如果没有人接引他们,他们就被送入轮回。而只有被打入地狱的,和被人接引的亡魂,才会被解除封印。”

  蒋青又问“那么那些被接引的,会去哪里呢?”

  亚舒萨随即详细的向蒋青解释、介绍了一番“幽冥世界极大,这地府大门只是入口,进去后会先到达被称为共称为阴司四城的第一座城,叫审判城,每一个到幽冥的亡魂,都会在审判城里的审判司接受审判。审判城又与另外三座城相连,分别是轮回城、地城和人城。轮回城是让亡灵进入轮回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特殊的空间传送阵——轮回阵。地城则是由幽冥界上层们专门修建的,用来惩罚在地球上作恶的人的亡魂,也就是常说的地狱所在地,那些在审判司被判下地狱的亡魂,都会被直接送到这里,即便有接引人,也不得离开。而人城,是四座城的最高一级,统管其余三城,那些被人接引的亡魂所去的地方,他们可以从这里进入广袤的幽冥世界,开始新的生活。当然,那样有人接引的亡魂,也可以选择进入轮回。”

  “在人城里,还有一座地府大殿,地府大殿里又有三个司,分别是档案司、法制司和执法司,三个司都统一受地府大殿总司的管辖。档案司是专门实时记录地球上每一个人的形状,和一生善恶行径的,他们为亡魂审判提供证据。法制司是制定或修改亡魂审判,所依据的律法的,同时也管理审判城所有审判事务。执法司的主要任务就是执行,他们管理着地城和轮回城,也有时候会派人去地球捉拿那些欲图逃脱审判的亡魂恶灵。”

  “执法司势力极大,人数众多,个个实力强悍,在阴司四城里充当警%察和军%队的双重角色。执法司下面又有三个厅,一厅负责阴司四城的治安和防御,三厅负责监管执行地城和轮回城的一切事务。而那二厅是最神秘的,捉拿逃犯、外驻监视、出去与外敌战斗等等,全都是二厅事。”

  “我们现在经过的这地府大门,这里的守卫便是隶属于执法司一厅。而我们这次要去的,就是档案司,也就是很多相传称之为为‘元神殿’的地方,只有这那里才能查到刘家安的消息。”

  蒋青听完亚舒萨的叙述,对这阴司四城也有了初步了解,但心里却也有了更多疑问“这亚舒萨究竟是什么人,对幽冥如此了解,绝不是仅仅来过而已。以后定要想办法探查一番。”

  很顺利的,蒋青便跟随其他亡灵,穿过地府大门,进入了一片森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