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就是那里!小子,快进去!”亚舒萨的声音突然响起,蒋青知也没有犹豫,直接朝着那通道飘去。

  穿过通道,蒋青并没有什么奇特的感觉,他只是视线扭曲了一下,便从通道的另一侧出来。刚一出来,蒋青便发现,自己竟然是赤身luo体。于是问亚舒萨“我的衣服呢?怎么没有了?”

  “|哈哈,别害羞。”亚舒萨答道“在地球上,你的灵魂体看似有衣物,其实只是幻觉。在这里你就如出生的婴儿,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啊。等你以后实力够强大了,可以用灵力幻化成衣物。”

  听闻,蒋青无可奈何,便不再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只是会不自觉的用手遮住一下敏感部位。

  在这里,天空中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没有夜晚,也没有黎明,任何时候,天空都是昏暗的,犹如黄昏一般。在这里,蒋青发现自己作为一个灵魂体,无法再漂浮起来,和在地球上活着的人一样,只能在地面上行走。

  蒋青走在一条青石铺成的小径上,两边除了一种血色的花朵,便不再有其它任何植物。漫山遍野的血红色花朵,在蒋青眼里,是格外刺眼。

  最$新!章&"节上酷UN匠v_网5

  这时候,亚舒萨用沙哑的声音,对蒋青说“你脚下的路,这就是传说中的黄泉路。任何一个人,只要灵魂离开身体,便会有通往这里的空间通道打开,如果没有及时进来,通道很快又会关闭。而没有进来的灵魂,将会成为地球上四处游荡的鬼魂。”

  “你看到的这些血红色的花,便是那传说中的彼岸花,一直到忘川河畔,你都只能见到这一种景色。只有通过地府城门后,你才能看到其它东西,而那地府城门,其实就是进入幽冥空间后,从空间通道到达真正的幽冥世界的大门。”

  “在幽冥世界里,实力强大的人不在少数,但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飞行。而新来幽冥的人,绝大多数实力都是垫底。并且,要想在幽冥界定居,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实力本身强大,二是幽冥世界上层有关系。否则但凡新到幽冥的人,要么被审判后打下地狱,要么就会被送入轮回。所以在幽冥世界里,你必须低调,以你现在的实力,在这里几乎没有你能得罪得起的人。”

  亚舒萨似乎知道蒋青心中现在有很多疑惑,对他一一解释,而此时蒋青也算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认识。但旋即又问亚舒萨“你似乎对这里很了解,你来过这里吗?”

  “恩,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来过一次两次而已。”亚舒萨不愿多说,只敷衍了一句。见此蒋青也不再多问,便朝着亚舒萨给他指引的方向走去。

  蒋青在这望不见尽头的黄泉路上,大约走了5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条河,而此时路上的人也多起来。在这一路上,果然如亚舒萨所说,血红色的彼岸花是这里唯一的景色。而现在出现的这条河,便是传说中的忘川河,漆黑如墨的河水足有1公里宽,有无数灵魂在河水当中挣扎。

  在忘川河的河畔,依然是一片血红色,黑色的河水犹如血红大地上的一道疤痕。唯有一座石头砌筑的拱桥,连接了忘川河的两岸,这就是奈何桥。奈何桥的桥头,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它被称之为三生石,三生石旁又是一座又石头砌筑的高台,那是望乡台。在奈何桥的另一边青石小径的尽头,隐隐约约的能见到在血红花海里,有黑色石头砌筑而成的城墙,那便是地府城门所在的地方。

  在这里,有很多人在奈何桥前排着长龙,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三生石前看着上面的信息,又上去望乡台最后看一次地球上的亲人,最后通过奈何桥,朝着地府城门的方向走去。而这些形形色色排着队的人,什么样子都有,有的在吵闹,有的在哭泣,有的很低调,有的又很张扬……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和蒋青一样,不论男女老幼,全身都是一丝不挂。

  正当蒋青准备上去排队时,却被亚舒萨的声音阻止“别去!那些都是人死后的亡灵,当他们通过奈何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小子不想再回去的话,就从那里走吧。”

  蒋青冷汗瞬间流下,问亚舒萨“那我要怎么过去?”

  “但凡从奈何桥经过的亡魂,都将被幽冥记录在案,不得再回头。而要想进入地府后,还能回来的话,就不能从奈何桥走。看见忘川河了吗?那里面挣扎的亡魂,就是企图不经由奈何桥到达地府城门的亡魂,只不过他们自身实力不够,又没有地府所发的特别通行证,所以才被禁锢在河水之中,受尽折磨,将达千年之久。”亚舒萨向蒋青解释道“而你要想过去,也要从忘川河里游过去。只要不从奈何桥过去,就可以在幽冥定居,甚至重回地球。”

  蒋青又问“那我岂不是也要被禁锢在忘川河水里?”

  亚舒萨回答“有可能。不过你可以运转真气,再加上我的一丝力量注入,在你身上形成一层保护罩,有七成的几率是可以通过的。”

  “七成吗?看来风险还是不小啊……”蒋青在心中暗道“但我都已经到了这里,难道要调头回去?再说,已经答应了刘老头,我必须过去!”

  蒋青又想了想,问道“特别通行证是什么?”

  “那是幽冥发给一些人,回地球去执行任务的通行证,可以不经奈何桥,而是通过幽冥里一座传送阵过去。”

  随即,蒋青了然,也不再多说,便离开人群,朝着忘川河边走去。走近忘川河边,一眼望去,如墨汁一般的河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亡灵,在河水中只露出头手,似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拖住并撕咬他们,一个个尖叫、惨嚎着,想要挣脱出来,却又徒劳。

  蒋青见此情景,全身打了一个寒颤。但他清楚,他不能退缩,所以又整了整衣领,鼓起勇气,朝河水中走去。

  “快看!那人想游过去。”

  “呵呵,傻子!”

  “又来一个不怕死的。”

  “或许,这人有什么办法可以过去,看看再说。”

  ……

  众多排队等候从奈何桥走过的亡魂,纷纷看向蒋青,议论起来,但没有一个去阻止他或支持他的,全都是一副观望的态度。

  站在水边的泥地上,蒋青能感受到河水透出的丝丝凉气。蒋青深吸一口气,迈出左脚,当他的脚尖与河水接触的一刹那,一个极其深寒的气息迅速传遍他的全身。蒋青瞬时一个寒颤,随之而来的便是脚尖被冻得发痛的感觉。

  “小子,你也想被禁锢在里面吗?”亚舒萨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要想下去,先运转真气!”

  蒋青听闻,立即收回左脚,运转起真气。当真气混合了亚舒萨的一丝力量,慢慢将蒋青包裹后,蒋青才再次朝河水伸出脚尖。这一次,依然还是极其寒冷,但却明显比上一次好了很多。

  很快,蒋青就全身进入河水中,朝着对岸游去。深寒的河水,让蒋青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使得他即便是在游泳,也不停的打着寒颤。如果此时蒋青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河水中,有着一股股数不尽的黑色气息,正朝着他的身体侵袭,但每当接触到他的皮肤,却又被蒋青体内的真气所驱散。

  这黑色气息似乎有着智慧,发现蒋青是一根难啃的骨头,便开始由数股或数十股不等的气息,拧成更加强大的黑色触手,从漆黑如墨的水下向蒋青攻击而去,欲将他缠住。但当触手一旦触碰到蒋青之时,便如触电一般,迅速缩回。这依然是蒋青体内真气起的作用,这股混合了亚舒萨一丝力量的真气,正牢牢的保护着蒋青。

  也许是蒋青正专心的向前游着,也许是他根本就被这深寒的河水冻得麻木,竟对水下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丝毫察觉。

  这些被禁锢的灵魂,一个个面孔狰狞,双手如柴,全身都被这墨汁般的河水侵成黑色,不停的嚎叫着。而蒋青此时也身在其中,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无数亡灵的嚎叫声,顿感震撼和恐惧。

  每当蒋青经过一个被禁锢的灵魂时,这些灵魂都会伸出手想抓住他,让他成为这些灵魂脱困的踏脚石,或者成为他们的一员。每当这个时候,蒋青都会小心的避开他们,或是挡开他们伸过来的鬼爪。不多久,尽管蒋青已经对此格外小心,他上身的皮肤依然被这些亡魂撕扯得出现道道血痕,肩上、后背、脸上到处都是,尤其是两只手臂。

  蒋青的身体因寒冷而颤抖,真气因黑色触手的不断袭扰而不断流失,伤口也在隐隐作痛。在寒冷、触手和亡灵的三重攻击之下,没用多长时间,蒋青便顿感压力。渐渐的,蒋青开始有些体力不支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他感觉他的身体越来越重,正慢慢下沉。

  蒋青前后看了看,现在经游过了一半,于是他对自己说“坚持!一定要坚持!我不能被禁锢在这里!”蒋青咬牙坚持着,朝河对岸游去。

  就在蒋青与自身的疲劳做着斗争的时候,亚舒萨说道“小子!坚持住!你的真气再过不久,将会耗尽。如果你不能在真气耗尽之前,到达对岸,你将被禁锢于此长达千年!”

  蒋青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