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蒋青的答话,李斌是两眼一翻,又要昏过去,王伟则是被逗得开怀大笑。只有张小琴不满的撇了蒋青一眼,这并不是说明张小琴站在李斌这边,而是因为她太过善良,觉得李斌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不该取笑他。

  ;j看正Tl版~章)节K上》酷r匠)、网

  “娘哥,你们别再吓唬他了。”张小琴白了蒋青一眼,又转头问李斌“李斌,你怎么在这里?你……还好吧?”

  李斌见张小琴还是那么温柔,一下子坐了起来,又想了想,答道“额……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说着又朝张小琴的身子靠了靠,卖萌装可怜的说“小琴,我全身都痛,帮我揉揉……”

  听到这话的三人,瞬间都傻眼了,这人也TM太奇葩了。

  李斌见张小琴没有反应,问道“小琴,你怎么了?”然后又伸出手,正欲抚摸张小琴的脸庞,却被王伟眼疾手快的捏住了手指,“啊!痛,痛,药哥,痛!断了!断了!”李斌又一次惨叫。

  相对于李斌而言,王伟手上的力量极大,被他捏着手指,有种瞬间手指被捏得粉碎的感觉。

  “你药哥我不痛!”王伟狠狠的甩掉李斌的手,面露凶相的说道“李斌!听好了!小琴虽说善良,但却不蠢,你若再敢打她的主意,我捏爆你的第三条腿!”。这次张小琴出奇的没有阻止王伟。

  “不,不敢了……”李斌捂着受伤的手指,惊恐的答道。

  没有多说,几人站起身来,准备重新上路,只有李斌跟着后面,一瘸一拐。

  不得不说李斌这小子的运气,还真是好到爆棚。因为在红衣女鬼眼里,他就是一只待宰羔羊,迟早都会被宰,又因为在树林幻觉中逃离蒋青他们后,红衣女鬼的注意力都在蒋青、王伟身上,所以李斌并没有遭到厉鬼的追击。而后又因为蒋青击杀红衣女鬼,破除了幻阵结界,他也因此逃了出来,只不过他仍受到了厉鬼邪气的侵蚀,再加上极度恐惧,所以神志不清,浑浑噩噩的便来到了这里,又恰巧和蒋青三人相遇。蒋青在扇李斌耳光时,因为愤怒的情绪引发了一瞬间的白光,又机缘巧合的清除了李斌体内本就不算多的邪气。

  “娘哥,你怎么了?”张小琴见蒋青一个人站在一旁,也不动身,表情古怪,于是问道。

  “没,没什么。刚刚扇他耳光的时候,扇得太激动,把手扇痛了。”蒋青撸了撸嘴,指向李斌。其实蒋青并不是扇痛了手,而是在思考如何触发那白光。

  这时候,也许李斌是害怕王伟和蒋青再对他不利,于是上前讨好王伟“药哥,其实,我看你和小琴才是最般配的,呵呵。我之前是自不……”

  话没说完,王伟和张小琴便同时怒目相向,吓得李斌瞬间住嘴。

  “滚!死一边去!”王伟对李斌怒骂一声,李斌极其利索的将自己移出他们的视线。

  这莲花山惊情五日游,让一行几人行李丢失不少,身上所带的钱财,也所剩不多,在离开村子的时候,又被蒋青“抢”去,全都硬塞给了陈大娘,以示感谢。也只有李斌身上剩下些许零碎,被王伟和蒋青逼着给所有人买了饮料解渴。而现在身无分文的四人,又不得不步行回家,当然蒋青和王伟两人倒是越走越有精神,而张小琴走累了,自然有王伟背着,倒也开心得很。唯独跟在后面,一瘸一拐的李斌,本就体力无下限,又在半山腰被蒋青二人揍了一顿,现在还被王伟要挟着,将最重的两个背包全挂在他身上,这让李斌是酸爽得连死的心都有了。

  顶着烈日,经过4个小时的徒步行走,终于回到了C市南区的主城区,将张小琴送回家后,蒋青、王伟二人便拿着自己的背包,各自回家了。只有李斌趴着地上,如死狗一般一动不动。

  “蒋——青——!王——伟——!”李斌在心里怨恨的一字一句的呐喊着“你们现在得意吧!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蒋青回到家,母亲不在,他进浴室好好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把自己丢在沙发上,吹着电风扇,遥控着电视。而蒋青却心不在焉,在沙发上努力参悟这白光的使用方法。

  夏季天气说变就变,很快就暗了下来,大风吹得路边上的垃圾漫天飞舞,不时还有闪电在天空划过,似有暴雨将至。

  “……昨日,我市发生一起多车连环相撞交通事故,导致一辆油罐车起火爆炸……事故造成3人当场死亡,16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今天下午,1名伤势严重的伤者在医院救治无效死亡,目前事故造成总死亡人数已升至4人……”电视播放着新闻,蒋青却一点也没在意。

  1小时后,母亲回来了,同时还有一个女人,也一起来到蒋青家里。这个女人姓黄,年龄和蒋青的母亲年长1岁,是她超市一起工作的同事,蒋青见过几次。而这次黄姓女人来蒋青家时,头上却是裹着纱布,满脸憔悴,眼神中似乎还对某件事心有余悸。

  进屋后,蒋青立刻懂事的让出沙发,又给母亲和黄姓女人倒了开水。二人最下后,便开始聊起来,蒋青也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黄姐,昨天医生说了,你这伤要注意休息,这几天你就在家休养身体,不要到处跑了。”母亲对黄姓女人关切的说道。

  “哎呀,大妹子,你不知道,昨天那车祸太吓人了,我一个人在家,想起来都害怕,睡着了又做噩梦,那油罐车爆炸的声音,现在都还在我脑子里转。我这才来找你聊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就不那么害怕了……”黄姓女人诉苦般说道。

  “唉,听说昨天那场车祸非常惨,有个人被活生生烧死……”母亲极其同情车祸遇难者。

  “就是,昨天不是我运气好,那油罐爆炸的时候,一块被炸飞的铁皮,只是从头顶划过的话,我都见不到你了。”黄姓女人后怕不已的述说着“还有那油罐爆炸时,喷出来的火焰被前面一辆货车挡住了的话,我都不知道会被烧成什么样子……”

  原来这女人就是昨天多车相撞事故中的伤者之一,当时她下班回家,走在人行道上正巧遇到这次车祸,却幸运的只是头皮被划伤,裙子被烧了个洞。虽然躲过一劫,却心里极其恐惧,以至于留下了心里阴影。

  蒋青听着两人的聊天,是在提不起什么兴趣,便一个人在旁边吹着电扇,冥想这。

  “咔嚓——轰!”闪电划过天空,随之而来便是一声雷鸣巨响。黄姓女人听着这雷鸣之声,吓得瑟瑟发抖,恨不得找个防空洞躲起来。每一次雷声响起,黄姓女人的身体便会随之震颤。

  “这,这雷……怎么一直……打啊?跟那油罐车爆炸的……声音一样,太吓人了……”黄姓女人颤抖着,都快哭出来。

  “咔嚓——轰隆!”

  “啊——!”忽然又是一声巨响,吓得黄姓女人捂着耳朵,尖叫着从沙发上掉到了地上。

  蒋青的母亲见状,心里也急了,想要出言安慰,却又不知说什么好,最后一边扶起黄姓女人,一边对蒋青喊道“青!快去看看,这雷打了这么久,这么还不停?”

  蒋青本在沉思中,被母亲的话打断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一身“哦!”,随后起身朝窗前走去,刚到窗前,他便反应过来,问道“妈,我去哪里看呢?”

  “你这熊孩子!我要知道还用问你?!”母亲没好气的骂了蒋青一句,蒋青顿时汗颜。

  蒋青怕再被躺枪,也不敢在家里多呆,趁着现在雨还没有下下来,刮着大风又比较凉快,便出门溜达去了。

  一个人在街边闲庭漫步,吹着风,看着漫天飞舞的塑料袋,蒋青甚是无聊。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天空中开始一滴一滴的雨水落下,渐渐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街上熙熙攘攘的几个人也开始奔跑起来。

  “现在不管是跑,还是不跑,我都会被淋成落汤鸡,反正都这样了,就淋着吧。”蒋青心里想着,似乎认命般的淋着雨,继续走着。可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刚刚想这些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颗电线杆下面。

  “咔嚓——咚!”一声巨响,蒋青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了。

  “快!有人被雷劈了!快去救人!”迷迷糊糊中,蒋青似乎听到有人在喊着。

  雨水打着身上,大风呼啸而过,有点冷……不多时,蒋青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躺在地上“刚刚怎么了?我怎么躺在地上?”蒋青心里满是疑问,慢慢坐起来,看着40米以外一个大叔正朝自己跑来,当看到蒋青又坐了起来,那大叔也停在了雨中,两眼瞪得滚圆。而蒋青也更加迷茫的看向了那名大叔。

  “咔嚓——咚!”一声巨响,蒋青脑袋里再次一片空白。

  “好热啊……怎么有股焦臭味?雨水真凉快啊……”蒋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心里随着身体的感受想着。

  “轰——轰,轰!”又是三道雷电落下。

  远处站在雨中的大叔,口中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冒,冒烟了……”

  “什么东西糊了?像是肉……”蒋青继续在心里想着,慢慢的,他又一次坐了起来。

  远处的大叔,则是呆愣了10秒,转身便逃,一边逃还一边喊“快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