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节 心愿

  蒋青默默的走出房门,朝着刘老头的方向走去。原本蒋青并没有打算要打扰刘老头,但却当他走近时,刘老头却慢慢睁开了眼,问道“醒了?”

  “恩。你……现在怎么样?”

  “暂时死不了。不过,若两个月内不想法恢复元气的话,就回天乏术了。两个月以内,我还能想办法支撑一下。”刘老头异常淡定的答道,完全不似在说他自己。

  “这次谢谢你了,不是你的话……”

  “别说那些扯淡玩意!”正当蒋青向刘老头道谢时,却被刘老头打断,似乎他的怪脾气又上来了。而后,刘老头又问道“你是不是心中尚有疑问,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不要命的帮你们?”

  “恩!”蒋青点头回答了一声,变将自己的疑问问出“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老头呵呵的笑了笑,便向蒋青一一道来:在刘老头心中,一直都想将那片林子里的鬼妖解决掉,为附近的村民消除潜在的隐患。无奈自己能力有限,终以失败告终。然而,在之前陈大娘前去寻他之时,他便已经感知到那片林子里的邪气已然消失,后又得知前因后果,猜测一定是蒋青将之除掉,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事,故而对蒋青三人还以善报。

  K%看Zv正版◇章节*,上◎酷¤z匠网:

  同时,刘老头毕竟已93岁高龄,又修炼却并未得道,自知时日不多。故借用此次对蒋青等人的帮助,为自己增添阴德。他又也猜测蒋青身后定有高人指导,此等高人,是他只可结交而不能得罪的,因此他便主动想结下善缘。

  最关键的是,刘老头尽管已是古稀之年,在人世间却仍有心愿未了,那便是他的妹妹。虽然刘老头知道,找到妹妹或她的葬身之地,已是几乎不可能,但此事已成为他要继续活下去的执念。在大半个世纪里,刘老头也尝试过很多次,借助道术去寻找妹妹。但当初妹妹被人掠走后,有关他妹妹的一切都没有被保留下来,哪怕是一根头发、或是一件衣服等,毕竟那个年代也确实没有东西能留下,这也让刘老头所学的道术,没有了用武之地。

  而刘老头这次与蒋青的邂逅,让他冥冥中感觉到,这是一次机会,或许他能有机会通过蒋青身后之人,以更高等的道术,在没有被寻之人所留线索的情况下,将人找出来。也或许他更能寻得增加寿命的办法,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他这一生的心愿。

  蒋青听闻刘老头的自白,也总算放下了心,这刘老头虽然有所图,但也并没有心存歹意。但随后蒋青又陷入了两难之地,从他内心而言,是愿意帮助刘老头的,但是以蒋青现金所学,他又怎么帮得上呢?更何况,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打算将橡树仙的事,告知刘老头。

  蒋青思量许久后,答道“我师傅早在几年前就外出云游去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每次都是他来找我的。”蒋青没有将事情告知刘老头,只是编了一个谎言,然后继续说道“刘大师,我这次回去后,会尽量想办法寻找我师傅,让他帮帮你。但是如果没有找到……”蒋青没有继续说下去。说这番话时,蒋青心中暗暗决定,回去后定要认真专研古书,帮刘老头了却心愿。

  “叫什么刘大师!叫我刘老头就行了。”刘老头憋了蒋青一眼,随后叹息道“唉……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蒋青原本还想向刘老头询问些有关道术上的问题,但却想了想,觉得这事若问了,并不妥当,容易叫刘老头察觉他更多的秘密,于是便罢了。也在此时,刘老头见他们二人已无话可说,便打发蒋青“好了,小伙子,我要继续调理一下身子,恢复一下元气,你去吧……”。说完,刘老头便自顾自的闭上了双眼。

  蒋青没有反对,独自除了院门,去村里闲逛去了。

  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闲逛中,蒋青发现,这清晨的小村子依山傍水,景色秀丽,虽谈不上世外桃源,却更有“古道西风,小桥流水”的感觉,俨然是一幅水墨山水画。于是蒋青远眺山涧,闻着乡间泥土的气息,笑叹一声“小生尚未婚娶,却觅得一处终老之地啊,哈哈!真美……”

  “小蒋,睡醒了?”陈大娘的声音从蒋青身后传来。

  “恩,醒了。我帮你挑菜,陈大娘”蒋青回头,看到陈大娘挑着两筐最新鲜的蔬菜,便主动上前帮忙。这些都是陈大娘在家地里种的,刚刚才被陈大娘从地里采摘回来。

  蒋青挑着蔬菜,跟在陈大娘身后,回了院子。此时刘老头已经不再打坐恢复,而是自行沏上一壶茶,悠然自得的翘着二郎腿,在原来的石桌前品着,嘴里还哼着京剧,似乎把自己命不久矣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蒋青放下菜,又帮陈大娘烧水煮了早饭,才去将王伟、张小琴二人叫起来,五个人就院子里的石桌上吃了早饭。依然是白粥咸菜,却是这几天来无人吃得最香的一顿饭。早饭吃过,蒋青三人便辞过陈大娘和刘老头,向山下走去,因为他们通过陈大娘得知,山路在今早已经被修通了。临行前,蒋青心中突感留恋,他似乎非常享受这这乡下平静的生活,还有那淳朴的陈大娘……

  走在下山的路上,那是回家的路,三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有心的欢笑,虽然才时隔几天,却也是久违。

  就在三人嘻嘻哈哈下山时,路旁一个草丛中突然发出一阵响动。三人走进一看,竟是李斌蹲着里面,谁也不知道这几天他是怎么过来的,也只能说他或许是好运吧。李斌似乎受惊过度,全身都在哆嗦,从头到脚邋遢不堪,双眼还带着浓重的黑眼圈。连他的神志似乎都有一些不太清醒。李斌一见到来人,也不管是谁,急忙往身旁的树后躲,如受惊的小猫一般。

  “呵,只顾自己开心了,把这孙子给忘了……”王伟对身旁二人说道。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蒋青捏了捏拳头,也不啰嗦,冲上去便将李斌拖出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暴打。王伟也不示弱,运动鞋一个劲的朝李斌脸上招呼。顿时,李斌便抱着头,在地上哀嚎打滚。

  张小琴平时就是一个乖乖女,哪见过这种阵仗,被吓得不轻,但随后又于心不忍,毕竟曾经心中是有李斌的,尽管在危难时刻被李斌无情出卖。稍微思索,张小琴便上前劝阻,奋力将蒋青和王伟拉开。

  “小琴,难道你现在还要偏袒这孙子?”王伟不解的问道。

  张小琴看了一眼李斌,只见他满身鞋印,整张脸上都是鼻血混杂着眼泪和鼻涕,双手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不断哀嚎。

  “药哥、娘哥算了,毕竟他是我……同学,我们四人又是一起来的,别打了……”张小琴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王伟似乎非常在意张小琴的感受,于是如下这口气,对蒋青说道“娘哥,你看……咱们已经教训过他了,就……算了?”

  蒋青恨铁不会成钢的瞥了王伟一眼,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作罢。

  张小琴见两人都不再发难于李斌,便准备转身将李斌扶起来,却被王伟挡在了身后。王伟要伸手去拉起李斌,却发现他惊恐之情更胜,一旦王伟的手碰到他,李斌便如同疯了一般,手脚乱晃,将王伟的手打开。

  蒋青见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火中烧的吼道“让开,我来!”

  蒋青一个箭步,冲上去就给了李斌一耳刮子,又像拎着一只猫一样,把李斌提了起来。蒋青看着面前李斌的脸,仍不消气,又是一脸好几个耳光扇在李斌脸上。但隐约间,蒋青似乎看到自己扇在李斌脸上的右手,若隐若现的又闪了一下白光,如果在李斌脸上打出来的火花一般,而王伟张小琴二人却并没有发现。这有些出乎蒋青的意料,那到白光似乎能随着蒋青的情绪被激活。

  就在蒋青还在发愣时,张小琴又上来意图劝解,还没说话便看到李斌的模样,两边脸颊肿着,满是血污,已然昏迷。

  “娘哥,你,你,你,你把他打死了?”张小琴的声音因为惊恐,变得有些颤抖。王伟闻言也是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坏事了。

  “没有,他还有呼吸,只是晕过去了。”蒋青的话,却是非常平静。他在说这话时,心里也在揣摩,是刚刚白光显现的时候,李斌才晕过去的。话不多说,随手一丢,便把李斌扔在草堆了里,大有转身走人之意。

  王伟此时心想“这李斌身体单薄,不扛揍,要是真被娘哥打出个什么问题,闹出人命,那可就麻烦了”于是上前对李斌查探,发现这小子还真晕过去了,连忙和张小琴一起又是掐人中,又是浇冷水。

  三分钟过后,李斌是终于醒过来,看着黑着脸的蒋青,胆怯的问道“我在哪?”

  “火葬场!你诈尸了!”蒋青没好气的甩给他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