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没有说话,只思考的一瞬间,便点头站起来,同刘老头一起,朝着里屋走去。进到里屋,只见张小琴趴在王伟胸前,哭成泪人了,泪水将王伟胸前沁湿了一片。而王伟依然昏迷不醒,气息又较之前更加微弱,体温又渐渐的升了上来,正处于低烧和高烧之间。

  刘老头走到床边,拍了拍张小琴的肩,说道“妮子,快起来!我们或许还有一个办法能救他,这是最后的希望了,你快起来!”

  张小琴听到这话,立即停止了哭泣,红肿的双眼又顿时有了神采。她站起身来,看了看刘老头,又用询问的目光盯着蒋青。蒋青还是没有说话,只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刘老头又对张小琴叮嘱道“你在这间屋的门口守着,不要让人进来。等下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保持镇定,不要打扰我们。”

  张小琴重重的点了下头,便默不作声的守到了门口,也不时的观望里面的动静。

  刘老头和蒋青二人来到床前,将王伟扶起来盘膝坐于床上,又用两床棉被让他靠着不至于倒下去,保持着坐姿,只是脑袋却是耷拉在一边。刘老头又让蒋青也在床上,和王伟面对面的盘膝而坐,然后双手合十。

  刘老头又取出一根红绳,跟前一晚系在王伟和张小琴脚趾上的一样。他把红绳的一端,系成一个绳套,套在蒋青合十的双手上拉紧;又用红绳的另一端,将王伟双手也捆在一起。这样一来,这根红绳便将蒋青、王伟二人联系了起来。

  随后,刘老头又在两人身后各贴上一张符咒后,对蒋青说道“我要开始了,你准备好。”

  蒋青并不说话,只肯定的点了点头,以作为对刘老头的回应。

  张小琴则是站在门口,静静的观看着,期间她也告诉了过来的陈大娘,里边又在做法,让陈大娘不要打扰。

  刘老头左手从包里摸出来一个青花的小瓷瓶,大约比风油精瓶子稍微大一点,只是不是透明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刘老头去下瓶塞,口里念起口诀,同时用右手捏成剑指,对着小瓷瓶不停的比划着。不多时,一股黑气从瓶口升起,那是一团阴气,比之前刘老头试探蒋青时的,要浓郁得多。

  刘老头用剑指指引着那股阴气,慢慢的向床上两人靠拢,最后落在两人之间的红绳上。待阴气在红绳上附着好后,刘老头别迅速退开,在床前的地上盘膝而坐,双手落在丹田处,口里继续念叨在口诀。

  此时的张小琴,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刘老头念叨了一阵口诀后,又拿出一支香点燃,用双手十指交叉,伸出两边的食指,夹着那支香,指着红绳上的黑气,继续念着口诀。忽然,刘老头的手动了一下,红绳上的黑气也跟着动了一下,于是刘老头便用这样的方法,指引着黑气在红绳上来回移动。

  他先使黑气慢慢靠近蒋青,待黑气即将触及蒋青双手时,蒋青的手上便会泛起白光。见此,刘老头又会指引黑气朝着王伟移去,意图引出那道白光。但当黑气远离后,蒋青手上的白光便随即消失。见此,刘老头也不气馁,反复尝试着。

  刘老头反反复复的尝试了很多次,结果每次都一样,一旦黑气远离,蒋青手上的白光就会随之消失。蒋青看得,也是暗暗心急,心里反复念道“快,快呀!快出来啊!”

  张小琴在门口,更是看得惊诧不已。

  又过了许久,那道白光或许是领悟了蒋青意图,也或许是对那股黑气不厌其烦,突然间,蒋青身上是白光大作,从蒋青的双手,快速向红绳上的黑气蔓延。

  刘老头见此,心中吼道“就是现在!”,随即眼疾手快的将黑气指引向王伟,瞬间没入王伟双手,由其皮肤渗透至体内。那道白光也紧随其后,进入到王伟体内,顿时让床上的蒋青、王伟二人以及中间的红绳,都被耀眼的白光所包裹。

  张小琴此时,瞪圆了双眼,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惊叫出声。而刘老头盘坐在地上,也是被吓呆,朝后面倒去。

  片刻后,王伟竟坐直了身体,抬头对着天上,面露狰狞,双瞳血红,喉咙里传来低沉的吼叫“啊……!”。很快,他大张的嘴里也传出白光,双眼也变成了两个光洞,明显这些白光,都是从他体内传出的。

  持续了几秒钟,白光便开始暗淡,从王伟体内经由红绳,又回到了蒋青那里,渐渐的消失不见。而王伟也一头倒在棉被上,闭目踹息着。蒋青见王伟又一次倒下,以外王伟依然昏迷着,便立即扑上去,拼命的来回摇动王伟,并使劲呼喊“药哥!药哥!……”

  “别摇了,快散架了……”王伟虚弱的声音传来,蒋青也停下手上的动作,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对王伟笑道“药哥!恭喜你,又回来了!”。门口的张小琴也跑过来抱住王伟,喜极而泣。

  “噗!”坐在地上,用双手在身后支撑身体的刘老头,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脸上毫无血色,低声说道“低估了……”,话还没说完,便倒在了地上,踹着粗气。

  刘老头太低估了蒋青体内的那股力量,由于释放出的那股黑气较强,在白光冲入王伟体内时,没有及时收回自己的灵魂力量,也没有来得及斩断自己与黑气之间的灵魂联系,在黑气被那道白光瞬间消灭后,遭到了不小的反噬。

  蒋青见状,立即从床上跳下来,扶起刘老头,急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刘老头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有些虚弱的答道“没大碍,休息一下就好。”随即便爬起来,扶着墙出了屋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坐下来。

  蒋青见王伟已经脱险,只是还比较虚弱,并无大碍,便也退出屋去,将空间留给王伟和张小琴二人。

  来到堂屋,见刘老头已经在桌前,端着碗陈大娘先前就已经张罗好的稀粥,呼哧呼哧的喝起来,蒋青也就不再多问什么。而陈大娘见蒋青出来,又上去嘘寒问暖的,了解情况。

  “没事了,陈大娘,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蒋青微笑着对陈大娘说道。

  陈大娘闻言,又见到蒋青神情自若,笑容满面,便知道王伟是救回来了,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总算落下了。便拉着蒋青在桌前坐下来吃点东西,她又端了两碗稀粥和一些菜到里屋,给王伟和张小琴两人送去。

  1a最,新章/n节上D‘酷i}匠网;s

  而此时,已是下午大约3点钟了,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折腾,五个人都是疲惫不堪,吃过粥后,五人便各自寻了个地方睡去。王伟和张小琴一起睡在陈大娘的床上,当然他们只是单纯的睡在一起;陈大娘去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刘老头躺在太师椅里,仰头张嘴的睡着,哈达子都流了出来;蒋青则是趴在两根并排的长条凳上睡着了,手脚都掉在了地上。

  深邃的黑暗中,蒋青又见到了那12根粗大的铁链,铁链的中央,亚舒萨被禁锢于此。突然,亚舒萨抬起头,动作虽说轻微,却也带动12根铁链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亚舒萨远远的盯着蒋青,眼神似乎能穿透一切,看得蒋青毛骨悚然。而后亚舒萨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吓得蒋青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后退。

  突然,蒋青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下坠……

  “咚——”

  “哎呀!”蒋青清醒过来,坐在地上低声自语“原来是做梦啊,吓我一跳。还害得我掉在了地上。”蒋青原本是趴在长条凳上睡着的,现在却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屋外树梢上,偶有一两只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

  蒋青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其他人。刘老头坐在院子的一张石头桌子上打坐;陈大娘不在家里,估计是出门做活去了;王伟和张小琴还在呼呼大睡。

  蒋青此时看向刘老头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这老头已然知道了他的一些秘密,这不得不说对他是个潜在的威胁,如若这老头有心的话,蒋青必定中招。可这个老头,又是王伟和张小琴的救命恩人,不仅救了二人性命,更是为此付出代价,让他自己的生命现在都不敢保证了。刘老头为他们一行人付出这么多,或者说是为了蒋青的秘密,以如此代价来换取,值得吗?

  如果这刘老头果真如他自己所说,并没有什么所图的话,他倒是真可以说是一个圣人,而这样的人,真的有吗?但如果这老头确实是别有用心的话,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又是图的什么呢?或许这老头也有着什么秘密吧。

  思考一番后,蒋青得出了这两种可能,可他该如何选择呢?最后他的理智占据上风,他选择相信这老头是有所图谋的。但这样的选择,让他在情感上,又该怎么面对刘老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