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许久,刘老头的背心已被汗水湿透,他的身体明显较之前虚弱了许多。而蒋青此时,也不比刘老头好多少。

  终于,王伟脚趾上那股黑雾凝聚出来了,慢慢的顺着红绳,被牵引向纸人,只是这个过程中,那团黑雾有着更加明显、更加强烈的挣扎,全力抵抗着将它牵引向纸人的力量。就在黑雾走到红绳三分之二的位置时,却不再前进了,而是来回僵持着,刘老头见状,也是心里暗道不妙。随即端过一旁的那碗朱砂水,咬破自己的中指,滴了两滴在水里,用手指搅了一下,便朝着黑雾锁着的红绳泼洒而去。顿时,红绳上发出“嘶”的一声,冒出了白烟。

  受到这一袭击,那团黑雾竟有些分散。分散的黑雾,一部分被吸引进了纸人,大部分仍在红绳上挣扎,是明显有些无力。而又一丝细微的黑气,重新回到了王伟身体里。

  刘老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忙继续吟唱口诀。不多时,红绳上的黑雾便被吸进了纸人,纸人也同样是随之变黑。刘老头跟先前一样,剪断红绳后,用桃木剑穿着纸人,将之点燃。幽蓝色火光再次出现,只是这次的噼里啪啦声中,不再是女鬼的惨嚎,而是夹杂了众多厉鬼的痛呼。

  随着纸人被烧毁,王伟也是瞬间睁开眼睛,翻身侧卧,张着嘴要吐东西出来,可3分钟后什么也没有吐出。王伟又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不多时,便又闭上双眼,昏了过去。

  刘老头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仍旧握着桃木剑,也是大口喘息着。他看到王伟的状况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咽下一口唾液,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朝身后的蒋青说道“停了吧……”

  蒋青听闻,是直接脱力的倒在地上。门外的张小琴,也是跌跌撞撞的来到门边,朝里面张望。

  此时的天边,已然泛起了鱼肚白。半日一夜持续不间断的法事,让刘老头迟迟缓不过气来。他看向依然昏迷中的王伟,眼里充满的失望和无奈。

  片刻后,蒋青坐起来,看了看王伟,又看向刘老头,问道“怎么样了?”

  刘老头摇了摇头,说道“我老头子,尽力了……”。缓了缓气,刘老头又解释道“有股邪气,已经侵入……他的灵魂……本源,我法力不够……,拔不出来……唉,这个娃娃……可惜了……”

  蒋青明白了刘老头的意思,也是满脸失望,可又心有不甘的问道“没其它办法了吗?”

  听着两人的对话,张小琴扶着门,泪眼婆娑。

  刘老头没有再答话,盯着蒋青,无奈的摇着头。蒋青此时,犹如掉下了万丈深渊。

  门外的陈大娘扶着张小琴,还有留守的另外两人,全都进了屋。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也都很是泄气。尤其是张小琴,已哭成了泪人,让人无比怜惜。

  半小时后,王伟已被人抬到了床上,张小琴守在他身边,倾述这什么。蒋青原本也想守在好兄弟身边,却见到张小琴的模样,又不忍打扰,便坐在堂屋的凳子上歇气。陈大娘送走另外两人后,因为天色一亮,便到厨房张罗些吃的,毕竟大家都累了一夜。此时也就只有刘老头还在堂屋里陪着蒋青。

  刘老头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蒋青坐在长条凳上,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格外凝重。终于,蒋青率先打破沉默,问道“我朋友……还有多少时间?”

  刘老头答道“最多还有……”,说到这里,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伸出了三根手指。

  蒋青眉头紧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默默叹道“三天吗?我最好的朋友,还剩三天了。我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他的父母?”

  旋即蒋青又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们在森林里所遭遇的一切,问道“我不明白,在森林里的时候,明明我们几人都惨死在那女鬼手上,我胸膛被洞穿,张小琴被一块块撕下皮肉,而王伟更是被十多个厉鬼抓得血肉模糊,连肋骨都从后背里扯了出来。可我后来醒过来后,发现我们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只是他们两一直昏迷不醒。这是为什么?”

  刘老头闭起双眼,整理了一下思绪,叹息一声后,向蒋青徐徐道来“我刚来这村子的时候,也进过那片林子,本想将里面的厉鬼收掉,却没有成功,也因此,我知道了那个女鬼的一些事情。”

  “那女鬼,原本也是可伶之人。当时还是清朝嘉庆年间,她本是穷苦人家出生,被逼无奈嫁给了一个财主做小。可那财主的正房,嫉妒他年轻貌美,又担心她将来分财主的财产,就暗中设计陷害她。先是找人害死了她父母还弟弟,又花钱雇来一个市井之徒,里应外合的对她下了迷药,将她迷jian,又被大太太设计引来财主,来了个‘捉jian在床’。于是财主一气之下要将她关进猪笼。后来她被一个丫鬟偷偷放走,回道娘家时,才发现父母还弟弟早已被人害死,便一个人跑到那片林子里躲了两天。那两天里,一个人躲在山上,每每想起父母、弟弟都已不知道,是泪如雨下,终于是万念俱灰,就在那水潭寻了短见。”

  “因为她本就怨念极重,又是投水自尽,死时还穿着一身红衣。所以死后入不得轮回,成了一只极其厉害的厉鬼。只是不知为什么,一般水中溺亡的人,灵魂都会被禁锢于水中,而她却没有,反倒是盘踞在水潭旁边的森林里,以吸收日月大地的灵气、迫害进入森林的人来修炼。渐渐的,她的一身阴气便转化为了邪气,她也从厉鬼变成了鬼妖。”

  “之后,她又用邪气在那片林子里布下封印,也就是结界。让闯入的人会被迷惑心智而产生幻觉,进入他的幻觉之中。而凡是在幻觉中死掉的人,灵魂也无法逃离,变成她的鬼奴。”

  “而他施加在你们身上的伤害,也不全都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只不过她伤害的,是你们的灵魂,而不是肉身。这种灵魂上的伤害,轻则终身体弱多病,重则当场魂飞魄散。而当灵魂虚弱到崩溃边缘时,她就会将灵魂抓住,炼化她的成鬼奴。这也是为什么你们醒来时,会感觉头痛的原因,那便是灵魂受损。”

  “一般来说,灵魂受损是很难恢复的,即便是能恢复也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我上次进去,虽然侥幸逃了出来,却是灵魂受损得严重,用了8、9年时间才恢复过来。而你……”说道这里,刘老头停下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蒋青的灵魂,会恢复得如此之快。

  沉默了片刻,刘老头接着说“小伙子,我知道你身上有着不小的秘密,你身后必有高人,要不然你们是不可能逃出来的。”

  酷0c匠网首发

  蒋青听闻,心里一紧“被这老头知道了,难道他现在想图谋不轨?”,想到这里,蒋青心里提高了jing惕,而随后刘老头说的话,又让蒋青稍微放心。

  刘老头用手指拈了拈自己的山羊胡,笑道“小伙子,不用这么紧张,我并不窥视你的秘密,我都这把年纪了,能有几年好活啊?你这些秘密,就算我弄过来,又有什么用呢?我只是想结个善缘,为自己多积点阴德罢了。”

  蒋青虽说放心了不少,但也没有彻底放下戒备,万一这老头就是欲擒故纵呢?

  刘老头又继续说道“我昨天在屋外,对你做了一番试探……所以我知道,你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位绝世高人。”他将昨天试探蒋青的过程告诉了蒋青。

  蒋青听闻,是心惊肉跳,心里后怕不已。要不是他身体里有着一股未知力量,他被人暗害了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得,看向了自己肩部,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然后他又想了想,心想“这刘老头所说的高人,莫非是指的……橡树仙?恩,应该是,那本古书就是他传给我的。”蒋青是暗暗点头。

  刘老头见蒋青并没有说话,又道“小伙子,关于你的那些事,你不愿说,这我理解,我也不会对此有任何窥视,你大可放心。”刘老头给蒋青吃了一颗“定心丸”后,又叹息道“唉,只怪我资质愚钝,当年学艺不精,你朋友的事,我是真尽力了。而且我现在也是大伤元气,三个月内,若不能恢复的话,我也将命不久矣。”

  蒋青闻言,再次震惊,他心里对刘老头的怀疑,也开始动摇起来。

  不时的,从里面的屋子传来阵阵“呜呜……呜呜……”的哭声,那是张小琴的声音。蒋青和刘老头两人听到这哭声,心里都是一阵酸楚,再次陷入沉默。

  突然,刘老头两眼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小伙子,现在也许只有你能救他!”

  蒋青惊诧,没有插话,等刘老头下面的话。

  “昨天我试探你的时候,你身体里释放出一股力量,瞬间将那一丝阴气化解。也许你能用这方法,把他救回来!”刘老头连忙说道。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蒋青一连茫然。

  刘老头思索片刻后,说道“没关系,我帮你。我会再用阴气施加到你身上,引出你身体里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