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节 做法事

  刘老头毕竟是快成精的人了,很快便从蒋青眼中,发现了一丝异样,那是蒋青对他的警惕,但却什么也没说。

  而蒋青呢,还要依靠刘老头来医治王伟、张小琴二人,所以也没有任何行动,只是暗暗观测者刘老头。

  “好了,各位都知道我也算是道士了,现在要救治这两个娃娃,唯一的办法就是做法驱邪,清除侵入他们体内的邪气。所以请大家帮帮忙,帮我准备一只活的大公鸡,一盆清水,还要多准备点钱纸和大米。我先回家取点东西,一会就过来,你们先准备着。”刘老头站起身,对几人说道。刚要动身,又叮嘱了一句“在我回来之前,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说完便离开陈大娘家,朝山上走去。

  很快,在刘老头走后,屋里的几人便忙碌了起来。去自家院子抓鸡的,去井边打水的,去米缸打米的,干什么的都有。而陈大娘,则是挨家挨户的向他们要来钱纸,毕竟刘老头说了,要多准备钱纸。蒋青也看得出,陈大娘为了王伟和张小琴,也是尽心尽力了。

  没要多一会,刘老头吩咐众人准备的东西,都已齐备,大家都又回到屋里,等着刘老头回来。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过去,刘老头却还没有来,蒋青开始担心,怕那刘老头一去不复返,于是将心中的担忧,向陈大娘问出“陈大娘,你说那刘老头会不会不回来了啊?”

  “不会,那刘老头虽说脾气怪,但却很守信,而且很乐于助人,是个典型的面冷心热的人。”陈大娘向蒋青解释道。蒋青没有说话,但心里依旧有些担心。

  又等了20分钟,刘老头终于回来了,身上斜挎着一个鼓鼓朗朗老式的军用挎包,背上背着一柄桃木剑,左手拿着一面铜锣,右手拿着锣锤。

  看了下他要的东西,众人都已准齐全,其中找来一麻袋的钱纸,和装了一水桶的大米。于是一边放下铜锣,一边问道“没动他两吧?”

  “没有。”陈大娘答道。

  然后刘老头又进屋去查看了一下两人的情况,发现两人的体温现在已恢复正常,出来对屋里的人说道“他们暂时不发烧了,趁着药性没过,我们赶紧。”说着便将屋中间的桌子搬到一边,腾出地方。又从包里取出朱砂放在一只空碗里,倒上酒化开,取出毛笔蘸了些,便在堂屋中间的地面上,画着某种符号。这这符号中心的位置呈“井”字,周边围绕在一圈一圈的螺旋线条,形成了一个大大圆,直径大约有1.5米。

  做完这些,刘老头又指着堂屋中间的图形,对几人说道“把他们都他出来,放在这中间。”

  几个人便随之动了起来。蒋青和一个大叔率先将王伟抬出来,脚朝门的方向,平放在圆形图案中间略靠左的一边,以便给张小琴也留个位置。陈大娘和另一个大娘跟着也把张小琴抬了出来,紧挨着王伟,也平放在圆形图案上。

  几个人从圆形图案里退出后,刘老头又端起那碗朱砂水,用毛笔蘸了后,分别在王伟和张小琴的双手臂弯处,画下某种符咒。画完,刘老头又取出几根削尖的筷子,分别插在中间两人的周围地面上,如同五角星的五个角。陈大娘家的地面,其实都是泥土的,并没有铺地板砖或者用混凝土硬化,所以削尖的筷子还是比较容易cha进去。

  蒋青看得出,刘老头此时正在布置这某种阵法,只是他完全不懂这阵法中的奥秘,以及该如何使用。

  插好筷子,刘老头又拿出红绳子,将五根筷子一根根连接起来。之后他又摸出五张画好的符咒,用煮熟的米饭将之一一粘在两个筷子之间的红绳中间。之后搬来两根长条凳,并排放在王伟和张小琴的脚前。又在包里找出两个用黄纸剪成的小纸人和一根缝衣服用的针,用针分别刺破王伟的左手中指和张小琴的右手中指,各取一滴血,分别沾在纸人的头部后,将纸人放在了长条凳中间。又取出两根更粗一些的红绳,脱掉王伟的左鞋和张小琴的右鞋,将两根红绳的一端分别系在两人的大脚趾上,而红绳的另一头,分别拴在对应的纸人身上。这两个更粗的红绳,明显与之前的红绳不同。

  刘老头将铜锣放在纸人的左边,摸出一叠符咒放在了纸人右边,又取过两只空碗,分别倒上清水,放在了长条凳的两端,把装了大米的桶,放在长条凳左侧的下方,顺手的位置。

  随后又转身抓过公鸡,麻溜的掐破鸡冠,等血流出后,再拔取鸡毛,每次只三根,沾上鸡冠血后,贴在张小琴的额头,又拔三根沾上鸡冠血后,贴在王伟额头。丢掉公鸡,再取一只大碗,出门装上沙土回来,放在长条凳前面的地上,从包里摸出一串不长的鞭炮递给一位大叔道“去门外点了!”说完又指着钱纸对蒋青说“跪在门口,人在内,面朝外,烧钱纸,我法事做多久,你就要烧多久,不能停,知道吗?”

  “恩!”蒋青答应了一声,便照做去了。

  刘老头见准备妥当,便从包里取出香烛,一边点一边对其他几人说“都出去,我不叫你们,谁都不能进来。”

  (0酷3匠√网*永久免a费看#小#说

  闻言,剩下的几人都转身朝外走去,门口的鞭炮声也在此时响起。刘老头点燃了香烛,插在盛满沙土的大碗里,回头看了看,除了蒋青以外的一干人等,均已站在了门外,而蒋青也按他说的,跪在门口烧起钱纸。

  一切就绪,刘老头将桃木剑握着手中,又看了地上躺在的两人,嘀咕了一去“两个娃娃,我开始了,你们也要挺住啊……”

  刘老头在香烛之前,盘膝坐着地上,口中念念有词的唱着某种口诀,左手拿起锣锤,敲了一下铜锣后放下,又抓了一把米撒向二人;右手握着桃木剑,串着一张符咒,在点燃的香烛之上来回转圈。他每吟唱一段口诀后,便会敲一下铜锣,又撒一把米,很有节奏。而桃木剑上串着的符咒,会在香烛的烘烤之下,不一会便会燃烧起来,符咒烧毁后,刘老头又会在桃木剑上重新穿一张上去。

  就这样,一直持续着,直到香烛烧尽后,刘老头又换上新的,继续做法。蒋青在门口一张一张的烧着钱纸,门外众人纷纷探头张望,却又不敢进来。不知过了多久,蒋青跪在门口,已是冷汗直流。外面的天色已暗下,渐渐的又黑透了,而里面的法事却是一刻没有听过。

  大约到了深夜,张小琴的全身开始颤抖起来,王伟的身体也紧随其后的颤抖着。刘老头见状,也是加快了节奏。

  又持续了许多时间,张小琴右脚大拇指上系着红绳的位置,出现了一团黑雾。黑雾似乎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牵引着,顺着红绳慢慢向纸人引去。当黑雾触到纸人时,那纸人又似乎又着一股吸引力,将黑雾尽数吸进纸人之中,而黄色的纸人,也随之变成了黑色。

  刘老头见状,急忙用桃木剑按着那只黑色的纸人,又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剪刀,剪断系着黑色纸人后张小琴的那根红绳。再用桃木剑将黑色纸人穿起,在蜡烛上点燃。顿时一道幽蓝色火光出现,不停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响声中还若有若无的听到女鬼的哀鸣。

  随着那只黑色纸人被烧尽,张小琴也瞬间睁开眼睛,翻身侧卧,片刻后终于是吐出一口似乎一直堵着她咽喉的浓痰。张小琴一下子脱力一般,又倒回地面,大口大口的踹息着,嘴里还小声哼哼道“头好痛……”。从张小琴的眼神不难看出,此时的张小琴已然清醒过来。

  “快来人!把这妮子带出去!”刘老头吼道。随即又少了一道符咒丢在右手边的水碗里,对进来的人喊道“端去!让她喝了!”

  陈大娘二话不说的已经冲了进来,扶起张小琴,朝门外而去,在经过刘老头身前时,顺手端走了那碗烧了符咒的水。而张小琴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脑子的疑问,却因为身体的虚弱,又什么也没有问,便跟着陈大娘一起走出去。只是在她出门的时候,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仍旧没有醒过来的王伟。

  王伟此时,依然躺在地上的圆形图案里,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刘老头见来人已经出去,便又继续先前的行为,只是节奏更加快了,而王伟的身体也抽搐得更加厉害。只不过无论刘老头怎么卖力的做着,王伟身体里的那股黑雾,就是不出来,仅仅是在左脚拇指的位置,若隐若现,却怎么也不能凝聚。

  此时在门外,坐在一张石凳上的张小琴,看着王伟的样子,心里无比焦急。待她喝过符水,又听陈大娘讲述了事情经过后,心中更是惶恐不安,也不知道是因她心中惶恐,还是身体虚弱加之深夜的凉气,她竟打起寒颤。她想帮助王伟,可面对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她又无能为力,别说帮上什么忙了,她现在是虚弱得连站都站不住。

  依然跪在门口烧钱纸的蒋青,看到张小琴出来后如此之久了,王伟依然不见醒来,心里也是不安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