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情况?”蒋青傻眼了,问向众人。

  酷*3匠》网0唯CH一正版/*,其;他i都是v盗9版{

  “先按住在说!”一个大叔急忙答道。

  于是几人手腕脚乱的把张小琴的手脚都按住。几秒钟后,张小琴的抽搐便停止了“呀!好烫,这妮子发烧了……”另一个大娘惊呼道。闻言,几人也是摸了摸张小琴的额头,确实如此。

  “这边这个小伙子也一样,烫的很啊……”又是一个大叔蹲着王伟身边说道。几人同样的又摸了摸王伟的额头。

  几秒后,几人都回到自己的凳子上坐下,纷纷摇头。一个大娘说道“这两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啊。要不我们先弄点湿毛巾给他们敷一下?”

  几人都点头同意,然后找来两条毛巾,打湿水后敷在王伟、张小琴额头上。每间隔几分钟,就将毛巾重新用凉水打湿一次。

  大约40分钟过后,陈大娘就将刘老太找来了,刚一进院子门,屋内几人就听到了他的声音。

  “妹儿,你们家养的什么牲口哦?怎么养在堂屋里哦?”刘老头对陈大娘问道。

  陈大娘担心刘老头一听是人,不愿意来,所以便骗说是牲口。此时被刘老头一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敷衍了一句“额……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

  刘老头进屋看见一众人等,随口问道“在哪里?”。这刘老头,是一个体型瘦小干瘪的老头,皮肤黝黑,没有头发,却留着近一尺长的山羊胡,双眼深陷在眼眶中,太阳穴的位置还长着不少的老人斑,一口黄牙没剩下几颗,但他精神却非常好,说话时也中气十足。他穿着的衣裤有很多补疤,脚上穿着一双泡沫凉鞋,明显他的生活过得很是清贫。身上还斜挎着一根拇指粗细,绕城一圈一圈的麻绳,是准备用来拴牲口用的。

  屋内没人答话,只有一个大娘朝王伟、张小琴指了指。

  “人啊?医不了,医不了!”刘老头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陈大娘和距离刘老头较近的一个大叔,赶忙将刘老头拉住,那个大叔添盐加醋的说道“刘老头,你看这两个娃娃好可怜嘛,现在山路断了,送不出去,人又昏迷不醒,还在发烧,你不救的话,他们可就完了啊……”

  刘老头又看了王伟、张小琴二人一眼,说道“我从来都是医不说话的,这人,我是真没办法啊……”

  陈大娘也赶忙说道“这几个娃娃,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跑到那片鬼林子里,才出的事。现在好不容易才跑出来,又弄成了这个样子。你想想办法,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而这刘老头在听到他们是进了那片森林,才弄成这样的,也是愣了一下,问道“你是说,他们是被邪物搞成这样的?”

  陈大娘点点头,刘老头又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思索了一下,叹息道“这么说来,他们是生了鬼病。唉,我试试吧……”

  随后,刘老头走到王伟、张小琴旁边,伸手分别摸了摸他们鼻子。蒋青看着刘老头的动作,很是好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给人看病的。

  旁边一位大叔却在此时,悄声提醒了刘老头一句“刘老头,给人看病,不捏鼻子……”

  刘老头顿时尴尬起来,大声吼道“我晓得!”,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蒋青也是一颗巨大的汗珠挂在额头,原来这老头用给牲口看病的方式,在给王伟、张小琴看病。

  虽说刘老头大声狡辩,手上却再继续捏那二人的鼻子,转而摸了摸他们的额头“哟~还真是烧得烫人啊……”,说完便起身,从腰间的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里面有一些褐色药粉。取来一只土碗,倒出少量药粉后,递给陈大娘“用温水化开,兑成两碗,分别给他们服下。这都是些解表的药,能暂时退烧。本来是给牲口用的,反正也吃不死人。”。随后,又在陈大娘家取来少许白酒,分别拍在两人的掌心、脚心上。

  不一会,陈大娘便端来两碗药水,在另一位大娘的帮助下,给躺在的王伟、张小琴二人喂药。“刘老头,这药喂不进去啊,他们牙齿咬得死死的。”陈大娘问道。

  刘老头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样,你去拿个漏斗来,还要一只筷子。”说完,陈大娘便朝厨房跑去,利索的拿来筷子和漏斗。刘老太将筷子折断,断掉的地方形成一根尖刺的样子,让另一个大娘扶着张小琴,将筷子插进张小琴的口中,使劲把牙齿撬开,“来!”随即转头对陈大娘喝道。

  陈大娘会意,立即将漏斗的下口插进张小琴牙齿被撬开的缝隙中。刘老头见已准备妥当,让两位大娘扶好张小琴和漏斗,转身拿过一碗调好的药水,几下便灌了下去。随后,又如法炮制的,给王伟也灌了药,众人此时才算松了口气。

  “这两大活人,别摆在地上了,搬床上去吧。他们都还烧着的,多找点被子盖着”刘老头起身后,叮嘱道。闻言,几人又是七手八脚的把王伟、张小琴抬到一张床上躺在,盖上厚厚的棉被,生怕他们着凉。

  这个时候,刘老头才向陈大娘问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陈大娘也都如实告知。了解了大致情况,刘老头便把蒋青叫到了外面,单独询问其详细经过,蒋青自然是将自己修炼秘术的事隐去后,相对详细的给刘老头又说了一遍。

  刘老头听完蒋青的述说,嘴里嘀咕了一句“你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活下来的吗……”,便低着头,皱眉思考起来。蒋青以为刘老头在想办法,怎么救治他的朋友,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刘老头心里正预谋着某个计划:“这小孩,没这么简单,单单就以他灵魂受创,却又这么快恢复过来,就能说明这一点。他刚刚说的那些,肯定有所保留。先试一下他,如果他真有说明奇妙之处,说不定我这次帮他,也是给自己种下一个善因。”

  于是刘老头将自己的左手,隐晦的伸进裤兜,不知道做了什么,又快速掏出来。只见此时他左手拇指的指甲缝里,隐隐冒着一丝黑气。这是刘老头惯用的某种试探人的手段,那股黑气其实是一些厉鬼冤魂,在灵魂破碎后的遗留下的灵魂碎片形成的阴气,将之藏于指甲下,不易被发觉。而且即便是侵入人体内,也很容易清除,不会伤及性命,只会让人很难受。

  随即刘老头对蒋青说道“小伙子,我会尽量想办法救你朋友,你也不用太担心。”说着便将左手搭在蒋青肩上,继续说道“如果真是就不回来的话,只能说这就是他们的命,你也不要自责。”这一切,刘老头都做得十分隐蔽,蒋青没有丝毫察觉。

  蒋青听了刘老头的话,心中很是忐忑,而刘老头则是偷偷观察着自己左手拇指上的一丝黑气。那股黑气,随着刘老头的指甲,慢慢附着在蒋青上身,欲透过皮肤渗透到体内。忽然间,一缕白光在黑气附着的部位闪了一下,由于是白天,并不明显,但刘老头却看得各位清晰。

  只见白光过后,那一丝黑气,似乎被蒸发掉了,消失不见。这让刘老头十分震惊,他活了都快一个世纪了,从来没有人能在一瞬间化解他的这番试探。他曾经遇到过的,最强大的高人,也只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问题,然后经过几分钟的施法方才将之清除。而这个16岁少年,竟然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身体里的某种能量,便自主将之瞬间化解。

  刘老头知道,眼前这人必有秘密,身后也说不定有绝世高人指点,于是收回手,对蒋青若有所指的说道“小伙子,这行里的规矩我懂,有些事确实不能随便说出来。今天也算你我有缘,我尽全力帮你救你的朋友。”说完,便转身朝屋里走去。

  蒋青是听得一头雾水,完全没明白刘老头话里隐含的意思。只觉得刚刚刘老头手碰过的地方有点痒,挠了挠,也不多想,便跟了上去。毕竟蒋青才16岁,社会经验并没有多少。

  回到屋里,刘老头又前去查看了一番王伟、张小琴的情况,发现两人的病情,已暂时得到扼制,便回到众人面前,找了一张凳子坐下,对众人说“这两个小娃子,是被邪气入体,生了鬼病,一般的医生是治不了的,需要做法驱邪才行。刚刚我给他们用的药,只是普通的退烧药,只能治表,不能治根。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被邪气侵入多深,如果灵魂本源受到邪气侵蚀,能救他们的人,这世上可就不多了。就算知道这样的高人在哪里,也来不及去寻来。所以,他们是死是活,就要看天意了。”刘老头将目前王伟、张小琴的情况,向屋里众人述说了一番。

  一众听者,个个都惊恐万分。陈大娘刚想问什么,却又被刘老头挥手制止,而后刘老头又招收示意其他人也坐下,莫要打断他,听他接下来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