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躺在床上,手里捧着古书。这是他自从得到古书以来,这还是第二次阅读。

  渐渐的,原本蒋青根本读不懂的文言文,现在看来,也并非完全无法理解,同一句话,只要反复多看几遍,也能将其意思理解出来七八成。就比如书里的第一句话,以前蒋青用了半个小时,才连猜带蒙的搞懂了大约三四成意思;而现在再看,却又有不同,其大意是“这本书所收录的,都是道家已失传,且极其高深的秘术秘法,前半册记载的是养身养心、健体强骨、炼魂练气、吐纳呼吸之法,后半册记载的则是驱邪避灾、打鬼散魂、通灵超度、平衡阴阳之术。但凡习得此书所收录之秘法者,不可恃强凌弱、欺凌弱小,多行善助人。作恶者必招天谴,行善者必得善果。”

  蒋青想了想,暗道“这书里有强身健体的办法,我妈现在身体不好,正是需要这些的时候。”于是蒋青将前半册仔细翻看了一下,却又再次无奈“唉,还是好多话读不懂,要知道这有些东西,搞个半懂就可以了,但是有些确实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这不全懂不行啊。”蒋青现在也确实没办法,别说读懂了,就连书里的字,他都还没有认全。

  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些,也只明白了一小部分。其中有一种很基础的修炼方法,是在每天阴阳交替的子时和午时这两个时辰,任选其一,面朝东面,盘膝而坐,按特定的方法进行呼吸吐纳。段时间内,可以增强人的体能耐力,长时间修炼还可以聚集内力。并且这种吐纳修炼的方法,更是书里众多功法的基础。

  看到这里,蒋青暗暗下定决心,将方法记下,自言自语道“我必练此功!不过话说,子时和午时,是什么时间?”

  蒋青又翻看了一会,虽然很多不懂的地方,但又一大半的秘术,其练成后的妙处,确实能猜测出来的,比如能治愈伤势病痛的、能阴阳眼的、能增加寿命的、能打鬼降妖的等等,这让蒋青兴奋不已。直到早晨5点时,蒋青才又睡着。

  没睡多久,蒋青放在床头的闹钟便响起,蒋青似乎并没有因为没睡醒而赖床,而是将古书收好后,早早的出门上学去了。来到教室,趴在可做上便开始睡回笼觉,直到下午才醒过来。很快,这一天便过去,又到了放学时间。王伟跑过来,说道“娘哥,怎么样,昨天没事吧?”

  “没事啊。”蒋青回道,王伟有抱着他的脑袋,翻来扭去的看了一会,确定没问题后,又说“没事就好,你今天睡了一天,我还以为是我把你打成嗜睡症了。”蒋青时间汗颜。

  放学后,蒋青又跟王伟一起回家,继续练武。半小时的推手后,二人有开始了昨天没有完成的“过招”。但这一次,当王伟冲上来时,蒋青竟几乎完美的把握住了出招时间,半招“白鹤亮翅”用自己右手将王伟的右手捋过自己头顶,左手再乘机向王伟右侧软肋袭去。

  王伟吓了一跳,迅速朝后跳开,使蒋青这一拳击空。稳住身子,王伟笑道“娘哥,看不出来啊,才一晚上的时间,不但会防,还会攻了,哈哈,不错不错!”王伟说话时,那语气和动作,活像一个武林大师一般。

  而蒋青也没有再和王伟计较,只是有冥想起来。他在回忆刚刚的过程,他发现,刚刚如果按套路打完完整的“白鹤亮翅”,肯定将失去最佳的攻击时机,也正是只用了半招,才让他差点偷袭成功。这说明,功夫也不是硬要严格的遵循规矩,一招一式的来,它是千变万化、随机应变的。

  王伟见蒋青没有搭理他,也不生气,他知道蒋青是在整理刚刚那一下子,给他带来的收获。所以王伟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打扰蒋青。

  不一会,蒋青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似乎体会到了一些。王伟凑上来问道“怎样?”

  “恩——变幻莫测。”蒋青回答。

  “呵呵,好!现在你也算是有所感悟了,从明天起,我们一起练实战!今天就这样,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王伟说这话时,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蒋青顿时一股凉意从背心爬上来。

  蒋青回到家,吃过饭,帮着母亲做过家务后,便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里,翻着字典,研究着古书。“原来,子时就是晚上23点到凌晨1点,午时就中午11点到下午1点啊。如果我大白天修炼的话,别人肯定会认为我是疯子,所以我还是晚上练吧。”蒋青心里有了计划,设好闹钟,为今晚的第一次修炼做足准备。又对照着字典,将吐纳之术的方法再次核实之后,才又看了些其它秘术。

  人在精力集中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蒋青也是如此。很快22:55就到了,闹钟就响了起来,蒋青于是收拾好了一切。准时23点,蒋青在床上面朝东方,盘膝而坐,按书中记载的方式,心无杂念,闭目呼吸起来。

  蒋青就这样或一呼一吸,或三呼一吸,又或是一呼两吸……黑夜里,除了蒋青自己的呼吸之声以外,什么也听不见。渐渐的,就这样简单的呼吸之间,蒋青竟冒出一身的汗水。也不知过了多久,蒋青连腰部都开始颤抖起来,他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床上“躺下的感觉真好啊”。

  但即便再累,他仍然坚持着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20分了。“呵呵,本以为我这第一次练功失败了,却不想我是超时了。”蒋青自嘲道。他躺在床上,不用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蒋青这一练,又是一个月过去,这一个月里,他每天都到王伟家练习实战,每晚都修习吐纳之术,从不间断。一个月下来,他武艺精进不少,同时也慢慢发现,原本在他眼里体力无限的王伟,在他面前时常体力不支。蒋青知道,这都是那吐纳之术的功劳。

  也在这个时候,蒋青开始坚持每天晨跑。因为古书上说,每天卯时到辰时,也就是凌晨5点到9点,是太阳初升的时刻,在这个时候晨跑,对身体也是有很大的益处。当然随季节变迁,具体时间也有所变化。

  又是三个月过去,现在的的蒋青,在身体速度、力量、体力等各方面,都已经可以完爆王伟。而蒋青在和王伟的实战对练中,除了战斗经验外,其它也都不输给王伟。

  在这几个月里,两人天天泡在一起,上课、打望、练武,还时不时的去江边那家烧烤摊上,打着吃喝的幌子,看美女老板。偶尔两人还一人端一盆水,比谁闭气的时间长,刚开始时,王伟总是以2分钟的成绩完爆蒋青。而到后来,蒋青却能以4分半的长时间,让王伟无言以对。

  这几个月,蒋青不但坚持吐纳和晨跑,更是专研其书里其它的东西,比如其中一种打鬼极其凶悍的招数——引雷决。

  酷gE匠%{网{w正7s版lt首☆发n3

  这天,两人对练完,一起坐在草地上歇息。王伟问道“娘哥,还有1个月就放暑假了,有没有什么出行计划?”

  “没有,出去玩的话,又要花钱,我可是穷人。怎么,药哥要出去玩?”蒋青反问。

  “恩,想出去走走,只是还没想好去哪里。要不我们去爬山,我家又帐篷,我们可以去露营。”王伟又随即YY一番,笑到“如果能约上两个美女就好了,呵呵。”

  “我可没那人缘。不过爬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听说在山顶看星星,会看得更清楚。”蒋青表示赞成,更关键的是,爬山可以不怎么花钱。

  二人相互约定好后,便各自回家休息去了。吃过晚饭,蒋青还是一如既往的专研古书,特别是那些可以改善体质,又适合母亲的方法。“书里倒是有一些适合妈的,经过我修炼吐纳之术的验证,这些改善体质方法倒是不假。可是都是需要服用一些中草药,什么人参、灵芝之类的,我哪有钱买啊……”蒋青叹息道“以后我一定要多找些钱,给妈多买些中药,好好补补。”

  放下这些,蒋青又开始专研其古书的后半册。“这引雷决倒是看得差不多了,基本的方法也铭记于心了。可要怎么实践呢?”蒋青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着“有了,暑假的时候不是要和王伟去爬山吗,到时候就可以找个机会试一下。”蒋青心里已然有了计划,便又开始看起其它道术秘法。书中记载了大量秘法,这当中与通常道士那样画符咒、用法器的道术不同,书中的秘术,基本都是些伸手即来的秘术,更加便捷有效。

  而蒋青除了吐纳术、引雷诀之外,又开始了阴阳眼的修炼。根据书里描述,只要修炼成功,以后即可以意由心生,岁时都可以打开阴阳眼。这让蒋青也是充满了好奇,不断了念着口诀,手上也结着各种指决,配合着吐纳术的方法,进行修炼。

  直到子时将到才停下来,转而进入到吐纳术的修炼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