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赔偿金,两人当晚来到长江边上的一家烧烤摊,准备好好“嗨”一下。蒋青点了菜,王伟要来两瓶啤酒,二人便畅饮起来。

  “你在看什么?”王伟发现,蒋青时不时的都会朝着王伟背后的某个方向看去,不由问道。

  蒋青朝着烧烤摊的老板娘方向鲁了鲁嘴,示意王伟朝那边看。

  王伟转过头,也看向那老板娘。这老板娘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发扎成马尾辫,黑色T恤,牛仔裤,一双粉红色凉鞋,手里不停翻动着烤架上的食材。瓜子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油污,有点反光,整张脸也被烧烤架里的热气考得发红。也许是光线不好的原因,皮肤也不像二十来岁年轻女性那样有光泽。一晚上,就这么忙碌着,烤菜上菜、收钱找钱、招呼客人,但脸上始终保持着相容,在这笑容的地下,还有点其它,也许是辛酸,也许是疲劳……

  “这老板娘吧,身材不错,长相一般了一点。如果好好打扮一番,再把皮肤保养好点,还是很有姿色的……”王伟似乎是把老板娘好好品味了一番,对蒋青说道。

  蒋青因为啤酒的缘故,脸颊绯红,对王伟说道“她如果少晒点太阳,再弄点护肤品什么的,让皮肤白点,绝对是一美人儿。都说一白遮百丑嘛。”蒋青对自己的眼光充满了自信。

  “怎么?娘哥动心啦?”王伟也红着脖子,似乎看穿了蒋青,笑嘻嘻的说道。

  “没有!这美女一看就是女强人型的,我怎么会动心?”蒋青突然一连正经,狡辩道。

  王伟哈哈一笑,说道“你就编吧。反正你现在这张脸红着,也看不出是喝酒喝的,还是害羞,哈哈~”

  更,t新/最'快J|上5…酷D匠N网√

  这一晚,蒋青和王伟一直喝酒到10点过才回家,不要觉得这两人酒量好,其实也就一人喝了两瓶啤酒,他们是把啤酒当成白酒那样抿着喝的。因为这次两人被揍,主要还是因为蒋青惹的祸,所以这一顿是蒋青请的客。回家后,蒋青把没有用完的钱,自己留了一点点,剩余300元全塞进了母亲的皮包里,以补贴家用。他不敢告诉母亲真相,怕母亲担心。

  这之后的第3天,蒋青正式开始跟王伟学习武术——太极拳。

  蒋青5岁那年,父亲从部队转业回家后,希望蒋青以后长大了当兵,并能进文工团,所以让蒋青学习舞蹈。但这小子那时候吃不下这苦,练习了1年,就死活不再去了。但也就是这个经历,让蒋青有了还算不太差的基本功,再加上他本身资质很好,跟王伟学太极拳的时候,学得比一般人要快。

  跟着王伟学太极拳一周后,蒋青觉得,这太极拳太慢太软,广场上的老头老太太练练还可以,可要用这个和人打架过招,这实在有点……于是蒋青想王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太极拳有种说法,叫‘十年不出手,出手打死人’。意思是如果练习的时间不够、悟性不够,是无法用它来对敌的,这里面蕴含了很深的哲理,你需要去参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传统的功夫,在他人看来都是花架子,锻炼身体可以,要想伤人却不行,那就是因为太多的人,只是练习了招数,却没有去参悟更深层东西。太极拳就是这种典型之一。”王伟不厌其烦的向蒋青讲解道“我们的老祖宗创造出来各种强大的功夫,却又不想它在别人手里成为恃强凌弱的手段,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把功夫的真谛隐藏起来,叫那些心术不正的人用不了,心性善良的人又不愿用……”

  蒋青在心里默默思量着,认真听王伟的述说,对武术的“博大精深”,似有了一点点感悟。

  就这样,一连半年时间过去,蒋青本来以外会像小时候学舞蹈一样,3分钟的热情。而这次却出乎意料的,坚持了半年之久,并且还将继续下去。这半年来,蒋青没有一天落下过,为了能更快的达成目标,他在家里还一有机会就看些拳击、散打、搏击等的体育节目,来领悟实战的技巧。

  这天放学,蒋青如约来到王伟家练习推手。半小时后,王伟以赞赏的语气对蒋青说“不错啊娘哥,现在你推手越来越有‘功力’了”。

  “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些招式怎么用在实战中。”蒋青仍然不解的说。

  王伟停下了推手,思索了一下道“这样,你跟我下楼。”于是二人跑到王伟家楼下的一片草地上。王伟站住蒋青对面5米处,对蒋青说道“等下我会向你冲过来,用拳攻击你的面部。你别躲,什么都不管,只须要掌握距离,用‘白鹤亮翅’这一招就行了,你看看会发生什么。”

  蒋青思索片刻,点头答道“好,来吧!”

  “恩,我来了!”王伟说了一声,便冲了过来,右手捏成拳,以极快的速度攻来。

  “啪!”的一声,蒋青应声而倒。捂着鼻子,在地上滚来滚去,不停地哀嚎着“哎哟~药哥,你太快了,哎哟,我的鼻子~”

  “呵呵,我这还不是最快的速度。娘哥,在实战中,是要打提前量的,你不能看着拳头到了眼前了,才动啊。”王伟教训似的说道。

  蒋青知道,在实战中,对手出招时,自己的反应动作如果太早,对手很容易变招;但太晚的话,那就成了“以血换血”了。所以自己的反应动作在什么时机做出来,是需要勤加练习的。

  蒋青睡在地上缓了一阵,才又爬起来,对王伟喝到“再来!”

  ……

  经过反复的被击倒,又站起来,又击倒……蒋青的鼻血已经留到了肚子上。

  “娘哥,今天就这样吧。再练下去,你会出事的,休息两天在继续吧。”王伟看着此事蒋青的样子,开始担心起来。虽然王伟身法极快,但对蒋青,也是有留手的。可再怎么留手,这样一次又一次反复被击中鼻子,是个人都会挺不住的。

  蒋青虽有不甘,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于是点头同意,改天在接着练。回到王伟家里,简单清晰之后,便回了自己家。

  在回家的路上,蒋青一边走一边低头回想着今天对练的过程,一次次的在脑中反复演示着,寻找着自己的错误。突然,“吱——”一辆摩托在蒋青面前急刹下来,把蒋青从冥想中吓了回来。一个将头发染成蓝色的小青年,为图一时之便,很没素质的将摩托骑到了人行道上,在拐角处恰好遇到蒋青低着头走出来,差点就撞到。

  “你TM的小杂种,不要命了!”蒋青还没有反应过来,蓝发青年便开口骂道“好狗不挡道,给老子gun开!”

  蒋青见状,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心想“你在人行道上跑车,差点撞了人,你还有理了?”于是蒋青就站那盯着蓝发青年,也不让他,眼神似在挑衅一般。蓝发青年见此人如此“不懂事”,从车上跳下来,一只手抓住蒋青的衣领,恶狠狠的道“小杂种,不识抬举,恩!”

  就在蓝发青年刚刚说完话,正欲用拳头招呼的时候,蒋青是想也没有想,完全是凭着条件反射一般的,将那招“白鹤亮翅”给使了出来,蓝发青年原本抓住蒋青的右手,在蒋青面前被捋着画了了一个大圈。紧跟着,蒋青如行云流水一般又使出了“斜行”,但连蒋青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斜行”还没有使完时,蓝发青年便被蒋青推着一头撞到了旁边的电杆上。同时不远处一看热闹的老大爷,还要喝上了“好!小伙子好功夫!”

  这蓝发青年经这一撞,似乎已失去反抗能力,于是蒋青迅速收手,蓝发青年也因背后失去支撑力,一pi股坐在了地上。这时蒋青才看清楚了,那蓝发青年的上嘴唇,已被撞出一道1公分长的口子,鲜血横流,此时正捂着嘴哼哼着。蒋青见此,在心里暗笑“想当年,我也是一流氓,没想到几天,我也能用功夫打流氓了,哈哈”

  刚刚在一边要喝的老大爷也跑了过来,对蒋青说道“小伙子,打得好!这种人就该好好教训一下。”说完,老大爷又四处张望了一下,见蓝发青年还在地上,埋着头,捂着嘴不停的哼哼,更不见他还有同伙,于是又道“这痞子很讨人厌,让他记住你了,对你没好处。你先走,我给你断后!”说罢,还伸手去推蒋青,让他赶紧离开。

  蒋青木讷了片刻,便领会了老大爷的意思,点头道谢后,朝自己家跑去。

  回家吃过晚饭,蒋青躺在床上,仔细回想着今天和王伟过招,和蓝发青年的实战,整理着今天的感悟,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在梦中,蒋青又见到了橡树仙,只是这次,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指着蒋青的右手里。“咦?古书什么时候到我手里来的?”蒋青低头看着自己右手里的古书,惊道。再抬头看向树仙,却已不见了踪影。

  旋即,蒋青从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看看时间,才凌晨1点过点。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梦,还是因为蒋青没了睡意,他翻身起床,从衣柜里找出了用废报纸包的严严实实的纸包,又叹息道“唉,真想再问问外婆那橡树仙的事,可惜现在外婆也不在了,唉——”。片刻后,蒋青打开了纸包,里面包裹的竟是那本古书——无名秘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