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之后,蒋青的生活也渐渐恢复到了正常,却又变得时不时的会多看看书,不再那么“出风头”了,只是蒋青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父亲,想起那晚的奇遇。没有变的是,蒋青还是会经常反复的做那个怪梦。

  两个月后,蒋青没有让他的母亲失望,考上了C市南区中学。在这个暑假,原本并不算宽裕的家,因为失去了父亲这个顶梁柱,蒋青家的生活开始慢慢变得有些紧张。母亲只不过是一家大型连锁超市里最普通的售货员,收入低微,也仅仅够母子二人的日常开销。而就在暑假即将结束时,蒋青的外婆在出门买菜时,因为夏季天热,中暑昏倒,并引发脑溢血,在医院昏迷3天后,不幸离世。

  外婆的丧事很快便结束了,蒋青家又一次恢复到平静,只是他母亲因为操劳和忧伤过度,身体开始慢慢变得差了,而脾气却慢慢的也变得有点暴躁,也许是刚刚进入更年期的妇女,都会有点脾气不好吧。蒋青似乎也长大了很多,平时尽量的减少家里的开支,尽量不去惹母亲生气。

  时间如梭,很快就到了蒋青开学的日子。早早的,蒋青便到了学校,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在宿舍里躺着,一个人盯着天花板发呆。也许这间宿舍的其他同学,都还没有到学校,也许是入学手续还没有办完。

  “上个高中,一年要缴纳那么的学费,估计家里没钱了。可要是不读书了,妈估计又要生气。看来,下学期的学费,自己要想想办法了,不能让妈那么辛苦了。可是我出去打工的话,一个高中生,谁要啊,一去人家就会因为童工的问题拒绝的。再说,我也没有找工作的经验,这怎么办呢?”蒋青躺在自己的床上沉思着,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也只能暂时不去想了“唉,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硬着头皮上,总有办法的。”

  渐渐的,宿舍楼里的人越来越多。蒋青的宿舍里,也新住进来两个人,两人收拾了一陈行李,又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其中一个叫薛华,有点胖,为人老实,不多言,和蒋青只是同宿舍,却不同班,家在C市北区;另一个寸头娃娃脸的叫王伟,鼻梁上有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疤,身材瘦却不弱,因为从小跟爷爷习武,所以眼神显得格外的明亮,跟蒋青不但是同班同宿舍,家离蒋青也不远。蒋青也大方的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三人算是正式认识了一下。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薛华话不多,基本都是在听那两人扯淡。这时王伟站起来说道“差不多快12点了,走,吃饭去,我请客!”。

  O酷匠网Mt正版B^首a发)

  薛华道“我就不去了,我妈说我第一次一个人出来这么远,说什么中午都要我和她一起吃顿饭。”

  蒋青说道“伟哥,让你请客多不好意思,要不咱们A?”。

  王伟又道“这有什么,大家以后都是兄弟,这顿我请了,下回你请我就是。既然薛胖娃不去,也不勉强,咱两去吧。另外,别叫我‘伟哥’,跟某蓝色小药丸太像了,恩……叫我‘药哥’吧。”

  蒋青额头上顿时出现一条黑线。而王伟又大大咧咧的将手搭在蒋青肩上,向外面走去。

  “娘娘,你喜欢吃什么?”王伟有问。

  “干嘛这么叫我?”蒋青有些诧异。

  “你不是叫江s青吗?当然是皇后娘娘啦。”王伟一脸正经的说道。

  “我姓蒋!是蒋,不是江!我妈说生我之前,曾梦到家里窗户上冒出一股青烟,所以给我取名青。”蒋青额头上,青筋直冒,纠正道。

  “那好,以后叫你‘娘哥’。娘哥,咱们吃点啥?”王伟嬉皮笑脸的问蒋青。

  蒋青实在无奈,回答了一个“肉!”字之后,便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面馆,一人一碗炸酱面囫囵着。蒋青心里嘀咕着“这家伙还真‘厚道’,说是请我吃饭,就是请这个,还真的有肉。”也是蒋青的确饿了,也不管那么多,二话不说的吃着。差不多时,王伟便道“娘哥,话说你和我一样,都住在学校附近,为什么你也要住读呢?”

  蒋青不解的问道“高中可以不住读?”

  王伟笑到“呵呵,其它学校我不知道,但咱们学校可以。如果走读的话,学费里还可以挤出每学期200元的宿舍费来当零花钱。”

  蒋青眼珠一转,这倒是个省钱的办法,有问道“那你怎么不走读呢?”

  王伟略显无奈“没办法啊,我爸妈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回来,我爷爷去年过世了,怕我一个人在家乱来,强行给我弄了个住读。等再过5天,我爸又要去外地,到时候我就改走读去。”

  蒋青点了点头,心里有了打算,说道“恩,到时候叫上我,我也去改。”

  一周后,蒋青和王伟都成了让住校生羡慕的,可以随时出入校门的走读生。

  每天早上上学,下午放学回家,蒋青的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着。因为走读,每学期给家里省下200元,虽说不多,但对蒋青一家来说,蚊子也是肉。这段时间,蒋青和王伟之间的关系也在逐步攀升,两人经常一起蹲在校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看着过往的美女,养着眼。

  这天,王伟在WC蹲坑,蒋青一个人蹲在路边打望。一个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穿着超短裙的女生从蒋青面前经过,蒋青是两眼一亮,口水差点滴到脚背上,并不时发出一声yindang的怪笑。那女生突然转过头,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等着蒋青。而蒋青此时却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对着那女生恶狠狠的喝道“瞪什么瞪!老子看的是你的pigu,又不是看你!”女生两眼含泪,朝校内跑去。

  就在蒋青不屑之时,那女生带着两个高大的男生,回到校门处,指了指蒋青。两男生一看,不由分说,冲上来就打。蒋青也不示弱,捏着拳头,甩起膀子,用接头常见的招数,跟二男对打起来。但毕竟双拳不敌四手,很快蒋青就败下阵来,蜷缩在地上,双手只顾护头。那二男则是用脚用力的踩着、踢着。

  也在此时,王伟终于从WC回来。见此情形,王伟也不多说,跑到路边水果摊上,抄起别人的扁担,朝着正在踢打蒋青的二男挥去。别看王伟手里的是一根扁担,威力却着实不小,挥舞起来也是有板有样的。几乎在3秒内,那二男别被王伟击退。其中一人捂着手,咬着牙忍着痛,见另一人倒在地上,捂着腮帮子爬不起来,表情痛苦,于是转身朝校内跑去。倒在地上的那个男生,过来几分钟,才一晃一晃的爬起来,被先前那女生搀扶着进了校门。

  王伟回过头,拉起蒋青问道“怎么回事?”

  蒋青耸耸肩,一边拍去身上的灰土和脚印,一边答道“打望惹的。”

  王伟嘴角很有意味的一笑,说道“娘哥不错哦,一对二也不害怕。”转身将扁担还给水果摊贩后,王伟继续说道“不过你这打法,实在不敢恭维,虽说敢打,可也要打得赢才行啊。改天你药哥我好好传授你几招。”

  蒋青听到王伟这么说,似乎心里正在受到什么启发。就在这时,校门内传来“噼噼啪啪”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人数不少。蒋青王伟二人扭头看去,竟是刚刚才捂着手跑掉的那个男生,带着二十多人又杀回来了。那些人手里,有的拿木棍,有的拿板砖,甚至有个还拿着衣架,个个都是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蒋青朝着王伟略微探头,悄声说道“药哥,你那么厉害,这……你有办法的,对吧?”

  王伟没有回头,“恩”了一声,两眼死死的盯着那群人,眼看越来越近,突然转头对蒋青吼道“跑啊——!”

  蒋青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只手被王伟拽着,朝相反的方向逃去。那群人毕竟人多,各自奔跑的速度不同,有的已经被远远落在后面,有的则是已追到蒋青二人身后。

  王伟不愧是从小习武,在逃跑中,但凡有人追到他身后,他便迅速回身一拳,打在对方鼻梁上,然后再次逃跑。故技反复重施,那群人竟没人能近得了身,而蒋青也在王伟的刻意留意下,没有被人追到。那群人眼见没有办法,便更换战术,追到较近时,直接将棍棒、板砖朝他两砸去,蒋青二人不得不抱头鼠窜……直到一刻钟后,二人才摆脱了那群人,猫在一栋居民楼的楼梯间里,揉着被“击中”的部位,慢慢恢复着。

  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两从学校门口逃离后不久,才有一辆jing车赶到,而门卫也不再躲在门卫室里,学校校领导也纷纷出现,义愤填膺的说道“这哪里是学生,这简直就是黑涩会!jing察同志,一定要把他们全抓了……”。

  后来,经过学校和jing方的调查,认定蒋青王伟二人是受害方,不予处理。而打人一方,一名带头者因之前就有处分在身,被数过并发,被学校开除;其他人各受不同的处分,并共同向蒋青二人各赔偿500元。那名女生也因为穿着过于暴露(超短裙惹的祸),被学校批评教育。

  蒋青王伟二人,因为这件事,成了真正的“难兄难弟”,并且各人收入500元,尽管身上就只有一点淤青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