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一路走去,手里拿着古书,想了想觉得这样拿着秘笈不太好,万一被人看见抢去了怎么办,其实他也是想太多了,在一般人眼里,那就是一本破书而已。于是他又在路边,捡了个黑色塑料袋,把古书装在里面,裹好后塞进后腰裤子里,才又继续向那户人家走去。向那户人家打听了回家的路,有在那户人家的自来水管里喝了水后,蒋青踏上了回家的路。

  “真奇怪,昨天我跑过来的时候,也没觉得跑了又多远啊,怎么现在却在C市北区,都快出C市了啊?而且现在还已经是下午了……”蒋青心里想着,却也想不出什么道理,也就不再想了,一路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天天色再次暗下来,蒋青是走得精疲力尽,估计也就走了差不多十分之一的路程,现在是又累又饿又口渴,想搭个车吧,别说自己没钱,一路上连个车都没有。这里是北区北边,位置较为偏僻,人少车少,连个路灯也没有,天一黑下来,蒋青就只能靠月光看来了。可这家伙运气又背,就这个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把他淋了个透心凉,幸好那本古书是用塑料袋包裹着,没有被打湿。

  蒋青走不动了,坐在路边一棵行道树下歇气,看看了湿透的衣服低声骂道“老天爷,反正我都已经成落汤鸡了,我不信你还能用雨把我淋死。而且我现在绝对不会再做傻事了。”就在蒋青坐在树下吐槽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光。“刚刚那是闪电吗?莫不是要打雷了,雷雨天可不能在树下,会被雷劈死的……”蒋青心里一惊,慢慢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看有没有地方等躲一躲,可黑夜里,他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那道光再次传来,蒋青定睛一看,什么闪电啊,原来是远处来了一辆汽车。等车开到身前,蒋青便拦了下来,走上去才发现,这还是一辆jing车,于是对车里的人说道“jing察叔叔,我叫蒋青,我迷路了,身上钱也丢了,能不能送我回家啊?我家在南区……”

  ……

  蒋青就这样有生以来第一次坐了回jing车。

  晚上大约23点,蒋青的母亲也因为在同一天里,失去了丈夫,儿子又不知去向,已然病倒,蒋青的舅舅、舅妈、外婆在家里照顾她。突然家里的电话响起,蒋青的舅妈拿起电话“喂,你好!”

  “这是蒋青家吗?你是蒋青的家长吗?”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的,我是蒋青的舅妈。”

  “哦,你们到南区莲花街道派chu所来一趟,蒋青在这里,你们来接他吧。”男人说道。

  “蒋……好,好,我们马上就来!”舅妈吃了一惊,随即兴奋起来,对屋里的人喊道“找到了!蒋青找到了!他现在就在莲花派chu所”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啊”蒋青的外婆也是一阵高兴。

  “我现在就去接他回来!”蒋青的舅舅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蒋青的母亲,说道。

  十分钟后,蒋青的舅舅来到派chu所,向民jing说明了情况,办理完了相关手续,带着蒋青走了出来。看着蒋青蓬头垢面,一身污垢,简直就是一副叫花子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臭小子,这三天跑哪去了?自己亲爹的葬礼都不参加!”

  “三天?”蒋青心里震惊,问道。

  舅舅听到蒋青的问话,不是关心自己母亲的情况,也不是询问父亲的葬礼,更是火大,于是飞上去就是一脚,把蒋青踹到地上,继续怒骂“给你说,你妈这三天,都晕倒两回了!你这不孝子,我TM真想一脚踹死你!”

  蒋青不再像以前那样无赖式的反抗,而是站起身来,低声问道“爸爸现在……在什么地方?”说完眼泪便夺眶而出。

  舅舅怒火不灭“在哪里?在骨灰堂!”。骨灰堂就是死者家属存放死者骨灰的地方。

  闻言,蒋青只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对不起”,便不再吭声,低着头默默的流着眼泪。舅舅听到蒋青的话,丢下一句“以后你如果还这样对你妈,你看我不整死你!”,随即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同蒋青一起朝他家走去。

  o/最新章节#上C酷Dh匠v$网

  回到家,蒋青来到母亲的床前,一下子跪在地上,对母亲说“妈,对不起,我错了!”,之后母子二人便相拥而泣,直到天色渐渐转亮,二人才昏昏入睡。

  这一觉,蒋青没有再做梦,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过来。走出卧室,看到母亲已经起床,和舅舅一起收拾着父亲的东西。而舅妈和外婆,则已经张罗好一桌饭菜,不多时就可以吃午饭了。舅妈看到蒋青从卧室出来,别说道“你昨晚回来,身上太脏了,还没洗澡就睡着了。你舅舅和外婆帮你擦拭了一下身体,换了条短裤,好让你将就先着睡一觉。你现在先去洗个澡,洗完就可以开饭了。”蒋青点点头,便朝卫生间走去。

  洗完澡,蒋青和家人一起吃着饭,母亲问道“青,这些天,你都去哪了,我都担心死你了”。蒋青随即把自己从家里跑出去之后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自己上吊和梦到父亲,以及那个怪梦的事。关于那个怪梦,蒋青只在小时候向父亲说过,但父亲只说小孩子做做噩梦,没什么好奇怪的,便不了了之了。

  听完蒋青的述说,一家人都很诧异,舅舅略有生气的说道“你这孩子,还是那样……你就编吧,不说就算了。”母亲和舅妈也都不再过问什么,只有外婆似乎想到了什么,暗暗点了点都,却也什么都没有说。

  一家人就这么沉默着吃饭,蒋青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昨天身上的黑袋子,放哪里了?”

  舅舅看了他一眼,说道“今早扛你进卧室的时候,掉在地上,被我踢到你床底下了”

  “哦”蒋青低声答道。

  吃完饭,蒋青没有如往常一样,碗一丢就不管了,这次他先扶着母亲进卧室休息,随后又帮着舅妈收拾碗筷。一旁的外婆悄悄的对他舅舅说道“小家伙变了”。舅舅也默默点头,表示认同。收拾完碗筷,蒋青又开始扫地,洗衣服……做这些,都是因为蒋青深深的记着梦中父亲的话“以后我不在了,你就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人了”

  等蒋青做完这些家务,发现舅舅已经回单位上班去了,舅妈也外出买东西,外婆在卧室陪着母亲说话。蒋青便自己回了卧室,在床下找出了被黑色塑料袋包裹的古书,这才仔细翻看起来。看了一会,蒋青只能无奈的把书丢在床上,书里的字,全是繁体字,而且还是用文言文写成,蒋青用了半个小时,也只读懂了差不多半句话“此书乃道家……,前半册……,后半册……,不可……作恶……”

  “这本书估计就是道家的一本什么秘笈吧,不能用里面的东西来做坏事,这句话说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吧”蒋青对这句话也是懵懵懂懂,连猜带蒙的理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是该认真读书了,这么一句话,就让我搞了半个小时,还头痛得不得了”蒋青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敲响了两声,外婆从外面进来了,问道“青,在干什么呢?”。蒋青在床上坐起身来答道“外婆,我刚刚看了会书”。外婆露出和蔼的笑容,走过来坐到蒋青的床边,说道“青啊,你再说说你前两天出去遇到的事。”于是蒋青再次徐徐道来。

  外婆听完,沉思片刻后说道“你说那颗大树是橡树,然后那个老头姓橡?”

  “是的,外婆,有什么不对吗?”蒋青道。

  “哦,呵呵,没什么。我猜那个橡老头可能是个室外高人。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些传闻,那个时候,人们都很相信这些。现在你舅舅他们这代人,却都不把那些传闻当回事了。”外婆向蒋青讲述着。

  “外婆,都有些什么传闻啊?”蒋青问道。

  “说是有个人,进山打猎,没有在天黑前及时赶回来,晚上又在树林里迷了路,便走到一颗橡树下休息,遇到一个瘦小的老头,给他送水喝,还硬要让他就在树下休息一晚,天亮再走。那人照办了,等第二天回家才知道,就在他前一晚迷路的树林,有几个土匪逃到那里,见着生人就杀,有两个村民被害。猎人心有余悸,于是择日再进树林,想找到老头以表谢意,却再也寻不着了。”

  “后来又听说那老头和那颗橡树又在别的地方出现过,都是帮助人的事,具体的,你外婆我老了,也记不起来了。反正最后都传说那是橡树仙显灵。我猜的话,你可能就是遇到那橡树仙了,他说他即将渡劫,估计是渡劫成功后就会成真正的神仙,要是不成功,可能连元神都会被毁。”

  蒋青听得一惊,再回想自己的奇遇,也确实符合,却又不太敢相信,又问道“真有那么神?可那本书我都看不懂啊……”

  外婆示意蒋青不要打断她,继续说道“那树仙可能是看你有缘,又不想自己的修炼的一生本事失传,所以才把那本书传授给你,谁叫你不好好学习,给你本天书你都没办法。”外婆随即有叹息道“我小时候家里穷,也没读什么书,斗大的字认不了几个。这方面外婆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你只能以后好好补习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能看懂了。”

  “恩,我会的,外婆。”蒋青点头答道。外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叮嘱蒋青好好休息,便要起身离开,临到门口是,有转回头叮嘱了一句“还有,你得到这本书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向任何人说起,如果遇到什么听者有心的人,可能会对你不利,记住!”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