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晨,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沙漠腹地,一只沙蜥懒洋洋的趴在黄沙上,或许它正享受着清晨还不怎么强烈的日光浴,也或许它正在思考着今天在哪里能找到食物。

  突然大地震颤,沙丘塌陷,伴随着强烈的轰鸣声。处于这出沙漠上空的空间变得扭曲,随后在空间扭曲的中心出现一个空间漩涡。在漩涡的中央,忽的生出一个光球,如同一面镜子一般,是扁平的,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球状。光球越来越大,在它周边还不断传出能量涟漪,当其下边沿接触到地面时,光球已高达数十丈,也这此时它停止变大。

  这,是一个空间传送门。

  一道道身影从传送门里跳出来,他们不是人类。他们身材壮硕,比普通人类略高一点,双眼血红,皮肤呈灰褐色,口中有吸血鬼般的獠牙,头上灰青色蓬松长发中,长出一对向后弯曲的犄角,长短粗细各有不同,形同怪物。他们穿着兽皮短裤,仅有少部分穿着兽皮制成的马甲,胸前挂着不知名动物的骨头昨晚装饰,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一名身材略瘦,老态龙钟,手拿木杖的怪物对另一个说道“莱斯利,我需要用魔力稳固传送门,你率领先遣军将周围本土势力清理掉。我们魔族已经对入侵这里做过很长时间的调查和准备,不能出任何差错!”

  “是!”

  ……

  =1更新i最Nj快上酷…V匠◇A网

  “稳住阵地!不许后退!”莱斯利对数十名魔族先遣军吼道“一定要守住阵地,等姆斯长老稳固传送门,我们的大军就可以过来了!”

  “哼!根本就不该听姆斯的,清剿周围势力,现在反倒引来本土势力的进攻。”另一名魔族答道。

  “别废话!守住阵地!”

  “杀啊!”近千名穿着异装的人类军队,挥舞着刀枪朝着魔族冲来。大量人类在冲过来后,又倒在了魔族的屠刀之下。

  ……

  “卑微的人类,死吧!”一名灰褐色皮肤上布满奇异的符文,头顶的犄角更粗更长,背后更有一对乌光形成的翅膀的魔族,指挥者大批魔族军队,碾压、屠杀着人族军队。显然这名魔族是魔族军队的头领,他站在高高的山峰上,俯视着山下的战斗,以极其磅礴的声音对人类军队吼着“要么死!要么屈膝为奴!哈哈哈!”

  ……

  “亚舒萨!我们遭到人类的大规模反扑,我们这边快守不住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啊!”一名魔族将军,对着一面光镜焦急的吼叫,光镜里显现出了亚舒萨的影像。

  ……

  “亚舒萨!姆斯长老阵亡了!”

  “传送门!传送门!噢不!传送门被毁了!”

  “亚舒萨!传送门被毁了,我们的援军来不了了……”

  ……

  “为了获得更多的支援、奴隶,870年前我们来到这里,欲图征服这里。但我们低估了你们人类的力量,魔族大军在经历了近千年的战斗,如今也只剩下我一人了。尽管如此,以我的力量,仍然足够征服这里,毁灭这里。但是娜卡拉,因为你,我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生命……”亚舒萨对生后的一名白衣女子说道“现在,我愿意放下屠刀,从此与你隐居……”

  ……

  “娜卡拉!娜卡拉!”一袭白衣的娜卡拉躺在亚舒萨的怀中,乌黑的长发散乱着,遮盖了她原本清秀的脸庞,胸前大片鲜血慢慢将娜卡拉的上半身都染成了红色,呼吸渐渐停止,原本白皙红润的皮肤也不再有血色,连灵魂也随着消残,最终消失于天际。亚舒萨将她抱得更紧了,眼泪不住的滴落在她脸上“娜卡拉,不要离开我,呜呜呜呜~”

  这是自亚舒萨出生以来,第一次掉下眼泪,第一次那么无助,第一次……心痛!他再难以压制自己的愤怒和魔性,仰天怒吼“啊!……”随之而来的便是血染大地。

  ……

  “蒋青,你个臭小子!还不起床!上学又要迟到了!”

  “哎哟!妈,别打了,我起,起床了。哎哟!轻点……”

  一个16岁少年,背着帆布书包走在路上,1.7米的个子,身材匀称,留着一头边分,面庞清秀,这便是我们的男主角——蒋青。蒋青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捂着被母亲用扫把打红的左脸,心里暗道“妈也真是的,我都上高中了,还不敲门就进我房间,幸好我没luo睡的习惯。而且妈老是用扫把打我,还专打脸,这让我怎么见人啊……”蒋青的母亲虽说恨铁不成钢,经常用扫把打他,但手上却是有分寸的。

  “说来也奇怪,昨晚那个梦,从小到大总是反反复复的做,每次都一样的剧情,还尽都是断断续续的片段,都做烦了。而且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会因为梦里那个美妞挂了,让我心里难受。”

  “娘哥!”蒋青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回头一看,一个体型与蒋青差不多,却更加壮实,寸头娃娃脸的少年追了上来,那是王伟,与蒋青关系极好,经常一起打望(在路边看美女),一起犯贱……

  “药哥,这么早啊,带烟没,来一根。”蒋青说道“昨天回家,差点被老妈发现我身上有烟,我一急,全丢厕所里了。”

  听罢,王伟递给蒋青1支,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把烟戒了吧,听说这玩意,会影响男性的某种功能。”

  “恩,知道了。”

  两人并排着朝学校走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多时便来到了学校。他们虽然是在高中才成为的同学,但都是住在这所中学附近不算远的走读生。王伟家境还算不错,经常在经济上援助蒋青,比如买零食、零烟,或者请女生吃饭帮买个单什么的,同时他二人脾气也颇为对路,所以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死党。原本蒋青是亲切的称呼王伟为伟哥的,可王伟说要与某蓝色小药丸有所区分,所以改成了“药哥”。而蒋青之所以有“娘哥”的绰号,那是因为他的名字谐音与历史上某zhengzhi名人相近,又因为他是男性。

  二人走进教室,蒋青的一双眼睛便直勾勾的盯着某处,在那里坐着一位名叫林可欣的少女,白皙的脸上透着清纯,身姿婀娜,让无数男人都把她当成了与自己右手亲密时的遐想对象。突然蒋青眼前一黑,撞在了某人柔软却又多肉的身上。

  “哎哟,娘哥,想吃老娘的豆腐就明说嘛,干嘛还要装着没看见啊?”一名体态臃肿,短发,一双小眼睛只能看到一条线的女同学,以一种尽显妩媚的语气说道。

  蒋青身躯一颤,急忙说道“不是的,纯姐,我是真没看到。”看蒋青说话时的表情,似乎是被某种童年阴影吓到。王伟也在一旁替蒋青解围“纯姐,我作证,娘哥刚刚在和我说话,他真没看到你。”

  “哦?真的吗?”张纯继续妩媚的说着,两人立即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吃米。“好吧,这次就放过你们啰”,张纯说完,还对他两妩媚一笑,两人瞬间背心一冷,打了一个寒颤,头也不回的逃走。

  “这胖妹,真TM恐怖,我们班怎么会有这么个霸王龙存在啊……”王伟愤愤说道“上次就因为我没有把辣条分给她吃,她就在体育课上,硬要我背她跑500米,你知道吗,那胖妹有180斤重。幸好我从小习武,关键时刻凌波微步一用,嘿嘿……”蒋青捧着双腿之间,冷汗直冒“唉,我就惨了,上次折个纸飞机,不小心飞到她的ru沟上,被她找了7个女生,硬生生把我拖到厕所后面,轮流弹JJ,每人100下……你说我这小身板,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王伟继续说道“唉,要不是这只母大虫她爹,是我们南区青龙会的老大,她哪敢那么嚣张。”蒋青暗暗点头,表示认同。

  王伟随即话题一转“不过话说,你刚刚又在看那林可欣?”蒋青恩了一声,没有说话。王伟又说“你还真是个痴情种子。娘哥,听我一句,别想了,那林可欣看着清纯,可真不是省油的灯。”蒋青看了她一眼,王伟继续说道“上次的事,难道你被耍得还不够?那婊子,仗着自己是官二代,有恃无恐,你我在她眼里都只是个玩物。”蒋青情绪有些低落,狡辩了一下“我养下眼,不行啊?”王伟白了他一眼“算了吧,我怕你走火入魔……”

  两个月前,蒋青偷偷写了一张小纸条,递给林可欣,以表达爱慕之情。而林可欣呢,嘴上表示愿意接受,但在有实质行为之前,蒋青必须要给她一个公开的求爱仪式。于是蒋青傻不拉几的向王伟借钱买了99朵玫瑰,在学校操场上向林可欣当众求爱。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林可欣一反先前的态度说道“你蒋青更我门不当户不对,我开辆车出来,让你加个油你都没钱,长得又干不拉几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你说你凭什么配得上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蒋青闻言,一连不敢相信,在听完最后那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后”,更是怒火中烧,刚想要上去做点什么,林可欣便“呀!”的一声向身后逃去,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和委屈,也在同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几个学生样子的大汉,挡在的蒋青身前。随即蒋青反应过来事有蹊跷,回头一看,校长已朝这边走来,那林可欣竟然跑到校长哪里述说着什么,说完便以一种顽劣且冷漠的眼神看着蒋青,似是在挑选。

  最后蒋青如林可欣所愿,不仅挨了学校的处分,还成为大多数人的笑柄。事后林可欣更是竟说了一句“这种事果然好玩,呵呵”,以此挑选蒋青。而蒋青在在王伟的劝说下,也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