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树林中一胖一瘦两道身体交替跑步前行,偶尔踉跄的脚步体现了他们体力的不支。“紫莹。这是第三圈了吧?我快不行了。还有多长时间?”胖子对跑在前面的紫莹问到!

  _酷匠网…正ug版$首"s发3

  “没多少时间了!再坚持一会,到了山顶再返回咱们就完成今天的训练了。”紫莹明显要好很多,说话间没有胖子粗重的喘息!

  “我看杨凡今天肯定得挨饿了。刚才见他他才第二圈刚开始。完蛋了!”

  “是啊。这条山路明显有鬼怪,我们跑的距离起码是山丘外面看上去的三倍多!”

  “哎。完蛋了完蛋了!我也要跟着挨饿了。”胖子愁眉苦脸的说到。

  “咦!杨凡跑不完是肯定的了。你加把劲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为什么说你也要挨饿?没有体力了?”

  胖子呼哧带喘,满脸通红。应到“哎……你还不知道杨凡。如果我自己吃了晚上回去不给他偷着带点。肯定又会说我不够意思,以前天天的跟他屁股后面天天转。与其说是我认为杨凡有什么过人之处,倒不如说是我从心里希望有一个不贪图我任何东西的一个朋友。不过这小子确实脑袋比我好使的多了。认他大哥也是我心甘情愿的。这么多年一起玩过来了。其实我们之前的感情甚至比我和我亲大哥都要好。我们相互之间谁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挨饿受苦的。嘿嘿!突然说这干嘛,不说了,省点体力再加把劲吧。争取按时完成,好给杨凡也带点东西吃。”

  “嗯。好!”紫莹应了一声,看着那肥胖扭动的身影,明明已经累到不行,居然还是被兄弟感情的牵挂而努力前行。而自己自幼独苗,虽然父亲百般宠爱,但是对这种兄弟手足间的情分一知半解,对胖子和杨凡二人不禁又重新审视了一番!

  两道身影被交叉的树叶遮挡,渐渐消失在小路上。

  而在小路的另一端,满头是汗的杨凡抬头看了看太阳。伸手抹了一把滴下来的汗水!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师傅那家伙肯定又给这条路施了什么障眼法。这么长时间我跑回苍云镇时间也富裕了,至于连这山丘两个来回都跑不完?反正今天是别想吃饭了,不如……”杨凡想到这,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四下望了望。一屁股坐在了树旁的树荫下,舒服的吸了两口气。又伸手解开了已经湿透的衣襟扇了扇。顿时感觉凉快舒适了不少。

  “反正也跑不完了。不如省点体力,省的在饿晕过去。”杨凡闭上了眼,准备好好享受一下阳光和煦,清风拂面。

  “啪嗒!”一声异响从杨凡身后传来。杨凡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绕到树后贼眉鼠眼的瞅了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好像只是一截枯枝掉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啊?难道是自己神经太紧张了?都怪那个邋遢鬼,吓的我够呛!这一天天的。哎!”

  “谁是邋遢鬼啊……嗯?”嬴墨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头上传来。杨凡感觉头皮都要炸了。脖颈子的鸡皮疙瘩瞬间纠成了一团!缓缓抬头,发现自己口中的邋遢鬼正站在树叉上朝着自己微笑。这时候杨凡看着这笑容就像是来自阴曹鬼府的夺命判官!骇的亡魂皆冒,轱辘着打了一个滚起身飞也似得朝着山上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师傅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想上天了,我实在是没的吐了。啊……”杨凡托着长长的尾音,打了鸡血似得飞也般的跑了!

  “哼哼。这个小子,早就知道他不老实。看来教学大纲还是不够完善啊。”嬴墨说着掏出一个小本就开始写写画画,好像在记录着什么……

  正午十分,餐室之内。丹泉真人,嬴墨,刘云,胖子,紫莹围桌而坐。桌子满当当的摆着一桌菜肴。色泽鲜艳靓丽,荤素搭配,看的人食指大动!杨凡站在墙角伸头望了一眼桌上的美食,“咕咚”一声,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刘云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杨凡,终于明白了师兄今日把饭菜做的这么丰盛的用意了!

  “诸位,开饭吧!”刘云说了一声,拿起了筷子,顿了顿扭过头朝着杨凡叫到“凡儿?”杨凡听到这一声喊,仿佛这就是世界最美丽的音符。眉开眼笑的抬头望着自己可爱的三师叔。“是。我在呢。师叔?”杨凡一脸惊喜,心里盘算着还是师叔对我好,不肯看我挨饿!

  “那个!你出去把水缸挑满吧。省的你在这看我们吃眼馋!”

  杨凡脑袋“嗡”的一声,感觉好像阳春三月里和煦阳光下突然掉进了冰窟。四肢冰凉,生无可恋!耷拉着脑袋默默走了出去!

  “啪嗒!啪嗒!”水珠从木桶里晃悠着滴落脚边。杨凡担着两桶水吃力的走在山路上。心想着师傅奸笑的嘴脸,感到一阵心烦意乱。越想越生气,把桶放到一边,蹲在地上噘着嘴,落寞的身影被夕阳拉的老长!

  “师兄!这样真的可以么?这才第一天,我看杨凡就有些扛不住了。会不会弄巧成拙啊?”一白一黑两道身影站在山顶一块突出得岩石上,白衣不染,黑衣邋遢至极,双双望着山腰处的杨凡。

  “无妨!别看这小子溜尖耍滑,一副赖皮模样。其实内心十分强大,有异于常人的强大抗压能力。他表面的玩世模样照我看不过是对自幼父母双亡性格独立内心的一种掩饰。所谓能者内敛,弱者表像!杨凡就是这样拥有一颗强大自立的内心,今日承受这这饿腹伐体之痛,日后就会变得更加坚韧,这对他以后得修行是有很大好处的。”嬴墨眯眼望着四仰八叉趴在地上,呼哧带喘的杨凡说。

  “师傅昨日为其摸骨。果然如我所料,此子根骨上佳,是难得一遇的好苗子。若稍加雕琢,一定是一块精美的玉器。可是偏偏生性顽劣,就要辛苦师兄慢慢调教了。”

  “呵呵,不辛苦!教化此子,其乐无穷啊!哈哈哈哈……”笑声回荡在山谷间,迂回婉转,经久不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