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有舍有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要得到仙慧的心,唯有这一个办法,只是他尚且找不到一个理由去允许自己这么做。而赵仙慧的真心恰巧给了他一个改变的理由。

  他很是真切的看着我,对着我行了一个女真族对待尊敬者的大礼,然后很是感激的对我说:“我曾经这么想过,可是担心即便这样做了,我依旧得不到仙慧的心,谢谢你给了我信心。”

  -1看6,正版$^章&_节!上Ja酷&匠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谁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包括仙慧,你对她好,她都知道的,她虽然倔强,但终归还是个女孩子,你守在她身边,总有一天她自然会把心交给你!”

  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面色绯红,仿佛已经预见那一天的到来,我摸着仙慧脑后碰撞出的伤口,如果她醒来之后能够失忆,这莫过于是最好的结局了。

  完颜斜保将赵仙慧抱起来,而我依旧瘫坐在地上,我却已经站不起身来了,他很是担忧的看向我,想要扶我起来,但是怀中抱着仙慧,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苦笑着冲他摇了摇手,已经这番姿态,也就不需要更差了。“仙慧若是醒了,将一切都忘了,你也不要着急,有的时候对她来说,忘记过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也不要刻意去欺瞒她,不要骗她,哪怕你是为了她好。”

  完颜斜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我话中的意思,但是仙慧我带不走,带不走一个被深爱的人,我也知道一旦我将这样的想法同仙慧讲,她一定会无条件的同意,所以我不能说,不是因为嫌弃她累赘,而是为了她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不是你想便可以拽着他们上路。

  我冲着完颜斜保挥挥手,是时候和完颜设也做一个了断了,并不适合完颜斜保他们在场,况且仙慧的伤急需医治,不然就不是失忆这么简单,而是直接要了命的大事了。

  完颜斜保点点头,抱着仙慧站起身来,她想对着完颜设也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无法开口,因为站在他的角度上,根本不能理解完颜设也身上的压力,他们从小就没有母亲,长兄如父,如果不是仙慧,他们也不可能将关系弄得这样僵。

  其实换一种角度,换一个层面,当我不在是赵福金,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完颜设也又何尝做错什么?不过就是不爱我,更加大胆一点的猜测,或许就是,他或许从第一开始就知道,我根本不是他喜欢过的赵福金,所以他才会这样对我。

  也是了,虽然长相一样,但是性格确是南辕北辙,就好像仙郎同仙慧长得一样,但是初见,只是跟仙郎待过一天的我,便能从细枝末节发现两人的不同,又何况是完颜设也呢,他自十五岁开始便同赵福金是一对,这世界上不会有比他更了解赵福金的人了,怎么可能相信失忆之后的赵福金会是我这幅状态?

  再看向完颜设也,他将才的惊慌失措,是否能认为是喜欢我?哪怕只有一点点呢……

  “咻!”一道箭芒划过半空,身着黑衣的几个人似是从半空中陡然出现,完颜斜保被逼的退回来,完颜设也紧皱着眉头,几步往我身边冲,明明是很短的距离,在刀光剑影里却显得那样遥不可及,在这一刻,我竟然一点也不紧张,我想要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却倏地看见一道冰冷的剑芒在他背后冲着他的心脏飞逝而来,几乎是下意识,真的是用尽了这一生的力气,我狠狠朝他撞去,“噗!”的一声转瞬而至,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鲜血淌出嘴角,我想说我没事,一张嘴,一口鲜血奔涌在他的身上,星星点点的落在他白色的披风上,我心里一疼,看着直愣愣插在我胸口的一道箭身,开口说的确是:“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衣服……”

  他什么也没有说,却也是第一次露出绝望的表情,刺客很快就被镇压下去,我静静的在他怀里躺下,然后摸着小腹对着他低声说道:“我们有一个孩子的,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他抱着我的手臂都在发抖,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所以,我又能确定一件事了,他给我的药本来就是打胎药,因为我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因为北宋与大金势不两立,因为他有夺嫡之心,所以不能在他的身上留下污点。可笑的是,我到身下开始流血之际还认为是因为月食来的汹涌。

  他在我的耳边喃喃:“我知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想我总应该为了爱而去做什么,也应该将我们中间那一层薄弱的窗户纸捅破,所有隐藏在黑暗里的真相都应该面世,不论会得到怎么样的结局。

  “其实我……不是……”

  我话还没有出口,却被完颜设也打断,他声音涩哑,又是一顿,然后说道:“我知道的。”

  我问他:“什么时候?”

  不知道是不是我为他挡剑的缘故,现在的完颜设也格外的温柔,没有因为披风弄脏了而生气。

  他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轻声对我说道:“我怎么嫌弃你,因为披风便是你为我做的,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炎华夫人,而是赵福金身前的封号!”

  饶是已经做好了接听一切的准备,但是我还是少不了一番惊讶,原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我又想起了秦狼,突然笑了笑,那么多巧合,明明是跟秦狼在一起的夜晚,醒来之后便变成了他,这么浅显的真相,我竟然到现在才真正的明白过来,如梦初醒般的说道:“炎华是我,秦狼是你?”

  他点点头,我轻笑出声,扯着伤口一阵一阵的痛,却突然看到他面色一沉,“谁让你为我挡箭的?”

  有水珠落在我的脸上,我觉得我做的一切应该都是值得得了。

  我很是费力的抬头,伸出没有被鲜血染红的左手攀上了他的脸颊,“你肯为了我流泪,便是值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