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斜保很是紧张的站在完颜设也身前,跟刚才的状态完全不同,想来他这个时候对赵仙慧已经是情根深种,所以才会防着只记得亲哥哥,即便知道自己的哥哥不是随意动手的人,也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防着他。

  我看向完颜设也,他现在表情晦暗,虽然看不出什么情绪,也知道他现在肯定不好受,被自己的亲弟弟质疑,即便完颜斜保也是下意识的行为,应该会很难过吧。

  我收回目光,这是完颜设也欠我的第二条命,如同一个星期前的那次争执一样,我依旧会将他的视我命如草芥记在心底,并且暗暗在心底发誓,这些都是他欠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自然会让他比现在的我痛苦十倍。

  我从不是什么坏人,我也不是说非要取了完颜设也的命才甘愿,只是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权贵人士纷纷视普通人的命如草芥,如果你不去害人,自然会有别人来害你,你不去吃人,便会被人吃掉。

  这是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我想要在这样的时代活下去,就必须改变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不像是别的穿越小说中的人物,只要想就可以改变这个时代这样的鬼话。

  就比如完颜设也从赵福金死而复生变成我,然后我以赵福金的身份回来之后就想要把我弄死,像这样的完颜设也,不管怎么改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劣根性,总不能开心的时候把我当个宝,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无视我生死的,所以,代表赵福金的我,对付完颜设也不仅仅是因为这是赵福金的愿望,也是我活下去的屏障。

  完颜斜保想带赵仙慧离开,仙慧哪里肯,只是半蹲在摇椅前抱着我,将头投向我的怀里,恶意满满的看向他,不肯动。完颜斜保只能可怜的挡在完颜设也同赵仙慧跟前,向我投去求救的目光。

  我缓缓收回目光,不是因为刚才他没有帮我而生气,先前说什么将他们搅黄也不过是一时气话,非但不会搅黄,我还要好好的撮合他们,若没有完颜斜保这步棋,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好好打击一下完颜设也呢。

  完颜斜保吐了吐石头,知道刚才的事没有帮到我,反到差点害死我,现在再开口求我帮忙有些衰,只能无奈的对赵仙慧说道:“仙慧,嫂子不会有事的,你先跟我回去。”

  他没有敢上来拉她,视线总是往她的两只手上瞟,似乎很是忌惮的样子,我这才注意到她手腕上尚且绑着纱布的伤口,血水挣开伤口渗透渲染纱布,我面色一沉,一把抓住她的手,这才明白了完颜斜保的忌惮指的是什么。

  一左一后,两只手的手腕处都有伤痕,没有缠着纱布的左手手腕伤疤已经结了痂,但是还是可以从结了痂的地方看出来当时伤的到底有多深;不用想也知道,她缠着纱布的右手只会比左手更加严重。

  我猛地抬起头狠狠的瞪向完颜斜保,他居然敢这么折磨她?

  我自己也能感觉到我现在的目光有多麽犀利恐怖,看着完颜斜保被吓得退后两步,然后看着我,战战兢兢的说道:“不是我动的手。”

  o+酷=匠JU网r首发…P

  我恍然大悟,刚才也是被眼前的景象,仙慧的伤势冲昏了头脑,现在猛然间被提醒才想到,割腕一向是自杀手段,但是从北宋被送往金朝,仙慧是被直接送往完颜斜保府上的,可以说倔强的她从来没有受过任何来自完颜斜保之外的屈辱,比不得赵福金,更比不得她的亲妹妹仙郎,她有什么理由在我们都拼命想保住自己生命的时候,随意的拿着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我不敢想象,如果完颜斜保没有发现受伤的她,现在的她会不会也和仙郎一样芳华早逝,但是另一方面又庆幸她遇见的是完颜斜保,如果是完颜设也的府上,也不用完颜设也亲自出手,光是他的那些夫人,就可以整死她好几回了。

  赵仙慧有些奄奄的,抬头一双如月光般的眸子期待又害怕的看着我,“四姐姐,你生气了么?”

  要说起这赵仙慧的长相虽然同赵仙郎的一样,但是她比赵仙郎要倔强,而倔强换另一个词便是坚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坚持能换来什么,也知道完颜斜保的弱点,至少过得比我要好。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现在多大?靖康之难发生之时年仅十六的她如今也只有十七岁,搁在现代还是未成年的年纪,能强求她怎么做?再这样的当口,她是娇生惯养的公主,若不是我强占了赵福金的身体,我和赵仙慧也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又怎么能够根据自己以前的世界观来看待赵仙慧对待事情的看法?

  我在这边兀自想了很多事情,却听见赵仙慧在我身边对着完颜斜保厉声指责道:“这也叫没事?今日若不是我来的话,还不知道四姐姐被你们折磨成什么样子,完颜斜保,我以为你是真的想要让我开心,你对我说你可以带来四姐姐来我身边,但是我看见的却是四姐姐差点死在你和他的手上,完颜斜保,我再也不会信任你了。”

  完颜斜保一脸的错愕,没想到赵仙慧的反应会这么大,而且将完颜设也也牵扯进来,我正欲开口,腹部却一阵疼痛,钻心的疼,不可自抑的低呼出声,我从椅子上跌落,疼得在地上打滚,最先跑过来的是完颜设也,他一把将我抱起,看到了流血不止的下身,狠狠呆立当场。我心中暗暗尴尬,料想应该是第一次大姨妈来的汹涌,不是薄薄的羽绒布料可以抵挡的,但是看到完颜设也紧张的样子,却忽然一计上心头,如果这一计能够成功,那么我也就足够有了立足真珠府的筹码,即便这个筹码是虚幻的,想到这里,我一把抓住完颜设也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放我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