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设也弯下腰来,脸离我只有几厘米,我静静的跟他对视,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只要他一离我这么近就会脸红然后不敢看他。其实不是我不害羞,只是经历了之罗那一出闹剧,已经做不到心情再次紧绷一次了。

  他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压低了眉梢飞飞眼,把倚在小厨房门框上的梁青迷得将一簸箕的馒头都滚在了地上,愣是没留下一个。我刷的一下站起身来,起身之猛将完颜设也也一下子撞开,我没空理会他是不是生气了,而是小跑跑到梁青身旁,没去扶她,因为现在我的眼里只有满地滚落的馒头,呜呜,我的小心肝啊。

  我蹲坐在地上,将馒头一个个的往簸箕里捡,嗯,虽然一个个都从白的滚成了黑色,但是还可以吃……

  梁青站起身来拉住我,我们都顾不得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在场,便开始激烈争吵起来。

  梁青和我一同握住簸箕,一个主张已经脏了便不能吃了,一个主张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与梁青同时说道:“放手!”

  O最g{新aG章节◎$上'酷O匠网tZ

  “你先放!”

  “……”

  “公主,已经脏了,若是公主想吃,屋里还有饼子啊,若是吃着这弄脏的馒头,吃出什么毛病该如何是好?公主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了自己现在的身子考虑考虑,啊,公主别咬我啊!”梁青急的都要哭出来了,我也是见她不放手才去咬她的,我嚷嚷道:“你懂什么,知道什么叫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么?”

  梁青即便是被咬了还是不肯放手,反而抢的更猛了,一边抢一边很是吃力的说道:“奴婢不知道什么叫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奴婢只知道这馒头已经脏了,脏了便不能吃,吃了便会拉肚子!”

  “呸!”我轻啐了一声,这小妮子真是越发的野了,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起来,“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个屁啊,这馒头哪里脏了?正说着我抓起一个馒头,迅速剥了弄脏的一层外衣,只剩下里头的心,然后一口塞进嘴里。

  “呀!”梁青惊呼一声,上来就要掐我的脖子,“公主,快吐出来,吐出来说不定还有救!”

  “呜呜……”我的喉咙里塞满了馒头,很是难过的挥了挥手以表达我的不满,都说了没事就是没事啊,北宋从战乱到亡国有多少人因为吃不上一口馒头而活活饿死的?现在把这个馒头丢了,那和害死几条人命有什么区别?

  梁青才不管那么多,我左阻游挡她也近不了我的身,梁青大概也知道拗不过我,决定后退一步,商量的口气和我说道:“公主,那我们不丢,拿出去送给乞丐,行吗?”

  我想都没想,吞下最后一口馒头,果断的摇了摇头,我都还没吃饱,怎么能送给乞丐!

  梁青有些挫败的问我:“为什么不能送乞丐?不是公主自己说的这些馒头可以救很多人的性命,丢了就是可惜吗?”

  我睨了一眼她,很是严肃的替自己辩解道:“原因有两点,首先,乞丐和难民是两种概念,一种是自己有手有脚的,又生活在太平国度,却甘愿放下尊严去行乞,也就是你先前说要送的那些乞丐,这里不太平么?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了么?他们没有手没有脚吗?我们凭什么把自己的劳动成果送给贪得无厌况且不懂得报恩的人身上?这是一点;其二……”

  我感觉有两道目光稳稳的落在我的身上,似乎是好奇我在说了这么多正义凌然的话之后,第二点又会阐述什么理由。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实话实说,“第二点嘛,我比较护食!”

  梁青脚下一个踉跄,彻底败在我脚下。

  哼哼,小样儿,和我斗……

  看得出来梁青很是挫败,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将簸箕递回她的手上,好言劝说道:“乖,你回去将馒头的皮撕了,然后刷上一层辣油,架在火堆上烤一下!”

  梁青本来灰蒙的眼里像是从心里散发出的光芒,很是兴奋的冲我点了点头,然后端着簸箕里的馒头重新回到小厨房里继续深加工去了。硕大的院子里再次只剩下完颜设也和我。

  完颜设也说:“福金……”

  我脸色一暗,果然躲不过,有小厨房可是大妃的特权,就算是淳加也只能吃大厨房的东西,这可是藐视府规的重罪啊。啧啧,但是想到正在梁青手里接受重生的馒头,又觉得什么惩罚都是值得的,想到这里,嘴角控制不住的流淌下几滴口水,就在完颜设也的眼前……

  完颜设也脸色一黑,就要走过来,我咬了咬牙,先他一步冲到他的脚下,然后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哭诉道:“大王,您如此秀色可餐,这天下的男人是都瞎了眼了么,怎么都没有人喜欢你?但是妾最近被这样的事情所困扰着,妾不懂啊,不懂啊!”一番诉苦可不是作假的,虽然有夸大其词的部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我现在这一颗焦虑的心。

  索性完颜设也被我的疑惑噎的死死的,经过我一番咆哮,估计也忘了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不去纠结小厨房的事,顺便还可以给我答疑解惑,简直是一举双得的好事呢。

  “赵福金,你刚才说什么?”完颜设也声音冷冷的,分不清喜怒哀乐。

  我只当他是没有听清,又觉得自己刚才所表述的或许太过粗糙,于是斟酌了一下用词,很是委婉的说道:“妾是想问,爷长得如此貌美,就没有男人喜欢过你吗?”

  “……”我抱着完颜设也的腿,抬头也只能看见他的下巴而看不见他的表情,以为他又没有听见,便又重复了一句,“就是说,你有没有被男人喜欢过?”

  “有意思。”完颜设也怒极反笑,脸上的表情因为扭曲看起来让人惊恐,我想要退后已经来不及,被他捏住了下巴,他的声音阴测测的在我耳边想起:“蠢货,你想死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