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仙慧同赵仙朗和赵仙姚是一母同胞的亲姊妹,同为萧贵妃的女儿,而赵福金的生母在赵福金很早的时候就病逝了,从小寄养在萧贵妃名下,四人是一同长大的情分,非其他姊妹之情可以比较。仙朗同仙姚两月前死在刘家寺,所以赵仙慧指名要赵福金,也就是我去见她,否则绝不理会完颜斜保。我只能说赵仙慧运气好遇上了完颜斜保而不是他哥哥,不然以她那倔脾气死的一定比赵福金还早。

  说道完颜斜保此人,到底还是年轻,从小到大都在完颜设也这个霸道的哥哥守护下长大,也没接触到什么阴暗的东西,所以才会这样的单纯。

  夜晚,我坐在梨树下的摇椅上,觉得心情有些烦躁,之罗劝说我进去无果之后,暖了一个汤婆递在我的手上,往我身下搁了毛绒心儿的厚垫子,又在身上盖着不知道是什么毛的外披,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做起身来,以为这个小妮子已经放弃对我治疗,便重重的跌回摇椅上,只是还没有等我消停片刻,之罗的房屋再次被推开,我斜着眼看过去,之罗抱着一件毛绒外披,又将仓库里的一个小凳子搬了出来,我没有说话,看着她把凳子搬到我旁边,看样子是想和我说点什么。

  只是这绒毛外披太长,总是拖在地上,我笑了笑,摸了摸鼻子,说道:“下回让完颜依希给你砍几根竹子,然后给你现做一个摇椅。”

  之罗歪着头看着我,眼睛里带着光,“公主还会做这个?”

  “……没有啊。”我指了指正在小厨房烹饪馒头的梁青,说道:“青儿祖上不是编筐的么,都是竹子应该都擅长吧。”

  之罗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公主,会编筐的是我家祖上,和青儿有什么干系……”

  “……”

  之罗很是委屈,见我理亏没有站住理儿,便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说道:“公主还记得七年前公主十五岁时,之罗送给公主什么礼物么?”她很是期待的看着我,我实在是将那句失忆说不出口,将两者联系了一下,试探的问了句:“是个竹筐?”

  之罗怔怔得看着我,满眼都是不可置信,我觉得她一定是觉得我失忆也能记得她的礼物,是感动的,没想到这小妮子嘴一撇,哇的一声在我身旁嚎啕大哭了起来,“公主惯会欺负奴婢的,公主十五岁可是及笄之礼,之罗怎么可能送给公主一个竹筐便以了事?公主那时还说,一辈子都会记得奴婢的好,可是才七年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呜呜……”

  “七年已经很久了好么……”我嘟嘟囔囔一句,“都已经小半辈子,还不算久么?”现实中几个人可以记得七年前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在保全了赵福金全部意识的情况下,也不能确定赵福金也能记得啊,况且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

  之罗显得很是气愤,“说好的一辈子,少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是一辈子。”

  “……”怎么感觉这么熟悉的台词呢,对啊,这好像也是电影霸王别姬里张国荣的台词,先不说为啥两个人台词一样,这样的话很容易让别人误会啊,还是说之罗对我有除了主仆之谊之外的其他情谊……回想起以前之罗对我总是时不时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只要是我撩她她也一定会上套,难道这就是暗示?

  我很是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试探的问道:“之罗啊,你对我……额,是不是存了什么……”我仔细捉摸了一下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才能在不伤了之罗的情况下委婉的表达出我对此事的困惑。

  m酷rO匠网。永n久p免8费X看小{说$

  她突然很严肃的看着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赵福金的一张脸堪比女版的完颜设也,就好像有男人喜欢完颜设也的时候,他有多恶心,那便是现在的我的真实写照。不是因为讨厌之罗这个人,而是讨厌这种不正常的,足以毁三观的事情。

  我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看起来像是在等我的答案,我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将便扭的话说出口,因为她还小,可能还不懂什么是喜欢,我不能因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接受不了的事情就主动去决断她对待事情的看法。

  完颜设也从门外进来,犹如解救我的天使一般出现在院门前,我从没才有一次如同现在这样的盼望过完颜设也出现,我没有站起来,但是之罗也看见完颜设也,面色刷的一下变白,很是担心的看了我一眼。

  应该是在考虑要不要留下来陪我,只不过,这个时间点来的完颜设也绝对是因为赵仙慧和完颜斜保的事情来找我,说到底,自己的弟弟被北宋废国公主迷惑,又怎么可能会在之罗面前丢了这个颜面。

  完颜设也站在我面前,我肚子还是一阵一阵的抽痛,再加上被先前被之罗裹得像是一个粽子一样,也就没有站起身来,好在完颜设也还有正事相商,没有过分注重这个。

  我都不敢看向之罗,仍能感觉到落在我身上一道不甘而担心的目光,更加证实了之罗对我“非比寻常”的重视,但是为了避免她伤心我又不能主动让她离开,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之罗不希望完颜设也开口,而我却期待着完颜设也多说些什么。

  完颜设也鬼精一样的人物,尽管我装的再冷静,自然也能发现我们之间诡异的气氛,但是他并没有戳破,而是对着之罗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她即便再想留下,也不能去违抗完颜设也的命令,耳边传来之罗的声音,“奴婢告退!”然后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安然的放回肚子里,身上压迫感顿时消散不少,要不是入目一双绣着银龙的黑靴,竟然忘了完颜设也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