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未说出口的话忽然间顿住,腹部因为说话所带来的呼吸,而有奔涌的感觉。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自己现在在经历什么。

  脸色一下子变绿,心中简直奔溃,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候。

  宴会上我站在舞台中央,平时来这个都是疼的要死而且异常汹涌,如果在这个当口跳舞,也就只能血洒当场了。

  完颜设也见我不回击,很是意外,但是也没打算放过我,“宝贝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额头上划过三条黑线,这人也是记仇,我不过就是跟秦狼开玩笑时喊了他一句宝贝,不小心传到他耳朵里,以后就成了我的专属代名词了。只不过,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喊这个是为了让我干活,人多的时候喊是为了让我难堪,比如羞辱我之类的。

  如果是其他的时候,哪怕是腿断了手断了也可以硬着头皮而上,也不会让他看不起我,可是这种事,可不是硬着头皮,忍着痛,厚着脸皮就可以继续做下去的,所以我还是没有动,目光如注的看着完颜设也,我们两个人之间,最先沉不住气的那个人自然就是会失败的那个人。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完颜设也是铁了心要和我过不去了。

  不管我的目光再怎么灼热,完颜设也还是自顾自的和旁边的人饮着酒,眼里什么都有,唯独没有需要他帮助的我……

  我不可能先开口,周围人这么多,难保我将自己的难处说出口,他就一定会帮我。但是我现在不能动,只要一动,鲜血就会从裙子上印染出来,到了那个时候,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完颜依希站起身来,想要走到我身边,路过完颜设也的时候却被他拦下,声音温和,“来,小弟,陪我喝一杯。”

  长舒了一口气,幸亏没过来,这种事可不能让完颜依希知道,毕竟人家还是一个女孩子嘛!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然后捏着嗓子扭了扭身子,冲着完颜设也娇声喊道:“大王,你过来一下。”

  完颜设也瞄了一眼,继续跟他的兄弟们喝酒去了。马蛋,就知道他存心想看我笑话,我咬了咬牙,开始解身上的带子,这里是完颜离布的府上,我还就不信完颜设也能丢的起这个脸,他的这些兄弟们可是都知道我是他带来的。

  “噗!”完颜斜保的眼神刚瞄在舞台上,一口酒喷了出来,他喝的不比完颜设也少,但是却没有完颜设也的酒量,看见我在台上放肆的举动直接将酒灌在鼻子里了。他连忙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往完颜设也的位子上挪了过去,又担心他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落在我身上,所以专门挤到完颜设也身旁耳语了几句,完颜设也面色猛的一沉,抬起头正看见脱衣服正脱得兴起的我,我后背没由来的一阵发麻,抬头一看果然是被完颜设也看到了。手上的动作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快,反正已经这么做了,现在停下和等他过来被迫停下结果都一样。

  “怎么回事?”完颜亮扭头过来就要看过来,就是现在,我一把拉开中衣,露出了映着荷叶的肚兜,就是现在,完颜设也一定会阻止我的。但是我想差了一件事,完颜设也不能根据普通人对待事情的方式来衡量他。我还是停了手,虽然完颜设也的这些兄弟们大多喝的酩酊大醉,但是还是有几个清醒的,我也犯不着为了激怒完颜设也把自己的清白搭上。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完颜设也做的更绝,只是抬手间,便将完颜亮一个手肘击昏。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一丝情面,连我都忍不住要为他鼓掌一番了。

  完颜斜保张大了嘴巴,也没有把完颜亮扶起来,我知道他们兄弟和完颜亮关系一向不算密切,但是没想到完颜斜保下一个动作是立马奔开完颜设也三米远,然后背对着我捂着眼睛一个劲的嘟囔道:“哥,我真的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嘴角一抽,醉酒后的完颜斜保看起来不像清醒的时候那么浑,但是有一条一直没有变,他还是非常惧怕完颜设也。所以想要攻克完颜斜保,取得他的信任的话首先要真正的了解完颜设也,并且成为他重视的人才可以。

  我转身看向完颜设也,他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一把勾住完颜斜保的脖子拉到胸前,揉了揉他的头发,失声笑了笑:“说起来哥哥也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我的女人就要成了众人眼里的笑柄了。”他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生气越是冷静,现在这幅状态,基本上内心已经在咆哮了。如果眼神可以吃人的话,完颜斜保估计已经被砍成渣渣了。

  完颜设也急的都要哭出来了,完颜设也摆明要跟他算账,他估计已经后悔死了多此一举帮我了。不过,既然他帮了我,我自然还是要救他的。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眼看完颜设也的拳头就要落在完颜斜保身上了,我只说了一句话便让他住了手,“爷,我觉得我应该有点事和你说。”

  完颜设也的手顿了顿,转身疑惑的看向我,我很是诚恳的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放开完颜斜保的脖子,缓缓向我走来,然后离我极尽的地方停下,“宝贝儿,怎么了?”

  鼻间一阵汹涌流动,我连忙捂住鼻翼,他轻声笑了笑:“宝贝儿,你可真爱害羞啊。”

  我梗着脖子,鼓起勇气看向他,一本正经的调戏道:“又不是没摸过,老夫老妻的还……”我突然愣住,怎么一个没注意就开始口无遮拦了,我捂住自己的嘴巴,有些担心的看着完颜设也。好在他完全没有生气,目光扫向我冒着虚汗的额头,一把扶住摇晃的我,皱着眉问道:“你怎么了?”

  酷,0匠;4网Ap首/发s

  我很是委屈的环着他的手臂,女孩子在这个时候最是脆弱,再加上他不同寻常的温柔,让我很是依赖他。他看着眼泪汪汪的我,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竟然是心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