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事情朝着我不能控制的方向狂奔而去的时候,门外响起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大,大王,你在么,熙儿好想你啊。”

  这是唐括泽熙的声音,我心中一喜,从来没觉得她的声音这么好听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和天使一样。也不担心完颜设也会不理泽熙,不管完颜设也到底喜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他要是有脑子就应该知道,现在的他对泽熙还不能翻脸。

  果然,完颜设也将我放了。我开心的就要下床去,却被完颜设也一把拉住。我疑惑的回头看向他,他理所当然的说道:“睡觉,随后一把把我搂住塞进被子里,又开始了最初的上下其手。我一边躲一边震惊的闷声喊道:“完颜设也,你疯啦!”

  他手上的动作不停,惹得我忍不住叫出了声音。浑身都被撩拨的颤抖,还要听他在耳边调戏,“只不过这么你就想要了?小浪货。”

  你才是小浪货,你们全家,你们整个完颜家都是小浪货!我心里整个都在咆哮,表面上却还要好心相劝,“大王,泽熙夫人说不定有急事相商,大王还是为夫人开门比较妥当。”

  他从被子里钻出来一个半大的脑袋,然后一脸天真的看着我,问道:“小福,你希望我去开门么?”说完眼神期冀的看着我,等我给出答案。我却忍不住想要摸摸他额前微卷的头发,也不知道完颜设也是不是刻意的,但是真的好萌啊。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摇了摇头,明明知道这不过是完颜设也所施一计,但我因为他的萌还是毅然决然决定帮他演下去。他想冷落冷落越来越放肆的泽熙,就必须找一个看似理所当然但是却不正经的理由,唔,被一个亡国公主祸国殃民的妖姬迷住的话,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

  只是他演的太真了,再像一点,或者我再笨一点,我就不会这么清楚了。

  主动坚持自己从完颜设也的屋子走回去,却在门外不远的地方遇见了刚从大妃院里归来的淳加。我们四目相对,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是看见我从完颜设也的房间里出现的。

  “福金,我有些事想和你谈。”淳加快走几步,然后拦住我。

  我朝她身后看了看,然后故意转换话题,问道:“秦狼怎么不在?”

  她没有想到我会问秦狼,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哥哥找狼儿有些事,便让她先回去了。”

  “哦。”我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但是却有些庆幸,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不会被她看到,免得又是一顿教训。

  淳加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连忙打断她的思绪,问道:“对了,淳加,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她能看得见我的狼狈,却没有拆穿我,而是安慰着说道:“你也不必紧张,现在的我可不是那个一定要以得到大王的宠爱为所有目的的淳加了,况且我们不是结盟了么,你若是得宠,对我也有好处不是么?”

  我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淳加终于不再以完颜设也为中心了,这可是值得庆祝的好事啊。可是转念一想,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完颜雍马上就要来到淳加的世界了呢?

  我心里止不住的一阵叹息,看似左右纠结,其实还是站在了完颜雍这边,毕竟历史上的完颜雍太过优秀了。

  况且淳加已经在我对她潜移默化的改变中对完颜设也改变,现在再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完颜设也这样的渣渣本来就不是淳加的良配,再加上完颜雍此人实在是好到不行,我心里的罪恶感也就少了不少。

  毕竟就算不是我,淳加将来总有一天还是会遇见完颜雍,可是我总不能等到那天之后再对完颜设也动手吧?

  还是以前的那个说法,一旦对完颜设也动手,多多少少还是会波及到淳加。如果伤害到淳加的话,和乌林答家族的结盟岂不是还没有实行就会胎死腹中。

  乌林答家族,是完颜雍推翻海陵王政权的关键因素所在。如果我能取得乌林答家族的信任,有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了。

  “淳加,你现在就很自信了嘛!”

  她睨了我一眼,悠悠的说道:“不是自信,而是看清楚了事实。”

  我心里一愣,然后嘿嘿笑了笑,“淳加,你说什么呢。”

  她没有像以往一样调侃我,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福金,其实我很羡慕你,所有人都为你挣破头的时候,你却可以一点也不为这样的事情烦扰,还能这么悠然自得。”

  我嘴角一抽,这话说的,怎么都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你也知道,我并不喜欢他们,他们喜欢我左右不过就是一时兴起,或者是看我和以前不一样了,想故意整整我罢了。”我无所谓的摊开手,我可没觉得完颜四兄弟对我有一点动心,最多就是动了歪心思罢了。

  淳加摇了摇头,“你们宋人有一句俗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福金,你总是在教我怎么做,可是你却看不清楚自己的事情。”

  “淳加,你怎么到给完颜设也当起说客来了?”以前的淳加对我,分明还有伪情敌之间的防范,怎么现在的样子到像是想把我往完颜设也那边推?

  我狐疑的看向淳加,总觉得最近的淳加越发有些奇怪。但是奇怪在哪里却有些说不上来。

  她摇了摇头,也知道说不过我,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说了一句:“或许是我多话了,每个人的缘分总是在注定的时间才会遇到,有的人一开始就懂了,有的人一辈子都不懂,这不是外人所能决定的。”

  “……”我带着真诚的目光注视着她。

  “……看来是没懂。”

  我僵硬的转头,忽然伸手指向一边,然后惊声道:“哇,有飞碟。”

  淳加笑着摇了摇头,但是没有戳穿我,之后又和我聊了一些其他事情,直到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

  完颜设也不动声色的出现在我背后,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伸手怀住我的腰,猛的一下拉了起来。而且是当着淳加的面,就像抱着孩子一样,我觉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放手!”我直接上手掐上他的手臂,力道之大很快就在他白皙的手臂上显出红肿的掐痕。完颜设也吃痛闷哼一声,但是依旧却没有放手。

  我很是担心的看向淳加,她反应倒是不大,甚至对完颜设也恶意的秀恩爱也可以置之不理。我一时奇怪,放松了对完颜设也的防范,被完颜设也一嘴亲在脖子上。

  “偷袭成功。”完颜设也脸上挂着邪魅的坏笑,不怀好意的说道。

  我:“……”

  淳加这个时候才有了点反应,我心里咯噔一下,淳加虽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在乎完颜设也,但是不代表不爱完颜设也啊。

  我铆足了这个半辈子都没用过的狠劲,一头撞在完颜设也的胸口。完颜设也吃痛,然后放开我,我急忙解释道:“淳加,我……”

  淳加笑着摇了摇头,暗暗思忖一项精明的大王居然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确实只有在福金面前才会这样,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因为不想让福金记得当年的事情而配合她,或许福金可怜,但是完颜设也可悲。

  “大王,淳加先退下了。”她可没兴趣在这里看完颜设也调戏福金。

  我连忙伸手,希望淳加留下来。却被完颜设也抓住,这样便扭的姿势看起来着实搞笑不已,一见淳加走远,完颜设也便嫌恶的将刚才还视如珍宝的我如同垃圾一般的一把丢在一旁,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手。

  我擦!原来是做给淳加看的?还是说他知道我们之间要结盟的事情,所以故意在淳加面前和我亲昵,以此挑拨我和淳加?

  他睨了我一眼,冷冷的笑了笑:“你在那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生气,也不打算再理他,扭过头去冷声下了道逐客令,“大王,我累了,你先回去吧。”其实我内心想说的是:“马蛋,给老子滚,特么的再让老子见到你,老子给你剁成渣渣饼喂狗!

  “明日斜保回来,我们为他宴请,你同我一起去。”完颜设也前脚踏出门框,后脚声音便悠悠的响起。

  “那是你弟弟,我不去。”话也没有经过脑子,直接脱口而出。

  只是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完颜设也对这个弟弟简直就跟爹一样的宠,况且这个完颜斜保也是我最感兴趣的人之一。因为他对赵仙惠的心从一开始就是真的,和变态的亲哥哥完颜设也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完颜设也眯眯眼,声音清淡,“你说什么?”

  我嘿嘿笑了笑,马上表态,“你弟弟就是我弟弟嘛!我当然要去啦!”

  酷匠\j网唯一4^正)h版!s,$其`他;都b!是/‘盗-版H

  “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