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全部。”

  他纤细修长的手缓缓覆上我的脖颈,我屏住呼吸动也不敢动,要知道变态的世界是不能想象的,万一她一个反抗把他给惹毛了,他估计会直接把我掐死在这才对。

  他离我是那样的近,眼对眼,嘴对嘴,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他眸光中蕴藏的漫天星辰,那些曾经因为赵福金而闪耀过的星辰,在经过月月无情的喧嚣之后全部归于黑暗。其实我对完颜设也这个人挺纠结的,或许我本身就是一个纠结的人,有时候觉得完颜设也挺好的,有时候看他生气又觉得他就是个变态,本来只有他一个人是精神分裂,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也被他传染了。

  他忽然放开了我,坐回了床上,衣衫半裸的斜靠在床框上,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哦~”他的声音低沉带有磁性,很符合他的颜值,简直秒杀现代一众所谓的男神,况且这样捉摸不清的感觉最帅了。

  等等……现在可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啊,我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梦话,我说啥了呀?”表面上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早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看完颜设也这么冷静,应该没有说什么本质的事情,但是也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那,那个,爷,我到底说了什么呀?”我站起身来,然后蹑手蹑脚的坐在床榻边上。

  完颜设也一看她脸上这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上钩了,看来在她不在他身边的这段日子里,还真是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呢。现在这样好的试探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你是害怕说出什么实话惹我生气吧。”

  我嘴角僵了僵,果然不出我所料,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在他面前我就顶多算是一只小白兔。只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致命性的失误才对。

  “嘿嘿。”

  “小蠢货,你以为傻笑有用吗?既然有求于我,是不是应该……”他突然伸出手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然后把我转了一个身子双腿跨坐在他身上,我尚且来不及闪躲,便被他威胁道:“小蠢货,你要是再动一下,我不介意吃掉你。”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爷,你还没说如果我有求于你的话,应该怎么做呢。”

  他一掌拍在我的屁股上,声音里像是带着麻药一样,开口就让人的神经都是酥麻的,“自然是要把我哄开心,你说呢?”

  完颜设也的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向他,看着他脸上的邪肆笑容,我很是不安分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被威胁,但是好过现在就出事吧。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马蛋,难道以后睡觉要把嘴巴粘住不成?不对,一劳永逸的方式是,一定要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和完颜设也保持安全的距离。

  “其实,我又觉得我没那么想听了呢,呵呵。”

  “哦?”完颜设也一边思考着是否就此作罢,一边性感的唇瓣却已经落在我的耳畔,“可是本王很向告诉你呢。”

  “……”马蛋,你个神经病,心里已经将眼前的完颜设也砍成了碎片,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羞怯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我更委屈的特工了。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明明是很想知道的……”他温热的呼吸吹撒在我极为敏感的耳洞里,再加上那迷惑人的喃喃,让我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不是因为完颜设也做这个动作而脸红,事实上不管是谁这样对我,我应该都会脸红。

  我躲闪着他的亲吻,然后苦着脸说道:“那你讲吧。”

  他的动作突然一顿,而后又缓缓继续,“可是小蠢货,你还没有取悦我呢。”

  “……”取悦?特么的爱说不说,老娘还就不吃你这一套了。

  “生气了?”双唇加大力度吸允着我的耳垂,我捂住想要呻吟出声的嘴,觉得现在自己好像身处地狱一般煎熬。

  “唔……”我躲开他,说道:“没有。”

  “可我觉得你应该是生气了。”妖孽的脸上浮现一丝坏笑,他的手顺着我的腰缓缓的向上移动。被他搂在怀里,根本没有半点移动空间的我,脸色一绿,然而做不了任何反抗。

  “别。”我可不想就这么被他给……,没想到,他的手已经滑进我的脖颈将肚兜给解了下来,从中衣的袖子里拖了出来。

  几乎是同一瞬间,在他即将转过头来的时候把前胸护住,总觉得今天的完颜设也非常奇怪,抬眸,很是严肃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完颜设也和我亲近不超过五个数,除了必要在别人面前的秀恩爱作秀,私下里基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虽然易容说起来有些夸张,但是也必须要本着一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

  他脸色一沉,左手重重的抽在我的屁股上,“我是你男人!”

  “……”如果现在之罗在的话,我一定请求她给我一个盆,因为我要吐了。果然,完颜设也还是适合一脸嫌弃的骂人,这样“温和”堪称甜蜜的完颜设也简直就和个神经病一样,我实在是消受不起。

  :最?◇新4_章}节上酷-g匠(。网

  “小蠢货,你这是什么表情?”他再度捏住我的下巴,将我一览无余的嫌弃表情尽收眼底却破天荒的没有发神经。他的眸子扫过我护在胸前的手,然后缓缓说道:“又不是没看过,现在脱都脱光了,还做这么无用的反抗?”话音刚落,他不过用一只手就轻易的掰开了我护在胸前的手,力气大的简直令人发指。

  “嘿?害羞了?”我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低下头看向自己接近半裸的上半身,忽然觉得鼻头一热,感觉有什么东西缓缓从鼻间流淌了下来。

  完颜设也是第一次在我面前笑得这么肆无忌惮,他笑着问我,“怎么,不过就是让想你握一下你家二爷,你光是想想就已经受不住了?”他语气里尽是嘲讽,而我却翻了翻白眼,我分明是被赵福金的身体迷晕了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