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摇了摇头,努力扮作纯良的样子,然后说道:“才不会呢,我是觉得我忘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人家都说万物相克,以毒攻毒,说不定我再吃一颗,就能记起以前的事情也说不定啊。”

  秦狼看我的眼神从逗逼转换成了在看神经病一般。我觉得我再多说一句话,有可能会被她直接掐死。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我的头还是晕晕的,感觉出一口气都能把自己闷死。看见秦狼抿着唇,我也不敢开口,害怕她生气。

  她问:“不想和我说什么吗?”

  我顿了顿,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后问道:“这么晚了,估计淳加也在不停地找你呢,你都不用回去的吗?”其实我只是想委婉的对他表达一件事,那就是我这里应该没有符合她身长的床供她睡觉。

  她摇了摇头,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淳加让我来的目的是,把我留在这里保护你。”

  我一囧,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消息一样,嘟囔道:“我不需要保护的啊。”开什么玩笑,先不说秦狼是不是只是开玩笑,就算淳加和她真是认真的,我也不可能放任一个我只是有一点好感的婢女留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去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好比埋了一颗地雷在身边,你也为只是个哑炮,但是哪天说不定就会炸掉。

  她冷冷的笑了笑,“你也觉得我们第一天见生分?那你怎么还敢吃我喂的东西?你知道如果是有心害你之人,你现在会出什么状况吗?”她真的真的很生气,眼神犀利,恨不得吃掉我。

  yp最新章节m上酷@,匠(网

  我心里竟然有些感动,原来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这么生气,那么受了这份气又如何?

  我看着她,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秦狼是好人,应该不会骗我。”她替我擦嘴的动作顿在半空中,想要继续动作也不是,收回动作也不是。然后狭长的凤眉睨了我一眼,说道:“不要轻易去相信自己的感官,一个人不是说你觉得好便是一个好人。”

  她教训我,但是嘴角还是弯着的,看得出来她心情不错,应该是被我的话所感动,因为这个年头,像我这样的二傻子应该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秦狼说:“淳加小姐知道你受伤,现在你没事我要先回去报备一下,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就待在屋子里不要乱动,知道吗?”

  我本来说我不也想去,但是看到秦狼微皱的眉头还是有些作罢,毕竟秦狼是淳加的人,现在回去报备也是应该,但是保护我什么的真的没有任何必要,毕竟对我来说,和任何人保持距离才是我的保身立命之法。

  只不过,秦狼根本没有给我任何考虑的机会,便出门去了,还说要把行李什么的都打包过来,让我给她腾个位子出来。我苦笑,只好连夜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之罗和梁青让她们帮忙拼床,而我自己可以借着手伤逃离活动现场。从侧殿出来,看着桃树下的摇椅静静的躺在那里,随着微风轻拂,然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心中一动,躺在上头开始回想我这些日子以后经过的事情。

  先是穿越回来,然后遇见错把完颜依希当做完颜设也,又被完颜设也的美色撩拨到,再后来遇到了完颜离布,被他胁迫跟完颜设也成亲。成亲当日说没有幻想也是骗人的,也曾大胆的想过如果完颜设也对我很好,是真的爱赵福金的话,我可以不再报仇。之后被完颜设也的宠爱迷失,才会发生几天前因为打了泽熙的奶娘而被完颜设也欺辱的事情。因为沉迷,然后有很多事情都被迷惑的,才会没有禁戒心,被完颜设也的暴力钻了空子。到现在为止,这些新冒出来的人,炎华夫人也好还是秦狼也好,我总觉得这一切像是为我设定好的一样。一个是为了在宴请上保护我而拜托淳加帮我,一个是怕我受到伤害派给我一个女杀手。感觉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双眼睛可以驱动我以后的每一步,现在是炎华,是秦狼,以后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又冒出来什么李华,张狼的人?

  我无语望向苍天,恨不得高声呐喊,我觉得我应该是被别人给盯上了,这种感觉很不好,无论做什么都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难道是赵福金?

  也不对,完颜设也可是毁了宋朝的祸首,赵福金会死就代表她不可能原谅他,所以这个幕后之人一定不是赵福金,甚至不会是一个宋朝人。

  一片阴影忽然笼罩,头顶上薄凉的月光被挡住,还未来得及叫喊,便被套上了麻袋,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悠悠转转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和冰凉的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左右看看,虽然模糊也能看清楚摆设,应该是个房间。我慢悠悠的爬起身来,初春的寒风循着门缝渗透进来,冷的我浑身都在哆嗦。里间床榻上散发出的熟悉梅花香,我顺着看起来有些模糊的道蹒跚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床边,冲着床榻上的人轻轻一拍,含糊嘟囔道:“好你个秦狼,我好心收留你,你自己跑来睡床倒把我一个人丢在地上!这么冷的天你想冷死我啊?”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裳一骨碌的钻进温暖的被窝,反正我们都是女孩子,也就无所谓了。在触及到近在咫尺的温热的肌肤时我是真的不由自主的抱住那源源不断的撒发出温暖的发源地,还有些疑惑:“咦?秦狼,你怎么没有胸?”说完又顺手摸了摸她的腹部,感觉到了分明的腹部,随后又很是嫌弃的嘟囔道:“女孩子练什么腹肌啊!”

  完颜设也笑嘻嘻的看着闯进怀里的小人儿,看来是被人算计了,但是根据感觉居然可以摸到他这里,至少证明她遇到困难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他,所以他还是很开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