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床榻上的女子,然后说道:“所有人都以为我爱的不是你,说我即使再宠爱你,也给不了你大妃的位子,我知道她们都嫉妒你,都喜欢找你的麻烦,我不是不想管,而是在等你主动开口,只要你开口,我可以帮你扫清一切阻碍,可以保护你不被欺负,甚至你愿意,我可以力排众议扶你坐上大妃的位子。”他越说越激动,随后一阵寂静,风中吹来了花香,伴着一声轻叹落在地上,最终被尘埃掩埋。

  我是不相信完颜设也说的话的,坐上大妃的位子?先不说赵福金的身份,他自己难道就可以力排众议吗?难道赵福金开口,就能坐上大妃的位子吗?如果喜欢她,为什么不能等她,却要强迫她?

  我想我应该知道完颜设也的心思了,因为做不到在攻城是就把赵福金抢到手,所以赵福金根本就不信任他,可笑他尚且在她年少时许诺免她伤,免她疼,免她颠沛流离,护她一世长安。可是到头来为了得到她还不是强迫了她?

  真是不知道完颜设也的脑子里是不是装了浆糊,如果赵福金没有遇见他,又哪里来的狐狸精一说?在这里我要为所有历史上拥有狐狸精名号的女子正名。明明是主宰权皆在男人手里,成功了是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失败了就是怪自己的女人红颜祸水?

  这个世道上,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又怎么去禁锢别人的举止。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像虞姬一样因为爱人的失败而结束自己的一生。不是说这样的行为不好,但是不倡导。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为了另一半而去牺牲掉自己的舆论?

  完颜设也挺可怜的,他就算真的喜欢赵福金,也做不到让她幸福,金朝他们这一脉功高震主,如果他这个少族长不去靠着自己的美色引来像唐括泽熙这样的女子,早就被帝座上的人一举推掉了。

  所以他以为只要尽量宠爱她,便没有人敢欺负她,这是单纯的想法,他到底还是真正的明白,在这件事上他能做的只能是尽量宠爱别的夫人,然后不停的折磨她,只有这样才仅仅是能保护她不会死,呵呵,只是赵福金太倔强,如果是一般的姑娘或许还能活下来,可她是赵福金,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都是骄傲的一国公主,所以她会选择投江。

  那现在我眼前的一切应该是赵福金被欺负之后,晕过去的某一次,嗯,或者说是每一次。

  也是脑袋有包的极品才能做出来的事,白天把你虐的死去活来的,晚上抱着睡着的你感叹这个感叹那个的,然后第二天可以接着虐,说真的,我非常想和完颜设也说一句,这特么绝对是病,还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得治!

  “我知道,你是因为你父皇强迫所以才嫁给蔡修的,但是你不该因为他的懦弱而想要去喜欢他!”他顿了顿,声音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你知道吗?这天底下只有我完颜设也一个人能配得上你赵福金。”

  …i酷VL匠sU网1唯一K正版,{u其他*都eT是盗)t版,

  我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自恋,然后听见他继续说道:“所以我从二哥手里把你接回来的时候,狠狠的打了你两巴掌。然后当着全府人都在的场合说你是祸国殃民的妖姬,我只是不想你说你恨我,因为我毁了你的国家。”

  我抿着嘴,一个国家的成败决定因素其实有很多,但是摧毁一个国家的途径有很多,像北宋这样本来已经支临破碎的国家,其实只需要强攻便可以让他分崩离析。但是完颜设也却选择了欺骗赵福金。

  利用赵福金的信任让赵福金偷取的令牌可以不动干戈的推开皇城的大门,可也彻底的关上了赵福金的心门,看似一条摧毁宋朝最后屏障的捷径,恰恰是将赵福金越推越远的毒药。

  “公主?醒醒……”身来好似传来了之罗的声音,我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完颜设也,但是知道一旦能听到现实中的事情就代表一定要回去了,即便我还想再多了解一点也没有任何办法。

  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是确不是自己的屋子。心里正纳闷,却听见里间传来秦狼的声音,手撑在床边,又是一阵酸胀,秦狼撩起门帘,看着我皱了皱眉,然后说道:“你的手伤复发了,别乱动。”说话间眉眼间戾气横生,和完颜设也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我想抬手,却因为手臂一软从床榻上滚了下来,头正好磕在床柜上,疼的我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我抱住手臂,泪眼汪汪的对着伤口吹气,却被秦狼粗鲁的一把拉开,我不解的看向她,我又没有惹她,她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疼?”她语气寒冷,问道。

  我皱着眉,嘟囔道:“废话,当然疼了。我现在手也疼,头也疼,背也疼,浑身都不舒服,你还要骂我!”我有些委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哭。看起来会觉得很柔弱,但是是她逼我的。毕竟在她面前撒泼的话感觉会被秒杀。

  她果然心软了,拽着我受伤手臂的力道也放的很轻,我冲她嘿嘿笑了笑,知道她肯定不生气了,然后拉住她的袖子,说道:“秦狼,你怎么还在这儿?我记得我昏倒之前你应该就很着淳加回去了呀!”

  她冷冷的撇了我一眼,然后问道:“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昏过去的吗?”

  我扶额冥思一会儿,终于知道秦狼所指何事。然后左右看看,将秦狼拖到一边,神秘兮兮的对她说道:“放心吧,秦狼,你说的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你那个药真管用,能给我两颗吗?”

  说不定可以用来套完颜设也的话,然后等他说了之后给他吃一颗,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知道一切真相啦!哈哈哈,我心里已经预见了成功的未来。突然被人弹了一下额头,秦狼在一旁幽幽问道:“我的药不拿来助纣为虐!”

  “……”不是,秦狼,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为啥你什么也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