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华夫人?”喃喃出口,我觉得心里有些异样,总觉得这样的名字不像是金朝人的名字,而且这个名字也感觉很熟悉。

  淳加投来的目光很是诧异,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和秦狼对视一眼之后,然后缓缓问道:“你不认识炎华?”

  我心里咯噔一下,千防万防果然还是着了道,炎华不仅是中原人,还是宋人,同赵福金也是认识的,主要是,我不认识啊。

  淳加笑了笑,也没有刨根问底,我心里更是没有底,她问我倒还好,不问才有问题吧。只不过我要是说我失忆的话,之罗和梁青都不是很相信,又何况是淳加?而且我和淳加也没有熟识到要把一切事情都圆滑好的地步。

  淳加看着我,很是寻常的问了一句,“炎华夫人从来身子都不好,因为你们关系好,所以你坠江之事也不敢和她说,眼看着就要瞒不住了,你若再不去见她,她也该来找你了。”

  我冷冷笑了笑,坠江之事连完颜设也都出府半月寻找,炎华再怎么不问世事怎么可能连这个也不知道?淳加这么说无非也是炎华的示意。

  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是真想借我失忆这件事做什么文章,想做和我关系密切的挚友,这样的行为未免有些太小儿科了。

  淳加看我情况不对,轻声问道:“你到底还是怨她?”

  我愣了愣,看着淳加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是挺讨厌她的,这个连见也没有见过的炎华是认识以前的赵福金的,而且在赵福金遇难之时也没来救她,现在倒好。

  我穿越而来,带给赵福金有一次生命,她这才眼巴巴的过来说什么,我们以前的关系是极好的,这就是事后诸葛亮,尽是些马后炮,有什么用?

  说到现在,我很是忧郁,好容易有机会进入她的回忆,除了完颜设也还是完颜设也……不是恨一个人吗?怎么还是记得那么多和完颜设也美好的回忆?

  “怨不怨她也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跟她本就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一定要记得她,也是奇怪。”我撇了一眼淳加,语气很是不客气。

  “呵呵!”她笑得有些尴尬,没想到我拒绝的这么果断,秦狼冲着她摇了摇头,她只好作罢,“我不过就是和你一说,你也别生气,如果你不想见大可以不去见她,她病的重,应该不会主动来寻你。”

  我呵呵一笑,戏谑的看向淳加秦狼主仆,如今我才发觉出了什么事,本来以为淳加是来与我结盟的,没想到是为了这个炎华夫人当说客的。

  看来即便是她帮我也是因为受了炎华的嘱咐,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想,我还是要证实一下,“你帮我,是因为炎华嘱咐,让你多加关照我?”

  她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我的眼睛,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我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容,果然猜对了,也对,我的魅力哪里有这么大,不过以前关系凑合,哪里值得淳加这么帮我?

  这个炎华还真是好本事,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也知道我在真珠府里需要一个盟友,而且淳加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即便不掺浮沉也好,也会知道我在宴会上一定会被刁难。

  这样的一份心智,如果她是朋友便是我的福气,怕的也是太好的朋友,只需要一眼便能看透。

  记得在现代的时候和闺蜜做过一个选择题,如果穿越回古代,又是穿越到别人身上的话,要不要做真实的自己。我当时觉得,任何事情都是可以以失忆来辩解的,可是闺蜜一句话点醒了我,她说那是因为你遇到的人都不聪明,万一被看出来呢?

  在现代,如果我们谈论起被附身一般都会当做笑话,因为现代科技不允许我们相信这些,但是在古代,古人们可是非常迷信的。就比如现在的我如果一旦被谁觉得我不是赵福金,大多会被当做妖怪火烧。

  淳加还想和我解释,却被我挥手阻止,这种被人勒令的,必须按照别人的规划一步一步走的,我不会做,也不想做。而对着这个炎华,我也提不起太多的好感,如果没有这么多的算计,如果不是淳加借着结盟的意向来找我,或许我不会这么觉得。

  “我很累了,今天就不招待你们了,之罗,送客。”我自己都觉得快要被我声音中的冷冽冰冻了,又何况是硬生生吞了逐客令的淳加。

  我知道我的反应有些过激,也知道不管是谁的注意,人家淳加总归是帮了我,我是不应该这样做的,况且淳加应该也是存了和我结盟之心而来。

  如今在这真珠府里,就我最没地位,和淳加结盟原本是我得到的利益最大,我居然还给人家摔脸子,只不过,话已经说出口,就容不得后悔,一个人总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淳加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跟着之罗出府去了,我在门口注视着她,很久很久,淳加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说实话,如果我穿越在她的身上,不见得不因为一个人的嘱咐去救一个自己的情敌。

  即便不是因为完颜设也的关系,我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不是么?看来要结盟的话,也要挑一个良辰吉日上门道歉,再提了。

  坐回床榻,我刚想躺下,却突然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后脊梁都是酸的,心里咯噔一下,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我这才想起,秦狼还没有出去呢。

  急忙站起身来,果然看见秦狼倚在门框上,眼神幽怨的看着我,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冲她一笑。能明显感觉到她愣了一下,我觉得估计是没想到我刚才才对淳加冷脸相待,现在居然会对她笑。嗯,我就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一个人。

  ‘;看#正e版Nw章gm节上!,酷g匠网%(

  她向前近了几步,然后看着我,一瞬不瞬的目光让我的脸有些发烫,也是奇怪,总觉得他和我好像是认识的一样,不是赵福金,而是我。

  秦狼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很有压迫性,我壮着胆子走近她,又在她的注视下拉了拉她的衣角,有个问题我实在很想知道,因为感受太过热烈,所以急于证实。

  “嗯?”秦狼低下头来,睨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有种被宠爱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