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了点头,“进来吧,门上牌匾不妨就提一个无花苑。”

  淳加汉语不是很好,问我:“有何含义?”

  我笑了笑,向她解释道:“我这院里院外种满梨树,花香弥漫,如今又是冬月,原本不应该开花的时节却犹如落花堆积成雪,也可当做无花,乃是幻象。”

  她很是吃力,旁边的秦狼一一解释给她听,她才明白过来。我有些意外的看向秦狼,没想到他居然精通汉语。

  淳加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秦狼一直跟在哥哥身边,精通汉语,蒙语,女真语,西夏语,辽语,因为和你交流有些麻烦,所以前些日子回娘家,我便请哥哥让她随我回来了。”

  我悠悠的转过头,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看着高出我半个身子的秦狼,目测也得有一米九高,这哪里是女史……

  淳加笑着看了我一眼,说道:“秦狼在哥哥那里不算高的,福金你也不用自卑,毕竟连我都比你高得多。”

  “……”我觉得自从这个秦狼跟在她身边之后,淳加变得腹黑多了。

  我们一起进了屋子,之罗看着同为侍女,但是一个进门都要弯腰,一个跳起来都探不到门框的区别,感觉有些伤了自尊。

  看得出来她浮于表面的实在难过,我便好心安慰她,“之罗你别方,至少你……”我上下瞄了她一眼,想着该夸点什么。结果一到关键时刻什么也用不上,直白的来了句:“袖珍。”

  连淳加身旁那个不苟言笑的秦狼都噗嗤一声,更不要说是淳加和梁青了。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正好看见之罗红着脸朝我这边瞪了一眼,然后跑出去了。我脸一拉,看来今天晚上的宵夜是又没有找落了。

  我看着淳加身后的秦狼,总觉得有些心里不安,秦狼的手脚都很大,大的不像是女孩子,个子一米九,我才不相信金朝连女人都这么高。

  按招史书记载,金朝女人的平均身高是一米五五到一米六,和中原女子没什么区别,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块头的特工,会不会太醒目了点?

  可能是我的视线太过直接,秦狼注意到之后,很是落落大方的冲我一笑,我心里一紧,竟然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完了完了,我莫不是对女子都动了心吧!

  好在淳加在房里左看看右看看,似乎也没发现我的异样。我急忙抓住一个茶杯遮住脸,真是太丢脸了,明明这种感觉只会和完颜设也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啊……还是说秦狼是完颜设也同父异母的妹妹?反正这两人个子也是差不多高。

  秦狼悠悠的渡到我身边,递给我一个茶盖,笑着说道:“用这个挡吧,那个太小了,还是能看到你绯红的脸。”

  我无地自容的都要撞墙,偏偏还被他调侃,尤其这毒蛇功力可见一斑,我悠悠的渡到淳加身边,低声问道:“淳加,你们家秦狼和完颜设也什么关系?”

  我清楚的看到淳加的脸色顿了一下,我暗道,果然是完颜宗望的私生子之类的。偏偏又姓秦,估计娘亲是中原人。

  作为完颜宗望的儿子,一个位极人臣,连皇子都不敢惹;一个只能在军营里做杀手,无非就是没有强盛的母家。还有就是金人天生对宋人的种族歧视。不对,在这应该叫做国家仇视,跟现代的欧洲人看不起非洲人是一个道理。

  我摆摆手,深怕淳加说起秦狼的身世,会让他难过,毕竟人家也是与我同病相怜,将手中的茶盖递给秦狼,我很是忧虑的对他说道:“其实没关系,他的未来被自己的身世定的死死的,但是好歹你可以自由自在的,不要觉得有个好爹有什么好的,你可以靠你自己啊。女孩子也没关系,女孩子也可以闯出一片天嘛!”

  淳加:“……”

  酷HW匠网永+久、免lT费|K看小说=F

  秦狼:“……”

  我又说道:“你也不用害怕,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近日我是要和你家小姐结盟的,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好兄弟!”我伸手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但是够不到,只能悻悻然放了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说道:“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秦狼浑身一颤,然后睨了我一眼,说道:“兄弟?”

  我嘴角一僵,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嘴,说道:“口误,是姐妹。”仰头费力的看着她的脸,我觉得做兄弟都是可以的。这么高的妹子,在她身边实在是有安全感!说真的,说不定秦狼是个男人的话,我真会跟她义结金兰。

  秦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然后声音喑哑:“我从小被丢弃在塞外,被狼养大,食腐草蚀皮,很多人都说过我很脏,说我养不熟,曾经跟我交好的人都死了,我亲手杀了我的父母,这样的我,你觉得想和我做姐妹吗?”

  我的心被狠狠的抽了一下,我知道她过得不好,可是没想到她的一身居然这样坎坷……

  正在悲伤之际,突然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秦狼亲手杀了他的父母,可是完颜宗望还活的好好的,所以她和完颜设也也就没什么关系咯?

  淳加这时走过来,看了我和秦狼一眼,缓缓说道:“秦狼从小是被狼养大的,原本杀了父母是要被判死刑的,因为这个原因即使在军营里也没有人想要跟她交往,曾经走近她生命里的人都因为战争或者是刺杀任务失败而死去了,所以大家都觉得是秦狼带来的狼群的报复。”

  我猛地拍了拍桌子,说实话,我反应这么大主要是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就是这样,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这个原因备受排挤,因为害怕而没有保护她,所以高考那年,她选择自杀,我是第一个发现她尸体的人。

  那种绝望真的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明白的,我拉着秦狼的袖子,对她说:“谢谢你能对我说这些,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好像都没有用,但是我想将一个人的话转交给你,“人生很长,你不可能得到每一个人的赞许,有人喜欢你总有人讨厌你,而你要做的,不是让每一个都满意而去改变自己,而是摒弃一切不好的东西去走自己的路。”

  秦狼一惊,目光幽幽的在我身上流转,一直没有说话。

  淳加笑着看着我,缓缓的说道:“很神奇,同样的话,在这府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对秦狼说过。”

  我愣了愣,一个古人能明白这些道理吗?事实上是懂的吧,我问:“是完颜设也那个病重的夫人吗?”

  淳加很是意外我一下就能猜出来,我却不怎么意外,相对于那个从未谋面的夫人来讲,其他夫人包括大妃的性子我都莫得很透,无一不是逢高踩低之辈,这样的人对待秦狼应该是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能如此宽慰她?

  我问:“能讲讲那位夫人的故事吗?”

  淳加看了一眼秦狼,秦狼点了点头她才说好,我虽然奇怪却也没有多想,毕竟人家是一起的,那位夫人的事必然也涉及到了他,所以他们愿意将,我便觉得很不错了。

  淳加说:“你口中的那位夫人是炎华夫人,她除了是大王的夫人,还是大王的表姐。大王对其只有姐弟之情,之所以会娶她是因为不想看到无依无靠的她被迫下嫁给海陵王为妃。”

  我点了点头,海陵王好色成色,史记上的他连自己的亲姑姑都没有放过,又何况是炎华这个表妹,说起来这个表妹到是很幸运,遇到了完颜设也这么一个表弟。

  也只有他敢和太子挣人,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海陵王登基之后,完颜设也是第一批想要被处理掉的人,若不是完颜设也有个深谋远虑而且活的比他还久的爹,估计早就被砍成喳喳的,这就是和人家抢女人的代价,但是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他是好样的。

  或许有一句话说得对,对于完颜设也来讲,虽然他折磨起外人来挺狠厉的,但是对自家的人还是极为护短的,这样的人说好不算好,说坏不算坏,只是有一点很逗,因为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亲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