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未见,美若烟雨的你,一秒荒芜一片天地,却又见琴音响起,赠狩魂玉,遇见这里。你,对镜书绣畏,看青丝菀城髻,素手代,琥珀琉璃。谁不肯颠倒荣华,只为拥你入怀。君以识颜,山外三寂,传唱至今不甘而娟溪。镌刻倾世容颜不改花开年纪。

  往事如浮月过,默许,再提。谁为谁负了天下,错过唾手可得的年华。无悔几万年为期,宁可划定为牢等你,等烟雨落地,江岸淼淼炊烟几缕又升起。焉知山外娟溪,美人如花隔云端。”

  不得不说,还没有经过变声期的梁青声音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宛如珍珠落玉盘的声音好似黄莺出谷啼鸣,说真的,像这样的好声音也是不多见了。

  于是乎,我就在这样的好声音里忘记了动作,然后等梁青一曲终毕之后,我依旧傻傻的站在原地,然后……嗯,就没有然后,因为看梁青看得入迷,然后就把我才是主角这句话给忘了。

  似乎都能看见完颜设也盛怒的脸庞,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知道自己的行径简直傲慢,说好了要跳舞的我在完颜设也面前狠狠的耍了他一顿,但是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可以说他先前有多期待我跳舞,现在就有多生气,他站定我眼前,一片阴影笼罩在我上方,我能清晰的问道他身上的梅花香气,朦胧的视线里看见他张嘴,却听不见他说什么,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突然眼前一黑,头一歪,昏了过去。

  深夜,淳加来了我住的院子,梁青向我通报的时候我还有些忐忑,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尴尬,而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等了半天,也不见淳加进来,但是梁青确实说淳加一直都在的,在门口和身边的侍女指指点点,我心下一愣,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说她嫌我这里不好?可是没道理啊,她以前又不是没来过。

  之罗从小房间出来,将准备的茶点放在桌子上,看着淳加主仆的行径也是一头雾水,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之罗拉了拉我的袖子,说道:“看来淳加夫人应该是有话要和公主你说,况且公主也有同她结盟的心思,不如出去迎接迎接?”

  之罗问得小心翼翼,估计是怕我以为,淳加是故意摆谱等我去接,怕我心里不舒服。

  “公主,青儿将琼脂殿的事情都和我说了,淳加夫人看起来是真心想和公主再联手,公主可不能错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啊。”之罗很是担心的和我说到,在真珠府里,有一个金朝本地人帮助,这样便可以离我的计划越来越近。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去的意思。心里却在琢磨之罗的话。

  淳加背后是乌林答家族,是世代镇守金朝边疆的勇猛之将,因从来没有对宋征战,在金朝灭亡之后尚能一丝尚存。

  历史上最著名的,也是着墨最多的,是乌林答氏,金世宗完颜雍的妻子。世为乌林答部长,率部族来归,居上京,与本朝为婚姻家。

  曾祖胜管,康宗时累使高丽。父石土黑,骑射绝伦,从太祖伐辽,领行军猛安。虽在行伍间,不嗜杀人。以功授世袭谋克,为东京留守。现在的完颜雍只是如今金朝皇帝的弟弟,而他登上皇位的契机是乌林答氏自杀。

  现在有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乌林答氏嫡系的血脉有中原的血统,而且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淳加。所以淳加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乌林答氏,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需要一个契机让淳加和完颜雍相遇呢?

  完颜雍在金朝拥有很好的口碑,或许淳加跟他在一起能真正幸福,但是淳加会死……

  于是乎,我自己摆了一个难题在我面前,就是我要报复完颜设也,他的女人们必定会遭殃,如果我组织她和完颜雍的面前,是轻而易举。

  但我却害怕淳加会一直深陷完颜设也,以后多少会波及到她,如果完颜设也出征,这个傻白甜的淳加未必不会随军出征,到时候岂不是害了她?可是如果我放任她同完颜雍见面,她还是会因为当今皇帝觊觎她的美貌,为保贞洁而自杀。

  阻拦也好,不阻拦也罢,左右都是死,可是我觉得,一个女人为了不被相公以外的人玷污,能做到自杀,那她应该很爱很爱她的相公。我摇了摇头,与其在这里暗自苦恼,不如真正交了淳加这个朋友,大不了改动历史让她活下来,反正我不就是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漏洞吗?

  之罗在一旁和梁青暗暗嘀咕,“这忍耐力也真是好,两人硬是杠上了,你说她们谁先开口?”

  淳加明显没有这两只那么多心思,她迟迟不进来是因为对我门前的装扮有些意见。

  最新章i$节◎!上酷_匠/j网

  我走出去,隔着这么远,我只能大概看到今天的淳加穿着一袭黄色的罗衫,看起来还是非常俊的。这个时代可不比现代,穿着裙子能看出来俊的,这么久也就觉得只有淳加一个人了。

  直到她和我面对面,我才觉得眼前一阵惊艳,今日的淳加穿着竟然是宋朝传统的服饰,自从上次我与她说了那么多之后,她便也痛改前非一样,不再穿自己的兽皮了,不过也不知道她是跟谁学的,这么繁琐的服装竟然也能搭配的紧紧有条。

  淳加看见我出来,先是笑了笑,随后指着院子大门上的空隙对我说道:“这里好歹也是你常驻之地,怎么没个名号?”

  我一愣,这么细微的事情她都注意到了?

  她又说,“你也别嫌我多管闲事,要知道在这真珠府里,想要得到大王的心,你首先就要把心思收起来,让大王知道,你的心还在。”

  “啥?”我嘴角一抽抽,有些怀疑自己听到的话,又问了一遍,“你说我想得到完颜设也的心?”周围还有奴婢们在,我暗自尴尬一番,是我心直口快了。

  她虽然惊讶,却第一时间安抚我,“秦狼是我的贴身女史,所以想说什么大可不必忌口。”大概是因为先前的相处,已经让淳加见惯了我的口无遮拦,她一直觉得我挺没心没肺的,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