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等右等,众人期盼已久的淳加一直没有出现,我心中暗暗一沉,环视一周把周围夫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出现发现泽熙的贴身女史缺了一个,看起来还真是泽熙做的孽,估计也是看出来淳加的舞是精心准备过得,所以才下手。

  我倒是不担心淳加的安危,最多就是被人给缠住了,毕竟她也是练家子,也不担心她的舞没有上场会是个麻烦,说起来真是要感谢泽熙了,正好可以帮淳加把她的舞再精炼精炼,等到国宴上在名震四方好像也不错。

  不一会儿,完颜设也派去的人就将淳加扶了出来,说是虚弱的昏倒了,可是刚才不还好好的么?我睨了一眼慌忙跑来上报的小丫头,看来能将身手还不错的淳加放到的人,就是她了。

  我不动声色,却听见完颜离布说道:“看来我们是无言看到淳加夫人一舞了,这剩下的遗憾,只有福金你帮我们弥补了。”

  “呸!”我暗自啐了一句,这个不要脸的。

  我站起身来,梁青立刻对完颜设也说道:“大王,公主要去换衣!”

  我指着手中的长袖罗衫,颤抖的问道:“青儿,这衣服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我现在浑身的血液都在咆哮,见过穿着华秀衣衫的曳地长裙舞剑的吗?

  她挠了挠后脑勺,肯定的摇了摇头,“公主,这是之罗姐姐亲手交给我的,不可能会错。”

  “……”

  “公主,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好吧,我估计是把舞和武弄混了。

  “对了,公主,还有一个坏消息。”梁青皱着眉,在我耳边嘟囔。

  “什么事?”我哭丧着脸问她,还能比现在更倒霉吗?

  梁青想了想,然后说道:“其实,咱们的大师傅也不见了……”

  心下一惊,急忙问道:“你是说给咱们伴奏的那个大师傅不见了?”

  梁青点了点头,问道:“公主,咱们现在怎么办呐!”

  只要稍稍串一下就能明白,我冷冷笑了笑,淳加这个女史动作够快的,不仅迷晕了淳加,顺便还把我的琴师给轰走了。泽熙,手脚够快的。她从一开始下的便是死命令,这个女史明明知道等淳加醒来,自己便是难逃一死,还是去执行了泽熙的命令,看来是多年前潜伏在乌林答府上的杀手,不然也不可能得到淳加的信任带进真珠府来,这样也好,不过晕一下能拔掉身边的棋子,也是值了。

  梁青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扭头还看见我在那笑着,有些奔溃的问道:“公主,你是想出了什么办法吗?”

  我懵懵的看向她,然后摇了摇头,梁青说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因为梁青祖上是木匠,她爹从小就给她做了一把琴,她从小拉到大,技艺比这些半路出家的大师们强多了。虽然事先准备好的大师被泽熙给收买了,好歹我还有梁青这张王牌。

  我硬着头皮穿着之罗精心准备的罗伊华服走上高台,能感受到完颜设也如野兽的目光在我身上流转片刻,然后还是完颜依希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手上拿一把剑,总不会是想穿着这样的衣服舞剑吧?”

  我苦着脸摇了摇头,我倒是想表演舞剑呢!

  但是这几天来我一直都在练剑,一时间让我编一段舞蹈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想起了现代喜欢玩的一个名叫剑三的网游,因为迷上了七秀的剑舞还专门去查了查历史上真正的公孙大娘身世,和她相关的东西大概都能背下来,所以,只能来一段舞剑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智商不够,死记硬背来凑!

  G4最QQ新#~章节上r酷匠;r网&Q

  所以说,背书什么的还是很有好处的。

  其实任何人都有一个特点,即便是再胆小,性子再内敛的人,如果要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最为擅长的东西也不会怯场。“战场”之上,还是她冲着我自信的笑了笑,才让我稳定了心神的。

  拖着身上的宽袖长衫,心中又将之罗问候了一遍,然后对着梁青乱七八糟的挥了挥手,梁青会意,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对完颜设也说道:“大王,公主说,正式的表演就要开始了哦。”梁青着重加重了正式两个字,见他没什么反应,于是又说道:“公主还说,其实刚才是因为见大家都有些困乏,所以我故意逗逗大家,让大家放松一下。”

  好吧,我知道我这么说好像有些太过敷衍了,但是刚才那样我真不是故意的。

  “大王,公主说她在献舞之前,有几个问题。”梁青问。

  完颜设也幽幽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抬了抬头,我知道他这动作应该是同意了我的请求。真是,连句人话都不会说,真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傲。

  我看向梁青做了一些举动,梁青环顾四周,问道:“各位可知唐代诗人杜甫?”

  罗霞冷冷笑了一声,淡淡说道:“自然知道。”她想不出我要展示什么,现在生气,气的是我在外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完颜设也居然没有半分处罚我的意思。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我大概明白一点,相比于处罚我,完颜设也更想看到我亲手打破自己立下的誓言,他更想看我跳舞。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见罗霞回复我时,不少人都点了点头,我又对着梁青挥了挥手,梁青接着说道:“此诗是青眉居士住在夔府时,观看李十二娘跳舞所做,觉得舞姿曼妙却又十分有力,当下便觉得熟悉,所以便问李十二娘师承何处,一问才得知是唐玄宗时期著名的舞蹈家公孙大娘的徒弟。原来啊,青眉居士年少时曾在瞿塘峡白帝城观公孙大娘一舞,因为公孙大娘当年很出名,所教养的徒弟也很优秀,所以青眉居士有感而发做了一首《剑器行》,好让后人知道公孙大娘昔日的风采,”

  一段解释背诵完毕,梁青擦了擦额头的汗,这小妮子也真是厉害,愣是一个字都没有错,我睨向完颜设也,他不动声色的看向别处,我哼哼一声,这丫还好意思在那里装深沉?明显的就是没听懂好吗?

  泽熙笑着说道:“哎哟,好文采,福金妹子懂得可真多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