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赤裸裸的嘲讽,先不说罗霞能不能忍下这口气,姿兰首先就不肯善罢甘休了。

  我想我大概能知道为什么,因为她的姓氏为仆散,这个姓很是特别,这个家族于现在的大金来说,处在蛰伏期,相对于现在的隐忍来说,在十年后便迅速在金朝站稳脚跟,从而一举取代了泽熙背后的唐括氏族,不过短短的十年时间,原本不算是强盛的仆散家族能一举取代根基深固唐括氏族。

  靠的就是这一份隐忍,自然,现在的仆散家族似乎还没有成长到历史中的模样,因为按照时间来算,引领整个仆散家族的少家主,也就是姿兰的弟弟,仆散忠义今年才不到六岁,要整整十年的时间,仆散忠义便成长为了一代名将。

  更新?)最X快上%*酷&a匠网

  熟悉仆散忠义的人大概都知道,他十六岁便被授予傅州防御使的官爵,要知道防御使可是要掌一州之地,而北宋末年,金朝不过七州,当时的皇帝能有份魄力将一州土地让仆散忠义掌管,自然连带着他背后的家族,包括姿兰也从完颜设也的夫人升级成了皇妃,其实我就想知道,皇帝和完颜设也也算是叔侄,她先是和完颜设也和离,再改嫁,会不会是乱伦?

  在我看来,姿兰不算坏,因为她不算喜欢完颜设也,没有像徒单酉姜或者唐括泽熙这样疯狂地迷恋,所以在家族需要她的时候,她虽然惋惜和长相妖孽的完颜设也分手,但是她同样清楚的知道,完颜设也并不喜欢她,为了弟弟,她便嫁给了皇帝。

  至少说,为了弟弟,为了家族,我就敬重她姿兰。

  人活一世,尤其是女人,古往今来有多少是败在男人身上的?因为跟男人在一起,便失去了自我,然后开心的时候哄几句,生气的时候可以直接把你当做货物贩卖送人,又或是当做垃圾一样丢掉。就像罗霞这样。

  不去想那么多,其实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毕竟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阻碍到我的地方,本着一颗遵循历史的心,我们自然不能根据个人喜好去强行扭曲一个人,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这是命运轮回中的铁规。

  看了一眼梁青,她会意,上前两步对着尚且赖在我座位上的完颜设也和主位上的两人行了一个礼,然后深呼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姑娘不能言语,只有委派奴婢向大王,大妃,二皇子,及众位夫人讲解,接下来,姑娘将为众人献武技。”

  我暗暗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泽熙是一脸的愤愤不平,大妃的表情更是神色晦暗,而完颜设也同完颜依希则是一脸的憧憬,不觉暗暗奇怪,难道说赵福金的剑术已经登峰造极到了连金朝的人都一清二楚的地步?那我要是表演的有一点破绽,岂不是引火上身……

  完颜设也似乎等不及了,先是兴致勃勃的说道:“哦?你居然要献舞?”我很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难道完颜设也还不知道赵福金尚武?想来也对,一个姑娘家最好的技艺居然是舞刀弄枪的,任凭她再漂亮也是女汉子级别的。

  完颜设也现在犟的跟头驴一样,六年前估计也是大男子主义……但是也没道理啊,两人相处过那么久的时间,难道完颜设也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说罢,一时间在那里抬起头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似乎在回想一些什么事情,然后眯眯眼瞟了我一眼,疑惑的说道:“你不是说你今后都不再舞了吗?”

  我嘴角一咧,下巴差点掉下去,随后悠悠的望向完颜设也,一句话也没有说,其实心中早已是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早些时候就和完颜设也说过自己失忆,可是他偏不信,看这样子,完颜设也估计是看过赵福金练武的,我要是在这个当头对完颜设也说我把之前的事给忘了,他非拧下我脑袋不可,就这么着,尽管没有把握,还是要顶着头皮硬生生挤上去了。

  这世上像我这么可怜的人还有多少?完颜设也以为我不想跟完颜离布走,就是证明他自己不混蛋吗?事实上恰恰相反,对于我来说,完颜设也和完颜离布一样混蛋,两人唯一的区别是,我对完颜设也熟悉一点,不管有什么打算都方便下手。

  我刚想说要去换衣服,梁青却迟迟没有回来,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她让人给绊住了?看着身上的长衫罗锦,我不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拖泥带水的还表演个什么劲儿?

  一时间手足无措的我一时没听到完颜设也的催促,心情不满的向我走过来,我步步后退,这家伙又生气了,难道是想要打我?眼神东飘西飘的却正巧撞见一旁的淳加歪着头看着我,我心里一颤,顿时觉得有救了,因为淳加这样子明显就是要帮我啊。

  果不其然,淳加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笑着同完颜设也说道:“大王,其实淳加也准备了舞蹈,正巧和福金的才艺重叠,福金是天下第一舞,在舞艺上我自然不敢同福金比较,只求大王能让我在福金之前展示。”

  我很是感激的看向她,如果梁青能在她表演中回来,那之后的事情便有了转机,我能规规矩矩的表演结束,也不会让淳加失了面子。可是我觉得要是比武的话,淳加应该在我之上,毕竟她从小在军营长大,父母兄弟皆是能征善战的将领,所以她说的不敢比较,不过就是客气。

  完颜设也思忖片刻,我知道他不回拨了淳加的面子,便听见他说:“按照地位,自然是加儿先来。”

  我撇了撇嘴,那可不,一个是宠物,一个是后妃,能一样吗?

  淳加得了应允,笑了笑,同样是因为完颜设也的夸赞而高兴,但是和罗霞比起来我却不觉得她讨厌,也不是因为我也看不起她,毕竟我们都是宋人便更应该竭力相助。但是她却自己变得卑贱,能怪谁?

  她俯了俯身,说道:“大王,那我先去准备装扮了。”

  完颜设也点点头,淳加也随后离开,不一会却有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抱着军鼓迈着沉重的步伐一点一点的向高台上走了过来,脚下虽然尽量控制依旧发出咚咚咚咚的声响,没办法,他们手里的军鼓看起来就很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