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更F新^o最。A快上…'酷t匠^9网

  况且淳加的后台在将来可是足以扭转整个大金的命运的乌林答氏,和她交好,对以后至少有很大的帮助。

  罗霞自然是开心的,在我看来她的开心有几分卑贱,试想自己的夫君不过喊了一句自己的小名,居然就能高兴成这样。这不是犯贱又是什么?

  今日的罗霞夫人的穿搭很是讲究,竟不是传统北宋的对襟襦裙,而是加入了一些金朝自己的服饰元素。

  这里我先要说一下金朝的服饰,别以为人家是游牧名族穿搭就不讲究,也不是说征服宋朝之后就完完全全汉化了,试想,如果当年抗日战争战胜了我们的时候,他们当然会宣传自己的和服,而不是穿旗袍。像女眷平日里的装束,分为带,巾,盘领衣,五皮靴。身上的束带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吐鹜。巾之制,以皁罗若纱为首,上结方顶,方方正正的折于而后。

  顶下的发髻两角各坠方罗妗两寸,又要在方罗之下各附带长六七寸,就像是完颜设也平日里的装束也很容易看见金朝自己的影子,虽然常服窄衣窄袖,不似北宋衣衫宽大,但是多多少少保留了大部分。就比如像大妃这样的金朝女贵,彰显身份的便是头顶方巾上的珠络,其中必贯以大者,就是越大越好,寻十字方式一一缝制,叫做顶珠。留在脑后的巾带上络珠交错,垂在头发两侧。

  前胸有些像汉服中的对襟襦裙,只不过将肚兜改成了抹胸,连着肩袖,上头坠着些金饰,或秀一些山水花鸟。其中春水之服则铎,便于骑马。

  而身上的束带,那个叫吐鹜的东西,应该是金朝服饰里最讲究的一种,完颜设也曾经送过我一条,虽然之罗说在金朝,男子送女子束带是一见钟情的意思,但我觉得他送我一条不过就是别的夫人们不要了,所以他才送给我,试问,哪有送一个姑娘送一条上头绣着熊的束带?

  导致现在这条被我嫌弃的束带还在家中压箱底,之所以没有丢掉就是因为束带上头配着玉石。

  同很多中原的朝代不一样,玉石被认为的皇族的象征,而吐鹜有三个等级,玉质是最上等的,接下来,紧接着的是金质,然后才是象牙。因为对于金朝这个少数名族来说,象牙并不像中原那样稀缺。

  话回主题,罗霞正是将两种服饰相结合,但是两种风格并不冲突,温婉中透露着一丝金朝现有的豪迈,看着莫名的舒服。

  罗霞的诗立刻郎朗上口,只是一开口,我便一口水喷到了完颜设也脸上,我可能想过罗霞会作一些比较闺阁小段,再不济也是歌颂金朝的诗词,只是没想到,罗霞夫人一开口便是流传千古的名句。在以后的几百年里,尊敬的罗霞夫人所做的词成了网络名段子,而这著名的段子手居然会让陆游莫名的跨了几百年的时间,背着黑锅被后世之人……膜拜。

  下面就来欣赏罗霞夫人词,词的内容如下:《卧春》卧似山洞泠,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

  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岸似绿,岸似绿,岸似透黛绿。

  弱纹卧石睡,岸似竹,岸似竹,岸似透寸竹。

  这首表面看上去没什么感觉,乍一看并且觉得词也不错的诗在现代网络上是这样的,估计罗霞的汉文老师来自山东,于是在有心者听闻之后就变成了这样:《我蠢》我是山东人,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

  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驴,俺是头呆驴。

  若问我是谁,俺是猪,俺是猪,俺是头蠢猪。

  ……好吧,是我邪恶了,可是听到这首词我都要怀疑罗霞同我一样也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就在我无声却笑得不能自已,罗霞的脸比锅底都黑的时候,完颜设也冷冷的声音传来,“怎么,你觉得你比霞儿做的好?”

  我先是点点头,宋朝以后那么多朝代,那么多诗,随便搬来哪一首不比这首网络段子好?只不过,点头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不能给自己再招惹麻烦,毕竟这件事同我其实没有多大关系,毕竟这首词的精华到底在哪里只有我知道罢了。

  完颜设也勾起斜斜的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暗叫一声不好,却见完颜设也忽然要拉着我站起身来,我急忙抓住他,不是因为舍不得他离开,而是因为他的手还在我的衣襟里,他动作起伏这么一大,周围的人多半会注意到我们之间的不正常。

  他是王又是男人自然没有什么,到时候反倒说我勾引他,平白无故的引来的都是些疯狂的女人,何必?

  能够感知我心情的完颜设也笑得开怀,笑意依旧为达眼底,我稍稍舒了一口气,现在的他八成早就忘了以前的赵福金了,所以才会露出这样一幅无所谓的神情。我到真怕有些真想不明白的我会伤了真正喜欢赵福金的人,但是伤害她的人我自然也不会放过。

  好好的一场诗朗诵被我无言的“讽刺”所打断,气氛立刻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完颜设也同完颜离布饮着桌上的酒不理不睬,留下我们几个女人面面相觑。

  “怎的将气氛弄成这样?”话音刚落的完颜设也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笑着说道:“听说你为了今日的宴请是费了大工夫的,生怕拨了大妃的面子,现在霞儿的词也完了,你又笑成这样,看起来是等不及了,那就上去表演表演吧!”

  我嘴角保持的笑容一僵,早知道就该好好克制一下自己浮躁的心思了,现在倒好,引火上身了。

  我惶恐的摇了摇头,随后偷偷看向泽熙,默默地摇了摇头,淳加很是专业的向大家解释起来,“福金说,泽熙是夫人,她不敢在她前面表演,请大王先请泽熙姐姐献出才艺才是。

  泽熙面色一沉,冷声道:“我又不是艺妓,为何要于众人面前表演才艺?”她自然是想讽刺于我,可是她忘了在我表演之前姿兰和罗霞便表演过了,如果她觉得表演了就是艺妓,那那两个表演了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