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妃毕竟是主场的人,岂容完颜设也同完颜离布在这里为了我而损了颜面?一个是她夫君,一个是表哥,竟然在她面前公然抢夺一个身份卑贱的亡国之女,任谁也不可能忍气吞声,又何况是一向高傲的大妃。

  她面色有些僵硬,说道:“哥哥同大王争什么,福金现在可是大王心尖上之人,哥哥若再来抢,那便是难上加难了。”

  幸而完颜设也的手只是放在腰间,并没有其他动向,我仿若重新呼吸到了空气一般长舒了一口气,完颜设也看向大妃,问道:“酉姜吃醋了?不过就是一个宠物,玩够了也就丢了,跟你们怎么能一样?我的心尖上自然是你们。”

  周围的夫人露出满意的神色,我心下冷笑一翻,身后的完颜设也手里尚且抱着我居然还在和大妃调情。

  酉姜的背后站着徒单家族,一个几乎与完颜家族并道而驰的大世家,世代辈出贵女,代代与皇室联姻,如今金朝的皇帝完颜亮的母亲便是徒单家族上代的嫡小姐,包括完颜设也与完颜依希的母亲皆是出自此家族,可以说在金朝贵族中,少年们以娶到徒单家族的小姐为荣。只是到了徒单酉姜这里,因为实在喜欢完颜设也,不顾家族反对想要下嫁,索性完颜亮喜欢完颜设也,对于表妹请求自然也就同意了,所以徒单家族对完颜设也一向保持中立态度,认为他不会真的守护徒单家族。

  完颜设也又不是傻子,如此强大,在前朝后宫根基如此之稳的徒单家族,如果真能守护他,自然是没的说。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完颜设也的父亲可是先皇的弟弟,按辈分来说,完颜设也也是有皇位继承权的。

  罗霞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完颜设也俯了俯身,又对主位上的大妃和完颜离布行了行礼,轻声说道:“罗霞不才,意欲为大王,大妃,二皇子献诗一首。”

  大妃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罗霞笑道:“罗霞妹妹好文采,既是有才艺便颂来,我可是一早便听闻妹妹文采非凡了。”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开口反驳,泽熙会开口在我意料之中,毕竟她同样看不起同为宋人的罗霞,况且也见不得大妃这一副得志的模样,最重要的是她没有脑子,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开口竟是为我鸣不平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北宋第一才女成了罗霞妹妹?”她面带笑容的看向我,我猛然心里一沉,看来泽熙实在是想把我拉进这趟浑水之中了。

  到底是为什么我想我应该知道一点,因为赵福金什么都很厉害,唯独一项是一点不通,那就是作词方面。我冷冷一笑,看来泽熙为了给我难堪,真可谓是把之前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难为她有这么一份心思了。

  泽熙笑得清浅,原本就极为姝璃的面容更甚冬日朝阳,但是只有我看得见她笑容里阴冷的内在,“要知道,在福金面前,没有谁敢自称第一才女,罗霞妹妹可是血统纯正的宋人,难道没有听过福金的名号?哦,也是,罗霞妹妹自幼就在我们大金为奴为婢的,必然是没有听过了,这可闹了笑话,班门弄斧了不是?”

  班门弄斧?泽熙真是厉害,连这样难的汉话都学了。

  不过,即便被泽熙这么刁难,我从来没觉得,这件事会对我造成什么困扰,毕竟我是一个哑巴。

  没想到我有张良计,人家有过墙梯,泽熙从婢女的手上拿过一塔纸张放置在手上,看着我很是“真诚”的说道:“知道妹妹说不了话,特地为妹妹准备了纸张,不如妹妹一秀风采,也好叫我们看看你的书法。”

  我刚想说我伤的可是右手,却听见泽熙呵呵笑了两声,看着我说道:“我可是听闻福金妹妹有一项冠绝天下的技艺是可双管齐下,同时写不同的两种诗词,那么看来,即便妹妹右手不能动,左手的功夫必然还是在的。”

  &酷}.匠网O正1(版首zb发M

  我突然觉得之罗先前的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即便我失忆了,但是跟了一个人多年的傍身技艺是不会忘得,因为失去的是仅仅只是记忆。

  我尽量显示的很诚恳,然后摇了摇头,指了指泽熙身后罗霞,很是歉疚的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手,又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淳加将我的动作看在眼里,便对泽熙说道:“以前在军中曾学过手语,看福金的意思是,她同罗霞姐姐没有可比性,因为她的诗词并不好。”

  这并没有什么丢脸的吧,至少对于我来说,不会就是不会,为啥她和罗霞过不去要把我搭上?我跟她也是敌人好么?

  泽熙脸色一僵,估计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直白的承认我不会,瞄了一眼身后的完颜设也,她估计是觉得不管她在完颜设也面前说什么我都会应承下来,好在完颜设也面前争夺宠爱,可惜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罗霞有些愤愤的瞪了我一眼,看得我莫名其妙的,打扰了她作词的好雅兴的又不是我,她瞪我干啥?

  见事情有些不可收拾,完颜设也说道:“霞儿要做词,便做。”

  啧啧,霞儿,这完颜设也的本事到不小,淡淡一句话一下子就缓解了这么尴尬的气氛,也确实算阅人无数。只是这么多大老婆小老婆,也没见他真心对谁笑过,除了在赵福金的记忆里,在他尚且年少的时候,他曾经也笑得天真,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很想知道离开赵福金那段日子的完颜设也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是像这样的事情能将一个正常人活脱脱逼成一个变态,可见真的完颜设也心中一痛,不用想也知道是绝对的逆鳞,恐怕这世间除了赵福金本人在无人能解开他的心魔,只可惜,我空有一副赵福金的容貌,却不能帮他分毫。

  ……

  等下,我为啥会这么想,他那么整我,我可是要报仇的人啊!

  看来,需要找个由头冷静一阵子,除了要摆正自己的态度,更为重要之事便是稳固同淳加的结盟,毕竟我确实不会喜欢完颜设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