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初见完颜设也一袭白衣的模样,他姿容清俊,笑容犹如初生的朝阳,从东方山边跃起,霎时间光芒万丈,让我的心头一阵阵的发颤。这和之罗给我的画是不一样的感受,一个是对着赵福金的笑容,一个是对着我。

  他的耳朵上带着玉质的镶金耳廓,美得不像凡人,稍稍在宴请上露了一面,天上地上的绝色美人,不经意的飞飞眼,一溜女子被迷的差点从这高台之上掉了下去。

  按理来说,这场宴请算是大妃的私人宴请,泽熙同罗霞几位夫人到场本就非比寻常,如今连完颜设也自己也来了。

  大妃虽然疑惑,但是这里毕竟是真珠府,完颜设也想来,她也不能拦着。

  完颜离布面色阴沉,当着众人的面似乎也不打算给完颜设也面子,犹如是在自己的府上一般,也没打算将上座之位让出来。我有些奇怪,按照史书上记载,完颜设也这个真珠大王和二皇子可是好到同穿一条裤子的关系,怎么见面真实情况剑拔弩张的?

  大妃先是看了一眼我,随后问完颜设也,说道:“不知道大王怎么来了?”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站起来,我倒觉得这样的女人有骨气,金朝的女人不像是宋朝那样低贱,甚至有些女人的地位远在男人之上,作为金朝贵族的大妃自然不需要向自己的夫君跪拜,哪怕自己的夫君是王侯将相。

  果然,完颜设也应该已经习惯了,大妃的举动并没有让他有半分不悦,环顾四周,突然将视线落在我身上,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他果然就当着完颜离布和众位夫人的面,毫不避讳的坐到我身边,一把把我抱到他的腿上,声音不算低的问我:“有人欺负你吗?”

  他没有理会大妃的问话,而是径直到我这里来,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自然是一目了然了,我就知道他肯定没安好心。

  我刚想张嘴,猛然惊醒,我现在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呢。不禁暗自懊恼,差一点又被美色迷惑,暗自较劲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反正我现在是个哑巴,有这个傲娇的资本。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似乎没有想到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老江湖依旧是老江湖,迅速的就恢复了平静。他看上去心情大好,猛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真实的触感,让我不禁有些迷惑,不能单纯的觉得他只是因为开心才这么做,在完颜离布面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性的,作为他来说,没有必要向我解释一切便可以演戏,而我却不能迷失在这场戏里。

  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注意到的目光,我示意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反到很是奇怪的看向我,只是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看上去很是稀松平常,看不出半点破绽。我没有说话,看来只有随机应变了。

  四周人的目光皆不是很好,尤其是泽熙,她不像大妃心机深沉,也不像罗霞夫人能沉的住气,见完颜设也没有到她那里,反到坐到看似已经失宠的我身边,态度亲昵,已是让她恨意逢生,不能自己,握在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上,酒洒了一地,纤细白皙的指甲深深嵌入手掌心的肉里。

  看着泽熙犹如吃人般的模样,我只觉得后脊梁都是冰冰凉的,不自觉的往身后人的怀里躲了躲,我不觉得有什么,如果身后是完颜依希,我照样会这样做,没想到却有人不满了。

  完颜离布冷哼一声,声音里带着不满,却不是对我说的,而是针对完颜设也,“原来真珠就是这样对我妹妹?”想到这一点他就恨的牙根痒痒,不管是表妹也好还是福金,为什么都会选择完颜设也?当然,现在的我对于完颜离布的这些小心思完全不知情,一心一意投入对抗完颜设也的精神攻击中去了。

  “z更新最\快+上酷匠网qo

  完颜设也没有理会我这些小动作,抬起好看的眉眼看了看不悦的完颜离布,又看了看面色难堪的大妃,冷冷的说道:“我倒想知道,我们大妃宴请二皇子,叫我我这个连话也说不了的宠物做什么?”

  噗,刚入口的茶直接被我喷了出去,我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宠物?宠物你妹!你才是宠物,你们全家都是!

  他面带善意的摸了摸我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是在摸一只狗的样子,一脸宠溺的对着他人说道:“你看,说上两句就要发脾气了,说不得,说不得。”

  语气里满满的无奈怎么看也不像是逗趣的话,除了大妃和泽熙面露阴冷之外,其他人都是附和的一笑,多少有些尴尬,试问你这话有多少是在讽刺完颜离布?这真珠府里那么多的夫人婢女不请,非请一个连女史都不如的宠物?

  我觉得完颜离布可能要暴走,毕竟这么被人家摔脸子,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像他这种好面子的人怎么会甘愿忍受?不过也好,他要是走了,这场宴请也就没有意义了,我不就可以回家吃饭了么。

  显而易见的,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完颜离布先是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随后毫不掩饰眼中的侵略看向我,悠悠说道:“真珠娶了福金,却没有好好照顾她,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收回了。”

  我一惊,急忙抓住身后完颜设也的衣襟,他看向我,我急忙对着他摇了摇头,真害怕这个家伙脑袋一抽真把我给送人了,毕竟以前又不是没做过。

  两个男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在四周蔓延,像罗霞一列的夫人都不敢说什么,只有泽熙和夫人相视皱了皱眉眉,刚欲开口便被两人阻止。

  完颜设也伸出舌头在我脸上一舔,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又不敢露出嫌恶的表情,毕竟对完颜设也来说我还有一点了解,但是对完颜离布,真的就只有史书上四个字的记载,暴虐成性……

  他的手背着众人已经不规矩的顺着曲裾伸进了我的腰间,冰凉的指头贴在我温热的腰间,我浑身一僵,一时没了动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