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能说话的好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我的对手,说实话,我是真的怕了,和她的奶妈撕都差点挂掉,才不要和她撕,看她这小体格,估计撕不了多久就废了。收起不正经的心态,我连连摆了摆手,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望着她,表示我是真的说不了话。

  我到底是不是个哑巴这件事谁都可以怀疑,也碍不着我什么事,唯独只要完颜设也信就可以。我本着一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扮个哑巴还不都是为了完颜设也没事的时候不要来烦我,明显被泽熙误会成是我为了让完颜设也怜惜我才扮哑巴装可怜的。

  到底还是有人主持正义,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再这样的地方,肯冒着得罪大妃和泽熙的风险为我说话的人,竟然会是淳加。

  她先是淡淡说了一句,“到此为止吧!”随后在大妃和泽熙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声音轻柔,说道:“我们都是大王的姬妾,况且又是在大妃宴请二皇子的宴席之上,泽熙夫人未免太嚣张了。”

  要知道淳加一向是不与后宫的夫人深交,加上自己是军中女儿,性子爽朗又害怕得罪权贵,这才如同透明人一般,如今竟肯为了我站出来,也肯为我申辩,我着实没有意料到,自然有一股从来未有过的感受,原来在这所陌生的真珠府里,我并不是一个人。或许现在的我应该收回之前的话,我和淳加之间越过层层阻碍,说不定依旧可以成为盟友也说不定。

  大妃就是大妃,知道淳加对完颜设也来说,即便不宠爱也依旧是他敬重之人,也知道淳加的哥哥在军中势力不可小觑,说起来也是完颜设也的一大助力,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和淳加闹得不愉快,况且她更知道,即便她不做什么,也会有没有脑子的人替她把该说的话,该撒的气都撒了,这个没有脑子的人当然就是泽熙了。

  我看像泽熙,她先是一愣,随后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出来强出头的,竟然是一项低调的淳加,便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要不说泽熙没脑子呢,大妃能想到的顾虑在泽熙这里完全就是空白一片,她只是知道淳加家室不如她罢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她毫不客气的用手指指向她,笑声中带着不掩饰的嘲讽,“呵呵,我道是谁呢,原以为是大妃,没想到却是你?淳加,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副将之女,有什么资格在本夫人面前嚣张?况且,你父已死,你同赵福金有什么不同?”

  要说泽熙没脑子,也是体现在这个点上了,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前些日子我没事探听了很多消息,偶然知道淳加之父的死因,人家可是为了就完颜离布和完颜设也而死,就算完颜设也不在,好歹完颜离布还在呢!我侧头看向已经坐会主位上的完颜离布压根好像没听到一般,我忍不住冷笑,还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贱人,要不是因为他们两个蠢货,那个身经百战的副将怎么会死?现在眼见恩人的女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欺负,居然管也不管,还真是把心都让狗给吃了!

  我这是第一次觉得不说话是在跟个废物没两样,泽熙明明是为了帮我,可我却连帮她都做不到,只能看着干着急。

  被说道以亡故的亲人,尤其是以轻蔑的口气说出,任谁都接受不了,看得出来,淳加应该很爱她的父亲,所以当泽熙这样讲的时候,她果断出击,“我父十三岁晋副将一位,这么多年来,他不是坐不上更高的位子,而是想要永远守在大将军身边,即便我父身死也是为了救大王和二皇子,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我情绪被淳加的一番话挑的情绪翻涌,这样的淳加才有军中女儿的风采。

  泽熙被淳加突然地发文问得一噎,有些心虚起来,后来见二皇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索性又撞了撞胆子,梗着脖子说道:“你父能救大王和二皇子,那是你父的荣耀,这有什么,到底还是死人一个!”

  她话音刚落,不等别人做出表态,我便已经扑身上去和她厮打开来,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把我忍不住弄死她!

  淳加看着疯狂的我低呼一声,急忙上前想要拉架,却发现我们两个拉着对方的头发都不松手,任凭她怎么拉也不放开,我知道我对泽熙动手的后果可能是被完颜设也玩死,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能让帮我的淳加受一点委屈!

  我时刻牢记我不是个哑巴,以此收拾泽熙的时候才能不动声色,大妃和完颜离布也是大吃一惊,泽熙的力气本不如我,无奈我废了一只手,差点被她牵着鼻子走,幸亏反应及时才绊住了她的腿。

  正当我两打的不可开交之事,门外却传来了内监尖细的声音,“大王听闻二皇子到,意欲请安,马上到。”这真珠府里的大王,自然也有那一位。

  场上的众人听到这一声宣报,先是一愣,随后大妃冷着脸看向我和泽熙,泽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凌乱的衣衫急忙尖叫一声将我推到一边,跟着丫鬟下场整理服饰去了,淳加也把我扶回了位子上,叫醒已经被混乱场面吓瞢的梁青,快速的给我整了一下,很快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冲着泽熙扬了扬手腕,得意的笑了笑,别看她脸上没伤,保管叫她三天腰酸背疼下不了床!

  大妃将我的举动收入眼底,随即冷声呵斥道:“住手吧!”随后又看向泽熙,声音平淡的说道:“妹妹也知道今日之事多少是你不占理,就到此为止吧!”她声音中透着威严,让人不自觉遵从,哪怕是泽熙。

  我一乐,看样子岂不是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把她打了一顿?

  Q6更wt新最S快¤4上酷)匠●网3

  泽熙吃了一肚子闷气,却也不能肆意发泄,这里到底是大妃的地盘,可容不得她放肆。

  我心中冷哼一声,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高台一侧的扶梯上缓缓出现一个人影,一袭白衣,身后日光追随,倾了夏日春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