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离布看见我走上高台,不过刚刚露了一个头,正和大妃畅聊中的完颜离布竟然笑着向我走了过来。

  完颜离布的长相不同于完颜设也,相比完颜设也的锋锐和妖孽,完颜离布自然要更加的温良,特别是今天的完颜离布,身着青白色的长衫,胸口的衣襟因为饮酒有些微敞,一副谦谦君子温良谦逊的模样,头上身上落了不少的梅花,犹如一支探墙梅花,风流俊俏,不知会迷惑多少少女的心。

  淳加本来想和我说什么,见他过来也不好再开口,跟着侍婢做到左边第三个作为之上。这真珠府上女人虽然多,但是夫人也就只有五个而已,除了长年卧病的洛湘夫人,剩下的几个虽然家室有高有低,但是在这真珠府中究竟地位一样,所以任凭大妃座下第一位上的泽熙再怎么不满,当着大妃的面也不能说什么。

  就在他的手快要搭在我的身上时,我不着痕迹的往旁边一挪,成功避开了他的接触。完颜离布扑了一个空,面色有些难堪,但是居然没有生气,转身看向我,问道:“听说你出了事,我来看看你。”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了声音,导致高台上的人都朝我们看了过来,我面色一僵,眼前之人却仿若浑然不知,自顾自的说道:“你不能说话了?没事的,总有一天会好的。”

  我:“……”我还能说什么,直到现在我尚且弄不明白完颜离布这样的态度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一个人再会伪装,也不可能将性格都转换了吧?前些日子见他,他明明很讨厌我,况且在赵福金的记忆里,他一直都是她灵魂深处,噩梦一般的存在,现在摆出一副关怀的态度,到底是为了哪般?

  6@最\新T{章E节上“酷匠;网

  他一步步的逼近,我是一步步的后退,我现在是个哑巴呀,除了肢体上的闪躲,还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这样的情况就有些尴尬了,完颜离布在真珠府意欲对大妃宴请的妾侍预谋不轨,而大妃和一众夫人无一人阻拦,再这样下去,我就算被完颜离布给弄死了,难道她们也当没看见不成?

  我的脸一下子苍白起来,现在我并不能呵止他,看了看事不关己的大妃,我心一横,被他抓住我的片刻,把鬓角上的簪子抽下来比在自己的脖子上,我倒是想比在完颜离布的脖子上,但是岂不是不管成不成功,都会被栽赃一个谋害皇子的罪名?但是比在我的脖子上,说不定是他人乐见其成的,或者是在追逐中不小心跌下高台?我侧头看向一脸平淡的大妃,她这是要整死我?

  完颜离布无谓的笑了笑,就像是料到我根本下不去手一样,竟然开始打趣我:“你敢动手吗?从以前开始,你就不敢伤害你自己,难道现在就敢了?本王怎么你了,你跑什么?”

  我皱着眉,抿了抿唇,这个完颜离布也真是讨厌,原本以为大妃叫我过来不过想要刁难我,害得我半夜熬读了一本宫斗宅斗秘籍,结果现在她给我来这一招,合着她宴请我是因为完颜离布想弄死我?如果我现在是可以说话的设定,我一定要好好和他探讨一下,我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我勾了勾嘴角,手上暗自用力,立刻能感觉到一阵刺痛,脖子上的血管很脆弱,我也不敢下手重了,万一他们不给我用药,合着我就要死在这里了不成?

  他一惊,动手就要来抢,我自然不肯松手,几番争夺之间脖子上的伤口又重了一分,疼的我浑身又是一疼,完颜设也趁我疼痛难忍,成功将我手中的刀夺了去,将差点就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我成功抱在怀里,他浑身爆发出森冷的气息,看着我面色不善,有愤怒有担心,就是没有责备,我愣了愣,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不会是对我有那个意思吧?

  “疯了?”他问我,文润如玉的样子,真难以觉得他是历史上比完颜设也更加残暴的贵族,因为和完颜设也相比,完颜设也是不开心的时候才会屠城,而完颜离布是不开心的时候会屠城,开心的时候也会屠城。像这样的一个暴虐杀神,怎么可能对着一个亡国,更是曾经的女婢,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要逗我了好么……

  我两就这样的僵持着,我因为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澎湃,一时间也就忘了动作,试想一个夫君的侍妾和自己的表哥在自己面前举动不雅,谁还能受得了?更何况是高傲的大妃?

  她轻轻咳嗽了几声,应该是在提示完颜离布注意仪态,眼看着好像没听见,大妃面色实在难看,毕竟众夫人都在,我和任何一个人失态都不能是完颜离布,毕竟完颜离布是她的表哥。

  “表哥,你这样子让妹妹难为情了。”她想要笑笑,风轻云淡一点,可是笑容靠近嘴角心里实在是不顺,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喊了一句妹妹,我浑身一个颤抖,真是挺可怕的。

  不过她到底还是帮了我,我便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随后用力将他推开,他先是环顾四周,无一例外的都朝他和我望过来的人群,我低着头,实在是没脸活下去了。许是我低头的样子相对于一众被他迷惑的宫女夫人们显得尤为特别,便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弯成月牙的眼睛,笑着问道:“你害羞了?”

  我翻了翻白眼,实在是无力吐槽,对于这种没皮没脸的人你还能说什么?

  他即便看出来我是嫌弃他,也没有生气,我突然觉得,会不会完颜离布和赵福金之间……

  我正想着有的没的一些事情,却被一声娇弱的女声打断,“哟,公主殿下身子竟然弱成这样?不过就是被大王揣了一脚,又不是踢到了脖子上,怎么可能会失声呢?不会是……”她的声音里透着嘲讽和试探,看来她是怀疑我是装的了,不得不说,果然眼神睿智。

  我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不作表态。

  到底她怀疑是她的事,我为啥非要配合她让她研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