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人来找我,就没有说所谓何事吗?”要说怪也是怪,我能猜到完颜伊希为什么会来看我,多半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但是完颜设也同完颜离布肯定是抱有目的的,但是到底目的是什么,我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之罗问的小心翼翼:“公主,现在可只剩两天了,您的才艺,准备的怎么样了?”由不得她不担心,我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懒散,但是真实的赵福金就算不能说话,有一只手不能动,但她还是冠绝天下的北宋第一才女,到底来说,她还是担心会有人拿捏这一点让我难堪。

  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说起来,我的伤不能让我看起来笨一点吗?”

  之罗很是无情的摇了摇头,很是直白的说道:“公主,您现在的状态是嗓子坏了,不是脑子坏了,所以正常思维下,为了不被别人知道您失忆,忘了很多事情的话,您必须和以前的自己一样。”

  我撇了撇嘴,问道:“以前的我会什么,也不用说是什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结合一下实际情况,就说最擅长的吧!”反正我不用唱歌,手废了也不用下棋或者是弹琴或者是画画了或者是书法了吧,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结果这个问题并不没有难倒之罗,她看着我,注视着我的眼睛,很是诚恳的说道:“说出来公主您可能不信,其实您最善舞!当年在皇宫,教您的舞工大师就曾对咱们陛下说过,公主您啊,是北宋皇室之中百年难得一遇的会舞女子。”

  我嘴角抽了抽,作为一个公主被评价为最会武功,怎么听都不像是再夸奖的说。

  不过说道武功,在现代的时候我好歹还有一点跆拳道的基础,耍枪弄棒的,再加上点抬腿下腰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难处。

  三天之后表演完才艺之后的我忽然很怀念三天前的这个时间,如果我能问一句,哪怕只是一句而已,也不会让我在宴请上成了真珠府传颂良久的……奇迹。当然,这些已经是后话了,至少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察觉。

  之罗问我:“公主,既然决定了,奴婢这就去给您缝制衣衫,三日时间虽说有些赶,但之罗保证准时完成任务,不知道公主想要什么款式。”

  我想了想,说道:“我以前穿的是什么,你就给我准备什么吧!”

  之罗挠了挠后脑勺,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听我这么说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置办衣料去了,当时哪怕她再多说一句,也不会酿成三天后的……

  好吧,其实是我理解力为零。

  之罗为了专心缝制,躲到房间里闭关去了,我在院子里拿着伸缩剑挥舞了半天,直到晌午饿的肚子都在颤抖,这才想起去厨房找点吃的,这里的厨房,是我和梁青偷偷在侧房开的小灶,平日里我馋的很,如果要去府里的大厨房,难免会被那些多事的嬷嬷说三道四,好在这地方隐蔽,除了之罗和梁青,没别人知道。

  梁青坐在凳子上摘菜,看到我急忙把我堵在门口,问道:“公主,您不能再吃了。”

  $)酷6匠(、网首)M发@9

  已经伸向馒头和烧饼的手已经被那两个小妖精缠住,我吞了吞口水,伸出一个手指头,“就一个,再来一个不行吗?”

  她很是果断的拒绝了我,而且极为冷静的给我分析,“公主,这已经是您吃的第十二个馒头,第五个烧饼了,青儿觉得您再吃,一天以后不光献不了才艺,可能连肚子也会吃坏的!”

  我瞬间苦了一张脸,默默地收回了手,连梁青这么善良的小丫头都无情的拒绝了我,看来我实在吃的有点多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就在我感叹光阴似箭,咻的一下就过去了的时候,之罗将一件华美的曲裾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才觉得,时间对我们这种懒人来说是很快,但是对于勤劳的人们来说,一分一秒都很充实。

  ……

  第二天,也就是秀萝通知的日子,之罗早早的起来给我换好了装束,化了精致而得体的妆容,最后是梁青看到镜子里的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哇,之罗姐姐简直妙手回春!”

  我嘴角一僵,对妆容的喜好暂时收回,唬着一张脸看向梁青,佯装生气的样子问道:“妙手回春?我之前的样子有那么病入膏肓嘛?”

  梁青不再是那个一开玩笑就吓得哆嗦的小姑娘,听见我这么说也知道我是在开玩笑,笑起来两颗小小的虎牙露在外头,看起来就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她笑着躲在之罗背后,嘟着嘴说道:“也不算病入膏肓,就是成日家的有些疯魔罢了!”

  我气的嘴都歪了,这小丫头真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接瓦的节奏了,我追着她要揍,却被已经笑弯了腰的之罗阻止,她本来是要和我一起去了,没想到兀自在旁边笑岔了气,肚子疼得厉害,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了梁青很多事情之后,不得不回房休息了。

  我也不再和梁青闹,而是走出院门向着约定的地方走去,那叫一个什么殿来着?

  自从来了,我也没有好好逛过所谓的真珠府,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真珠府竟然大成这样,我和梁青整整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简直就是跑了一场马拉松,梁青看着差点断气的我很是匪夷所思,她觉得皇宫的宫殿比这里大数十倍,数百倍,而我不过走了这么一小截路就累成这样了。

  我没工夫和她计较,一抬头,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一对主仆,正是多日不见的淳加。

  说起来,自从完颜设也娶我之后,淳加便鲜少到我那里走动了。其实想想也能明白,我以前同她说,我对完颜设也一点兴趣也没有,还说要帮她重获宠爱,到头来不仅自己同他成了亲,转眼还成了他“心尖上的宝贝”任谁也会觉得我是骗人的吧。

  其实以前我们相处的还不错,她性子也算干净,如果没有完颜设也为了应付完颜离布而设计娶我,或许她会成为我在真珠府里第一个朋友。只可惜,现实总是比想象走的近,多了完颜离布这么一个变数,我和淳加也就走上两条不同的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