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罗说完颜设也命人在院子里种了几株白粉梅花,昨日里下了一场雨,满园的梅花开尽,淡粉硕白隐于树冠之间,雨后的阳光照耀,明媚如初。之罗强行将我拉出门外赏起花来,而我就在这样一个梅花漫天纷飞的下午躺在树下的摇椅上,看着护栏外那一排排将院子围绕起来的梅花树,静静的看了一整天。

  即便是之罗,再看到院中的梅花时,也道了一句是他有心了,可是在我看我,不过是安抚我的一个手段罢了。如果他真的有心,明明知道我手废了,也不能说话了,秀萝让我去赴宴,怎么也没见他说一句话阻止?

  到底是无关紧要之事,没有放在心上之人,所以赴不赴宴,会受到怎么的刁难,会不会出现危险,也就没有必要去担心了。只是,至于为什么要在我住的地方种上梅花,我有些奇怪,如果是为了挽回赵福金的心,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还是说也是为了做给别人看?

  。酷R。匠.k网永+D久免'S费看:小P说

  这真珠府里真是心机深沉暗波涌动,哪里是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现代人所能琢磨透的?唯有一条,金朝如今大将军当权,又是皇帝的长兄,所以难免会被他人忌惮,而大妃的家族作为一个具有不稳定性的因子,如果看到完颜设也这里没有必要支持,他们自然会选择去支持二皇子,所以,这也是完颜设也从不和大妃有过任何争吵,即便再宠泽熙,也不让大妃受了委屈的原因,毕竟同大妃相比,泽熙的母家想要位极人臣,只有依靠泽熙,依靠完颜设也。

  之罗在一旁给我剥橙子,一边剥一边看着我忧心忡忡的说道:“公主,你装什么不好,非要装哑巴,这下好了,他们要是将你绑了,只有你一呼救,你可就暴露了。”

  我翻了翻白眼,原本不打算告诉之罗的,只是这丫头自从知道我不能说话了之后,左一道良药右一道偏方,吃的我腮帮子都肿大了,实在是迫不得已,我才告诉她我不能说话不过是装的,没想到被这丫头数落半天,不过我之前存了骗她的心,又见她是真的担心,这才没有反驳。现在好不容易躲一会儿清闲,她却也跟着过来,一刻不停的在我耳边碎碎念,我简直不甚其烦,但是那丫头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简直是想发脾气都做不到。

  她又开始攻击我的精神,“公主,要不还是早点承认错误?”

  我闭着眼,悠悠的问道:“像谁承认错误?承认什么错误?”

  她回答的有些为难,看我一副散漫无心,事不关己的样子终究还是死心了,又想起秀萝来时说的话,眉头深皱,“公主,三天后的宴会,你想好要演绎什么了吗?”

  我已有了困意,又听见之罗又说起这么多的烦心事,于是我从躺椅上坐起身来,从她手里拿过剥了一半的橙子,掰下一半果肉直接塞到之罗的嘴里,“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这不是还有三天的时间嘛,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接着又躺回躺椅上,见之罗还想说什么,挥了挥手警告道:“你要是敢打扰到我休息啊,我就把你直接送给完颜依希了,反正他那里正缺个伺候起居的夫人!”

  之罗的脸一红,看着我沉沉的睡了过去,我貌似又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踩着一地血泊走近北宋的宫殿,残垣断壁下的衰败,人心早已不复存在,烽火绵延之下,宫女太监们抱着平日里连擦拭都小心翼翼的古玩字画四下奔逃,我看着完颜设也撑着剑站在宫门前,站在浑身是血的地方依旧谪仙出尘,指挥着宫人们在宫殿里穿梭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我悄悄走近,可能是我的脚步声惊了他,他拔出剑刺向我,我连连后退几步,吓得尖叫一声,然后却没发生什么。

  他的剑停在我眼前,半寸,再近一步就是死路一条,看着我惊喜的唤道:“小福?”

  我愣了愣,心中一痛,但是没有说话。

  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然后说道:“我一直都找不到你,这些年,你还好么?”

  “不好,还是好?”我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我自己,我不知道现在到底只是梦还是真实的记忆,到底我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有什么资格去评判?

  他呼吸一窒,然后看着我说道:“你不是小福,你是谁?”

  我轻轻的笑,不论是记忆也好,还是一个梦也罢,再这样的地方,我何需骗他,又何必怕他?

  没有意料中的暴跳如雷,在得不到我的回应下,他一把推开我向前走着,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我心里一沉,跑过去将他胸前的衣襟一把扯开,看到他脖子上有一道伤疤,露出白骨,看起来很是严重,我不由得问道:“是完颜离布动的手吗?”因为完颜设也抢先一步攻下卞梁,但是却利用先机寻找赵福金,所以被完颜离布借故攻击?可是完颜设也作为大将军之子,为什么不能正面同完颜离布对抗,而任由他欺负呢?

  我看见从他的宽袖中掉出的画卷,落满了斑斓的鲜血,画上的赵福金微微笑着,这才是赵福金,水中莲花,镜中月亮,本就不是凡尘俗世,自然不该被俗尘所染。

  寒风微浮,我打了一个寒颤,从梦中醒来,最后的一眼是我自己,也是赵福金。

  之罗守在摇椅旁睡着了,我轻声叹了一口气,将头上和身上的落花抖落,轻轻推了推她,之罗睡得很浅,又因为寒风侵袭,所以很快就醒了。

  看着天色渐晚,不觉有些吃惊,梦中不过一个来回,现实中竟以是黄昏日落,悄悄渡过大半时光,我问之罗,“先时我睡着了,可有什么人来过?”我总觉得梦到完颜家的人,一定就没有好事,果不其然,之罗面色怪异的看向我,点了点头,“确实有人来找我,还不止一个呢!”

  我嘴角一抽,随后问道:“不会是完颜依希也来了吧?”

  之罗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着实吃了一惊,还有别人不成?但是在这真珠府里,能找我的人还会有谁?我到没有怀疑那些夫人,她们一个个怀揣目的前来,怎么可能会因为怕打搅我休息而无功而返呢?

  之罗道:“公主,来找你的,是完颜离布。”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